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九十八章孤女逆袭薄情郎(16)

第一百九十八章孤女逆袭薄情郎(1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现在真切的理解了一句话:知识就是财富。

    七月幻想着拿到第一名后沉甸甸的一千两,回去就扔到香茗的面前,以后自己想吃啥吃啥,看他还敢废话。

    见到七月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段玉不由得为七月担心,于是道“你今天可是惹了大.麻烦了,你可知道那人是谁,乃是户部侍郎梅九峰梅大人家的二少爷梅文华。今科梅大人是主考官之一,如果他给你使些手段,怕是你的前程就全都泡汤了。往日看你也是明白人,如今你怎么为了这么点小事便得罪人呢?唉!我叔伯与梅大人还是有点交情,一会我看看能不能为你说说话,这打赌的事情便算了吧。”

    七月知道段玉是为自己着想,但七月很想告诉他,就是没有任何人使绊子自己离考中的距离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至少七月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要考什么,齐悦原本的书她都拿来垫床腿了。

    七月十分婉转的拒绝了段玉的提议,一脸出世高人般的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做最后陈词道“我志不在官场,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载,自当闲云野鹤般游历大江南北,饱览壮丽河山,饮遍世间万众美酒,阅览人间千般风情,该哭时候哭,该怒时候怒,功名利禄皆尘土,人生如此,快哉快哉!”

    七月说完后了撩了撩头发,引身边一众人皆是击掌叫好。

    七月说的十分的动听,但事实上她就是为了那五百两银子。而她之所以志不在官场完全是因为她考不上。所以说明一个道理,酒不醉人是因为喝的少,色不迷人完全是因为捞不着。

    “兄台一席话说的太好了。”刚才笑的最欢快的那个青衣男子拍案而起,大步的就朝七月这边过来。一拱手道“便是不看今日的所斗的诗文,单兄台一席话就让人茅塞顿开。小弟姓黄名龙泽,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齐悦”七月同样笑着拱了拱手。

    黄龙泽方才只能看到七月侧脸,近前一看,见了七月相貌后更是眼中亮光大放,也不客气,就让身后他的书童把自己拿桌的东西都拿过来。和七月拼了下桌。

    和七月同桌段玉的几个朋友自然是有些不愿意的。因为他们几人正好,多了个人未免挤了一些。

    特别是姓贾的那个学子贾经意,眉毛顿时皱了起啦。他为人清高。能愿意和七月一桌已经是勉强了,如今又来了个自来熟的小子,心中不喜。刚想靠口斥责几句,却感觉身后有人拉他衣袖。回头见正是那个黄龙泽带着的小书童,于是心中更是恼怒。

    小书童对他的冷意仿若未见。只在衣袖里拿出一块玉佩来在他眼前一晃就收了起来。贾经意脸色大变,强做镇定的轻咳一声,对着那个书童勉强露出一个略带讨好的笑容后就转回头去,偷眼看了几眼对着七月大献殷勤的黄龙泽。然后垂下眼角不敢再瞧。

    七月见这黄龙泽应该年纪应该和他们几人差不多大,生的唇红齿白有点娃娃脸,水灵灵的分外可爱。于是到生看几分喜爱的心思,和他攀谈了起来。

    黄龙泽本就见七月长的好。说起话来也有趣就想结交,认真聊起来发现七月十分的博学(其实就是会侃大山),于是更是相见恨晚,若不是斗文会开题了,怕是还不能收了谈.性。

    大厅中央有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台子,台子上几个侍者垂手而立。只听楼上铛铛铛三声鸣锣想,所来的学子文人皆望了过去。一面巨大的布幕从楼上倾泻而下,布幕上书着四个笔力浑厚的大字:风、花、雪、月

    这四个字一出来,全场有片刻时间的骚动,显然所有人都没想到题目会是这个的。并不是说这个题目冷门,而是因为这四个字其实是写的最多的题目了,不管是写风、花、雪、月的,还是写风花雪月的,大家都没事能来那么一两首,所以以前的文人基本把能写的好词都快写尽了。之所以写这个题目的人多,一来是因为这几样东西最常见,而且十分美好都带着那么点诗兴,看见了很容易顺口来那么几句。比如一个书生,夜晚举头望月,立马就想到了嫦娥姐姐,桂花树,月光如水什么什么的美好联想,紧接着就是诗意大发,挥毫泼墨了。如果是一个书生,夜晚看见个芝麻的馅饼,皮脆馅香,没人想写个诗赞美一下上面芝麻排布的如何均匀,颜色如何到火候,第一反应绝对不是诗兴大发,而是食欲大振。

    二来是因为这几样比较安全,如今的年代,乱写诗是要杀头的。中国古代历史上诗词最开放可以提点政治思想的其实都集中在唐朝,而说起唐朝对文人的开放其实还是应该归结到唐太宗是个挺大度的人,开头底子打的好,后面坏也有限度。因为唐朝相对来说是个文字限制不难么严苛的时代,所以并不是其他朝代没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情,而是因为只有唐朝才能写出来。

    当然啦,其他朝代也有愣头青,但基本日子过的都不那么好,就是没死也离死没有那么远了。

    现在朝代的开国皇帝显然是个自认为大肚的小心眼,刚开始为了显得自己是个明君,他一脸圣父慈爱光辉的和天下的文人真诚的说,大家尽可能的畅所欲言吧!

    文人们很开心啊,新换上来的皇帝真不错,虽然是造反起来的,但却是个大大的好人。但是,这些文人领会错了皇帝的中心思想,他们觉得皇帝是想知道自己的缺点,以期更好的改正。但是皇帝觉得,朕是个好皇帝,让你们畅所欲言其实就是隐晦的提醒你们,该表扬朕了。当然啦,一些温柔的建议朕也可以采纳,比如说后宫人太少了,应该找几个美人了。或者是住的皇宫太破了,应该盖的豪华宫殿了之类的。皇帝满怀期待的等着下面铺天盖地的表扬信,但收到的小山一样的各种诗篇文章却是兜头一盆冷水,泼的他透心凉,心飞扬。(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