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零五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3)

第二百零五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七月心中有千百个想法,她不排斥和宁泽玩禁忌之恋,反正她演技很好,就当以前拍戏了,而且就是有亲密接触也没关系,她有屏蔽,只要一屏蔽就啥也不知道,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七月却牢牢的记得一件事,她现在是女的啊,而小皇帝喜欢的是男生,若是被他发现了自己性别,可能会因爱生恨吧!七月不敢多想下去,自己被咔嚓了不要紧,反正死的次数也多了!可是关键是自己现在任务还没完成,自己还不能这么死了啊。

    索性众人都低着头谢恩,然后才起身的,没人看见七月被宁泽拉起来的画面,不然七月可能会更加尴尬,但即便是如此,七月也是低着头,没敢再抬起来看宁泽一眼。

    宁泽见七月垂首,不复刚才对自己的亲近,心中感觉十分的失望,但同时心中燃起了一种充满斗志的火焰,让他越发的有兴致了。

    如果是旁人这样对他,大不了就宣召把人叫到宫里,以自己的地位还不是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只是对于七月,宁泽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在他看来,七月是个淡泊名利,自由洒脱,又极度有才华的人,若真是这样对七月,那就好像把一只鹰折断了翅膀关笼子里,鹰没了翅膀,那和普通的金丝雀也没什么区别了。風雨小說網而这场游戏也不再有趣,宁泽其实更喜欢的是这种驯服的过程。

    “梅大人,朕还真是没想到,你这么个时时把德行操守挂在嘴上的人,儿子却是这种德行。莫非梅大人只是沽名钓誉之辈,实际上梅文华都是你言传身教的,你也是这种德行?”宁泽的眼神从七月这里挪开,眼神凌厉的对着梅九峰,话中带刺的说道。

    梅九峰万万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会遇到皇帝出来玩,如今这样也是骑虎难下,一脚踹在了梅文华的膝盖上。把他踢到在地,然后扑通一声跪倒惶恐的磕头说道“臣该死,臣回家后定然会对这个逆子严加管教的,请陛下恕罪!”

    “严加管教?”宁泽的样子和刚刚与七月谈笑风生时单纯少年的样子完全不同了。他眉毛这一竖,眼神中便带出了阴柔狠厉的神色嘴角勾起笑道“朕看便不用管教了,你这样的纵容便是管也管不好,朕看来,不如就废去功名。拉到大街上打上一百板子以儆效尤。若是他再如此行事,便把舌头也割了,知道怕了就学好了,你看如何啊?”

    梅九峰大惊,连忙求情道“陛下不可啊,犬子年少....”梅九峰连连磕头求情,但求情的话却宁泽直接打断。

    宁泽已经没了耐性,他对梅文华的印象十分的不好,刚才已经在强压着没有直接教训了,更何况他打定了主意为七月出头。如今哪里会放过,一声冷笑说道“你这个老匹夫,别给脸不要脸,你不过是我皇家养的一个奴才而已,与倡优之辈没半点区别,莫非想抗旨不遵吗?”

    梅九峰听到宁泽骂自己的话羞臊的面皮发紫,后来听到抗旨不遵时候脑门轰鸣一声,他又羞又恼,自知回天乏术,只得口称领旨谢恩。

    “爹”梅文华刚才只敢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言语。听他爹已经不护着自己,顿时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梅九峰喊道。先不说革除功名这个惩罚让他害怕。就说那一百板子下来恐怕是进气少出气多了,梅文华如何能不惊惧。

    只是梅九峰只是最后看了他一眼,却垂下头去。脸上的面容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梅文华高喊着求饶的话被人拖了出去,全场没人半点声音,也没人帮忙说话,众人听着外面梅文华惨叫的声音,众人心中惊惧,脸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七月的脸色同样极为不好。心中想着,看来自己的任务要加快脚步了,此前她一直想慢慢磨许鹏宇,如今却是不能再等了。

    宁泽因为暴露了身份,玩性也没有了,于是也没有久留,在众人三呼万岁的声音中他提前退场了,让场中的众人都狠狠的松了口气。

    只是此后众人都没了兴致,场面很冷场,在宣布了七月是第一名拿去了奖励后,众人意思意思的恭贺几声后都讪讪的找理由离开了。

    梅文华让人拖出去打个半死,自然她和梅文华的打赌也没人在提及。七月觉得,梅九峰看自己的眼神都透着不善,想来梁子也是结下了,怕是不能善了。

    梅九峰把已经打的昏死过去的梅文华带回了家,索性行刑的人没有下死手,太医还是把梅文华抢救了过来,只是梅文华的下身彻底残了,以后怕是要再床上度过了。

    梅夫人在旁边哭哭啼啼道“老爷,这可怎么是好,我儿难道就这样白受这样的罪不成?我可怜的儿啊!”

    “闭嘴,下令的人是皇上,你这样埋怨的话要是传出去,全家上下都没命了。”梅九峰的脸色铁青的训斥这梅夫人道。

    “难道就这样算了?”梅夫人**得体的脸上带着恨意低声喊道。

    “自然不能,此事只怪那个姓齐的....”梅九峰咬牙切齿,每个字都好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一般道“不过是一个举子,既然我儿被他害成这样,我定然是要他血债血偿。”

    春闱的日子没过几天如期而至,考试的当天早晨,天空阴沉沉的,赶考的举子排在考场外等着检查,每个人都提着个小篮子,里面有笔墨纸砚还有一些饼,这是要带到场里的食物,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十分的忐忑。

    香茗等在不远处的墙根底下,旁边还有几个书童,都是来送自家的公子考试的。人人的脸上都带着紧张,但只有香茗的表情十分淡定,这让旁边的一个书童十分的奇怪。

    “你不紧张吗?”一个书童终于开口问道。

    “咳咳,还行吧!”香茗突然被他问吓了一跳,随即敷衍的答道。

    他当然是不紧张的,紧张是因为有期待,而他对自家的公子实在是太没期待了,别说是考上,就是连考什么七月都是这段时间才知道的,能考上才是见鬼了。更何况,他知道七月是个女的,自然是根本不希望七月考上的。(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