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零二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0)

第二百零二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孔文见这二人终于坐下来了,虽然依然不冷静,一个喘着出气,一个眉眼挑衅,但至少是能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了。

    孔文清了清嗓子,语气亦如往日般的浑厚正气,对着这俩人笑着道“二位,二位啊!你们不要再吵下去了,若是被外面的学子们听见,岂不是失了威严!若我说,二位说的都没有错.”

    “他说的哪里有对的地方?”邵博士和廖博士听到孔文说到这话后异口同声的朝孔文喊道,听对方和自己说一样的话,又同时发出一个哼字,随即脸红脖子粗的就又想开吵。

    孔文见这俩人又好像斗鸡一样,及时打断这俩人说道“二位稍安勿躁,先听老夫说完,我说二位都没错也是有我的道理的,廖博士说着诗不是诗也确实是如此,若是第一恐不能服众,但也正如邵博士所言,这诗写的确实是这一众诗词中最为出色的。不如这样,齐悦依然有进行下一轮的资格,这首诗不算是第一名,另选一个头名,但把这首诗贴在第一的位置上,供众人品鉴,你们看老夫的主意如何?。

    孔文的意见俩人都不太满意,但不得不说,这解决的方法却是现在最好的了,于是俩人满脸的不情不愿,但依然还是接受了,屋内的一众人也终于松了口气。

    第二轮的名次一公布出去,全场一片哗然,因为贴出来诗的位置和名次对不上,取得第一名的人正是七月同桌的贾经意。只是他现在半点没有喜色,一张脸铁青,看着七月的眼神也十分的不善。

    对于七月这首诗。场内讨论的沸沸扬扬,有的说七月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博取名声。有的则说七月不拘一格,而文中所体现出的风骨更是出尘脱俗,如此行事不过是随心所欲,于是大力推崇。但不管众人是怎么想七月的,对于这首爱莲说却是人人都觉得是上品之作。而对于贾经意这个真正的第一名却人人都给遗忘了。

    其实七月现在也很囧,她之所以写爱莲说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她一直以为这个就是诗。

    好吧。七月文盲的行为众人并没人想的到,甚至很多人开始往深里想,于是七月成功的被人理解为行为艺术,通过这种特立独行来表示对文学界众多限制的不满。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直到一声鸣锣想起。场内才安静了下来。

    第三回合写的是雪,七月这次没有什么漏洞,一首《江雪》让众人更是大跌眼镜,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的就是七月现在的情况了。

    诗这种东西对于古代的文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道,毕竟考试时候这个并不在范围之内。但在众人眼里,对于一个人是不是才子。诗却是很重要的判断方式。

    往年斗文会每场都各有千秋,第四场的比试的人选便是前三场的头名。在再加上进入第三场时候选出来的人,一共要选出六人来,最后一同选个总冠军出来。但是今年却是有些例外,因为前三场最出色的人只有七月,就算是第二场的头名不是七月而是贾经意,但众人心中的第一还是那首爱莲说。

    今年七月是两个第一,于是她和贾经意只占了两个名额,所以场内还要选出四个人来进行最后的一轮比试。

    全场窃窃私语,即有对最后四人名额的猜想,也有对七月的谈论。

    七月对于这些谈论置若罔闻,面上半点波动也没有,但心中暗暗道苦,她想过要拿第一,却没想到自己抄来的诗会影响这么大。之前她只想着赚钱了,而且她也没理解到文人界会对这个比赛这样重视。刚刚坐在她身边的段玉闲聊时候和七月普及了一下才知道,这时才知,原来每年斗文会上出彩的都会在学子中成为一个标杆,以后会受到众人的瞩目,甚至科考时候的文章还会被大家传阅品评。

    七月理解了段玉的中心思想,简而言之就是她出名了。想到以后行动会有的不便,还有这群人如果看见自己赶考时候文章会有的表情,七月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出这个风头干嘛啊!

    只是现在她再来个藏拙那就不合适了,若是她最后一轮的诗写的不好,不但钱拿不到手,怕是引起的议论会更大。反正已经这样了,七月索性就破怪破摔了。

    第四轮的人选没多久就决定了,除了七月和贾经以外,另外四人一个是个四十多岁的举人,两个是太学的学生,还有一个正是一直在用眼刀子飞七月的梅文华。

    梅文华听到有自己的名字后并没有惊讶,他挑衅的看着七月,眼神能冒出火来,用嘴型对七月无声的说“你等死吧!”

    七月只是蔑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去,她这样轻视的样子让梅文华更是牙都快咬碎了。

    说起写“月”写的最有名的诗句,那莫过于那首七月都能背的滚瓜烂熟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了。

    既然七月已经决定破罐破摔了,于是也没再来什么低调么,拿起笔来想也没想就直接开始写起来那首流传千古的名篇。

    这一场留下的六人皆算的上是这群学子里的佼佼者了,与之前几场众人的苦思冥想不同,或者是以前有过得意却没被外人知道的作品,或者真的是文如泉涌,几人拿到纸笔后都没停顿,人人都在案几上挥毫泼墨起来。

    此轮梅文华很有信心,因为他爹梅九峰不光很会混官场,当年能入仕可是实打实的考出来的,乃是当年名满京都的状元郎。前几天梅九峰其实就告诉梅文华此次比试的题目了,让他不要丢梅家的连,而且还隐晦的给了他几张梅九峰写的诗稿,意思是显而易见的。

    几首诗全都是围绕着风、花、雪、月四字而写,梅文华把这些诗都背了下来,却没想到即便是用了他父亲的诗也依然没有取胜。

    但这一场不同,梅九峰的那首吟月的诗堪称杰作,梅文华觉得,就是往昔前人的诗文也没有一个能比得过这首的,梅文华可不觉得认为七月真能写出来压这首诗一头的作品出来。

    此时他们四人的座位旁都围了许多人观看,梅文华听着身后的抽气生十分得意的放下了笔。遥望七月那边依然没有停手,只以为七月文思枯竭,所以速度才那样慢的。梅文华傲气的把诗交给等候多时的小跑堂的,好整以暇的喝了口茶,心中已经想着一会该如何嘲讽七月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