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八十三章孤女逆袭薄情郎(1)

第一百八十三章孤女逆袭薄情郎(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感觉昏昏沉沉的,浑身上下就好像置身于冰窟之中一样,只要轻轻一动就疼的厉害。

    她渴的厉害,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凭感觉就知道自己在发烧。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草房,七月躺的炕冰凉,盖的被子十分的单薄,有的地方甚至没棉花。七月咳嗽了几声,她感觉再这样烧下去非得肺炎不可,看屋里的条件就知道有多穷,再看身上破旧的补丁落着补丁的衣服的样式能看出,这里是古代,若是得了肺炎可是大.麻烦。

    天刚蒙蒙亮,透过已经破了的窗户纸透过清晨微微有的蓝灰色的光芒。七月强撑着从炕上爬了起来到桌子上一个破口的茶壶那里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水已经冰透了,而且透着一股刷锅水的味道,但喝下去后七月还是好过了很多。

    只这一点动作七月就已经头晕目眩,她一头倒在炕上,强忍着涌上来的困倦,打起精神来接受委托者的信息,至少要弄清楚这里是哪里才能有对应之策。

    刚看了一点七月就皱起了眉头,不由得为委托者可怜起来。

    委托者名叫单明兰。

    单明兰的父亲生前是村里的一个秀才,也是十里八村唯一的一个教书先生。当时单明兰的父亲活着的时候为人高傲,但也受人尊重,所以单明兰的幼年过的很幸福,她不用下地干活,还识文断字,几乎被所有女孩都羡慕着。

    她八岁那年,单秀才教书的时候发现窗外总有一个偷听的小孩,叫进来一问,却让单秀才大吃一惊。这些天他教的孩子居然都会了。单秀才起来爱才之心,于是就把他收为了弟子,认真教授,并且还把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了他。

    时光飞逝,单明兰慢慢长大,但命运总是捉弄人,在她十二岁的那年单秀才得了急症撒手人寰。而单明兰的母亲也因为悲伤过度跟着一起没了。

    父母双亡的单明兰无处可去。只能住在了自己的未婚夫家中。单明兰的未婚夫叫许鹏宇,家中极为贫寒,只有一个母亲还有一个妹妹一同过活。当年单秀才活着的时候许家人对单明兰极好。可是这一住进去就全然变了样。许母刻薄,小姑许桂姐更加是刁钻,而那个未婚夫对自己也是不冷不热,即使她被他母亲妹妹欺凌他也是不理会。每日只是抱着。

    许家的活基本上都被单明兰包了,不管是种地还是做饭洗衣。几乎是没一刻闲着,她原本也算是娇生惯养,如今被磋磨的半死不活,又因为小姑嫉妒她长的好看时常和婆婆说她坏话让她挨打。单明兰甚至连脸都不敢洗净,生怕再让小姑看不顺眼。

    这还不算什么,毕竟这时代的媳妇被婆婆作践的不是一个两个。单明兰只觉得以后成了亲,有了孩子。也就熬出来了。却没想到,她十六岁那年,许鹏宇进京赶考没多久家中发生匪患,整个村子都被屠杀,只有单明兰她们一家人刚好上山采野菜这才逃过一劫。家也不敢回了,三个女人只能逃荒去投奔到京中赶考的儿子。

    一路上单明兰吃尽了苦头,要到一口饭也是先紧着婆婆和小姑吃,要到一件旧衣也是给婆婆和小姑穿,就这么到了京城,刚好赶上许鹏宇金榜提名,中了头名状元。

    见到她们三人后许鹏宇先是一惊,之后听明白来龙去脉后许鹏宇把三人接进了家门。单明兰本以为该苦尽甘来,却没想到等来的是当天晚上许家几人把她活活勒死。

    原来许鹏宇在京中待考时住在石庙,被前来上香的吏部尚书之女看中,吏部尚书见他长相英俊,文采飞扬,顿时起了爱惜之心,于是便做主把女儿许配给他,并且对他多加关照。

    许鹏宇本想等回乡时候把单明兰打发了,却没想到她来了京中,如果这事走漏出去别说对名声不好,怕是会被人参他一个停妻再娶,自己状元的帽子就要挪挪窝了。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和许母和妹妹说了以后便下了毒手。

    第二天许鹏宇对外只说是单明兰是自己的大妹妹,因为千里来投奔路上受了病,当晚暴病身亡,只是把她一口棺材草草葬了。

    单明兰简直算的上是怨气滔天,她自认为半点没有对不起许鹏宇,不管是当年她父亲的教授之恩,还是她这些年的劳作都不应该落得横死的下场。单明兰的要求七月让这一家人不得好死,这也正合了七月的意,是要是个三观正常的人看完单明兰的记忆都会对那一家人厌恶到极点。

    现在的时间是徐鹏飞刚刚离开村子进京没几天,而她之所以会病成这样是因为单明兰去河边洗衣服被村中的一个恶霸调戏,被逼无奈只得跳河保得清白。现在是秋季,河水虽不深但是也寒可刺骨,旁边不少村民都看见了这个场面但没有一人前来帮忙,只是冷漠的围观着。

    对于单明兰的悲惨村里人从来都是冷漠的,甚至还有一些妇人凑在议论她是克父克母,是个不详人,以至于刚开始还有些受过单秀才恩惠的人对单明兰的一点善意也都消失了,对她唯恐避之不及。

    七月烧的昏昏沉沉浑身一阵冷一阵热,七月想再用练习内功的方法把寒气逼出来,却没想到单明兰的根骨并不是很好,即便是练了内力也只是勉强强身健体,想能练到逼出寒气的地步至少半年。没办法,七月只得开始按摩几个穴位,直到天明时分才出了一身的汗,烧也退了下去。

    窗口泛起了鱼肚白,公鸡开始鸣叫,外面也在此时响起了一个妇人的骂声“杀千刀的小娼妇,出去勾搭野汉子受了病回来就不干活,难不成还让老娘来伺候你吗?你大早起来灶没生,饭没做,连口开水都没有,你出去看看,谁家的媳妇敢这样,那早被那夫家休出去了。也就是我家倒霉迎了你这么个丧门星,说不得,打不得,好衣好饭的给你还换来你作妖。”

    =================

    鞠躬感谢朵爱妈咪、墨潋、燕子小小小小、不詳、风过九州、雨夜魅火、右月左日、浅草绿、angela_win、shaodw同学的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