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二十七章八十年代小军嫂(27)

第一百二十七章八十年代小军嫂(2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姚冰和田子航说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身边的李小然,于是巧笑的拉着李小然过来给田子航介绍道“田主任,这是咱们厂新来的李小然,我俩一个寝室,长的漂亮吧,她刚一来就把我给比下去了,直接就成了咱们厂的厂花!”

    李小然的一身衣服是姚冰送的,自从李小然和姚冰一个寝室后,姚冰就送来不少衣服首饰,原本就漂亮的李小然现在更是打扮的十分的动人,更让田子航在意的是,李小然这一身衣服十分符合田子航的审美,那种清纯又天真浪漫,一种小家碧玉的气息的女孩一直都是田子航内心最喜欢的。

    田子航其实是个十分的大男子主义的人,当年,在田子航和王又晴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总要求王又晴按照他的喜好穿衣服,又特别喜欢让王又晴装出这种娇憨的模样来讨他欢心。王又晴爱他很深,虽然这种要求让她不高兴,但依然对他的要求一一满足了。如今田子航娶了许美心这个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心中早已经不满到极致,但还要天天回家哄那个母夜叉,痛苦和不甘可想而知,如今竟然遇见个样样都符合他爱好的女人,不由得多注意了几分。

    姚冰在旁边看着两人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不被察觉的笑意,随即转瞬即逝。

    三个人分别后,姚冰还在一个劲的说着田子航的事情。姚冰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让李小然更添了几分心痒痒。她本来就是个心气高的,原本她没工作名声也不好嫁个丑男人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可是有个好工作,更是看不起家里的男人了。又见姚冰都这么喜欢田子航。心中就更加有了向往。

    在姚冰三天两头的说什么爱情无罪,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这些论调后,李小然也觉得好像勾搭别人老公没什么了。姚冰又借着让李小然陪她的名义常常去找田子航,这让李小然和田子航也越来越熟悉。

    一切都发展的很自然,家庭不幸福的男人,所托非人的女人,还有一个暗地牵线的红娘。所缺的就是那捅破窗户纸的时机。

    ------------------

    七月的工作基本还算顺利。虽然很忙也很累,但是这段时间十分的充实。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不是在做任务,而是过一段平凡的人生一般。

    七月有时候会想起过往。想起风婉婉,想起糖糖,还有想起那个月光下的男人,心中有迷茫。有酸楚,最后在护士唤她去急救的喊声后化为乌有。记忆是种折磨人的东西。它让你快乐,让你痛苦,让你恨不得没有它,但是又舍不得它。因为它就是你。

    清早七月在包子铺买了三个包子装在了铁质的饭盒里,这家包子铺七月时常来,店老板是一对夫妻。因为他们家儿子一次得盲肠炎,是七月帮着找的住院位还亲自给动的手术。所以对七月十分的热情,帮七月拿完包子后又给包了一些自己家腌制的小咸菜。

    七月见门口对着的公园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于是就问店老板道“这些人干嘛啊?为什么全都拿着个铁锅?”

    厨子聚会?七月觉得很费解,这大早晨的,厨子都跑公园来干嘛?

    “你不知道吧!”店老板对着公园那群人努了努嘴继续说到“据说是练气功,他们拿的锅可不是炒菜的,是为了顶在头上,据说可以接收到来自宇宙的信号,而且气功大师只要在家发功,他们都能收到,练了以后强身健体百病不生。要不是我这摊子放不下,我也想练来着。”

    店老板边说着边手上包着馄饨,脸上带着点向往。

    七月翻了个白眼,要是锅能接收信号,那他们星际联盟费那么大的劲搞什么星网。

    “这谁出的主意啊?这话也有人信?”七月嘴里嘀咕了一句,脸上带着不以为然。

    店老板听七月的话就不赞同了,立马反驳道“那可是钱大师说的,钱大师你知道吧?正了八经的科学家,他说的话还能有错啊?我们街坊就好几个练的,我看着精神不少,肯定有用。”说着他还使劲点了点头,似乎是确认自己的话一样。

    七月摇了摇头,也不再争辩,她又看了眼广场上的那群人,已经顶着锅盖盘膝而坐了,那样子即让人无奈又觉得可笑。

    七月刚进医院大门,忽然在一棵树的后面闪出个人影来拦住她的去路,七月一看来人愣了一下,随即朝她点了点头,一路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因为现在还没上班,医院里也没多少人,七月解开围巾,边换着白大褂边问道“你怎么来了,事情进展的顺利吗?”

    来人是七月实习的时候在医院遇到的一个姑娘,当时他弟弟得了急性肺炎需要住院,但因为她没钱,所以在门诊哭求。

    七月看那孩子才十几岁大,烧的人事不省了,但门诊的大夫听她说没钱就一个劲的说没床位,姑娘哭着就要下跪,被七月一把拉了起来,带着她去办了住院手续,也因为这样,两人认识了,这个姑娘名叫姚冰。

    姚冰的母亲因为当年“成份”不好,于是被批斗,手给打残疾了不说,还因为被强肩生下了姚冰,也因此,从小姚冰几乎是在别人的白眼中长大。后来姚冰的母亲能让姚冰上学,就只能委身于学校的校长,后来就有了她弟弟。

    姚冰从小到大学会了怎么看人眼色,为了活命,小时候偷东西,长大了出卖色相,什么都干过。七月发现她十分合适帮自己做一点不那么阳光的事情,作为报酬,她欠自己的住院费不要了,额外还可以得到个好工作,算起来其实很划算。

    “恩,差不多了!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想做到什么程度,是想小教训一下,还是..”

    “身败名裂。”七月冷冰冰的说道,顺手打开办公桌的锁头,从里面拿出个小相机还有几个胶卷来,这是她出国的时候买的,做的很精巧细致。七月把相机递给姚冰问道“会用吗?”(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