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七十三章狂野小厨娘(完)

第一百七十三章狂野小厨娘(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看着云锦,脸上的神色让人看不真切,淡淡的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不留后手!当听说悦来居发生大火,整整一条街都被烧了,无一生还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即便成事也不会留着我了。你可能以为我在宫中,所以这些事情都不会知道。但是你没想到,柏家一把火被烧了,但柏子林却逃了出来。你更不会想到,当和你联手之后我便让人给袁夫人捎信,若是悦来居有事情便通知我。”云锦不知道会不会是个好皇帝,但现在的他帝王的狠辣他却学的很好。一个未来的帝王曾经当个傻子当了三年,被人嘲笑捉弄。这样的经历是他人生的污点,也是被人攻击的靶子。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相熟的人都灭了口。当然,这其中还有和七月一直走的比较近的柏家,这到间接的替秋菊花报了仇,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至少秋菊花没白救他一命。但是他的狠辣也让七月惊醒了起来,这些人他都能下此狠手,那自己这个明白所有内情,还帮他叛乱的人在他事成之后怎么可能落下好处。

    七月看着云锦脸上惊愕的表情,心中莫名的有种奇怪的满足,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电视剧中反派都爱给人解释事情经过了,因为看别人这种表情会很爽。

    七月继续道“是的,我就是那时候和魏贵妃联手了,柏子林那个蠢货以为自己是因为我的药膳才被魏贵妃赏识了,却没想到我把他弄进宫里只是为了吸引你注意力,他不过只是一颗棋子。你以为我会通过柏子林向魏贵妃下毒,却没想到他却只是我和魏贵妃联络的一个掩护。”

    “不可能,不可能..”云锦不愿意相信的大吼出来“魏凉儿那个贱人为什么要怎么做?我父皇那么宠爱她。她的儿子早晚都是太子!你骗我的,她儿子不是今天已经死了吗?我亲眼看见的!你骗我。”云锦有些歇斯底里了,他眼睛通红,他不愿意相信七月的话,但殿门口的安静和远处隐约传来的兵器交接的声音提醒着他七月说的是事实。云锦不敢相信自己筹划了这么多却落入别人的陷阱。他如果是称帝,那他带人攻入宫中就可以说是为了保护他父皇,诛杀贱妃。毕竟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是现在。云锦忽然明白了魏贵妃为什么诱使自己宫变了,因为自己是弑君的人,而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让自己的孩子当上皇帝。根本不用背上那个坏名声,真是好算计。

    “如果我说你二哥没有失踪呢?”七月不理会云锦的疯狂,又下了一记猛药。

    七月的话让云锦猛然瞪圆了双眼,他的大哥和二哥是他父皇原配所出。当年他父皇为了娶她母后。找了借口休了原本的皇子妃。只是他母后为了以绝后患,杀了那个女人和她的大儿子。唯独那个应该是他二哥的孩子被人劫走,从此不知去向。

    如果那个孩子被他父皇保护了起来?

    云锦感觉脊背发寒,他忽然明白父皇为什么那么对母后了。虽然他父皇一直表现的对魏贵妃有情,但若真是如此。又怎么会任由魏贵妃做那个出头鸟。其实他最爱的还是他的原配发妻吧!只是当时几个皇子斗的太激烈,形势所迫,只能选择他母后。而他母后却下了杀手让他一生都在痛苦。

    不管是他还是他母后,都是他父皇的仇人。这样一联想。云锦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

    魏贵妃只是对付他母后的武器,却没想到这个武器反咬一口,成了最后的赢家。

    云锦颓然的坐在地上,他的声音有气无力,眼眶有些微红的问道“你是怎么让这些护卫昏迷的?要知道我一直防着你,要知道不管是他们的饮食还是用品我都没敢让你有接触,而你来进门之后一直也没有什么动作,我想不明白。”此时的云锦冷静了下来,他苦笑着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七月初次见到时候单纯的样子。

    “你还记得两年前的解药吗?”七月没有直接解答,而是反问道。

    云锦想了一下,忽然想了起来,当时魏贵妃赐宴,他的护卫不得不喝了魏贵妃所赐的酒,虽然之后一直也没人中毒,但云锦还是不放心,向七月要了一些解毒药让这些人服下。

    “可是那药我找人检查过了,没有问题啊?”云锦疑惑的挑了挑眉毛。

    七月解开头发,在里面拿出一个小香囊来扔给云锦道“单独服用那个确实是解毒剂,只是和这个香囊中的味道遇到一起,而后再运用内力的话就会经脉逆流,虽不致命,但也会昏迷几个时辰。“

    七月听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扔给云锦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叹了口气道”喝了吧,咱们也是相识一场,我送你一程,现在走至少体面点。“

    云锦想笑,但嘴角只是牵了牵然后还是笑不出来,手指颤抖的伸向了那个小瓶子。

    ---------------

    魏贵妃是个聪明人,她虽然也是忌惮七月,但并没有像云锦一样直接下杀手。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知道云锦怎么死的,她可不想走云锦的覆辙,毕竟她也不知道七月的底牌是什么。

    既然不能杀,那自然就是安抚了。而七月的做法出乎她的意料,并没有接受她封赏的爵位,只是让已经成为皇太后的魏贵妃赐给她一块天下第一厨的匾额,并且在京城重新建了悦来居。

    有了这块匾额,七月收了一些慕名而来很有名望的厨师在这工作,之后收养了几个有天赋的孩子,继承了秋家的菜谱。

    虽然七月一生的厨艺都是平平,但架不住炒作的力量是伟大的。也曾经有人质疑七月这个天下第一的厨师为何从来没有出手做菜,刚一问出来就被人笑话了回去。

    天下第一的厨师,那是多大的荣耀,难道皇太后和皇帝还能说谎吗?不是七月不出手做菜,而是她做的菜只有太后和皇帝配吃。

    所以七月这个冒牌货愣是真的成了厨师界的传奇了。

    悦来居的名声越来越大,而七月收养的几个孩子也长大了,继承了秋家菜谱的精髓,成了有名的人物。

    只是,多年以后,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领着他的小孙子来到七月的墓前,久久的,眼中划下一颗泪珠来。

    小孙子不明白爷爷为何伤心,好奇的用稚嫩的声音问道“爷爷,你为什么要哭啊?”

    小男孩很久也没听到爷爷回答的声音,于是也没耐心起来,又见旁边的草从中有蚂蚱,就跑过去捉。

    老者沉默的看着墓碑,浑黄的眼睛中满满都是愧疚,半晌才用低哑的声音,似乎是呢喃,又似乎是对小孙子解释一般说道“因为,我做了一件很大很大的错事,而这个人却原谅了我。然而,我却用一生的时间忏悔着。”

    ===============

    感谢小二汪同学的打赏~~(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