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二十五章八十年代小军嫂(25)

第一百二十五章八十年代小军嫂(2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小然根本不会为了离开家难过,相反她十分的高兴再也不用陪那个满脸都是坑的男人过日子了,一想到过几年自己就是首都人了,她高兴的好像要飘了起来。

    可是这种兴奋状态并没有维持太久,当她准备离开看见院子里张红为七月准备好的嫁妆的时候,原本一腔激动沸腾的血液瞬间冷了下来。看看七月的嫁妆,再想想当时自己嫁人时候的寒酸,李小然对七月刚有的一点感激之情顿时荡然无存。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比王又晴差,如果不是因为她爸爸进了监狱,现在怕是要过的更好一些的。想到七月要嫁的左俊毅长的好,家世好,再想到听说七月进了一家有名的大医院工作,再对比自己的生活,她心中竟隐隐的怨恨起来。既然那么有本事,怎么给自己找的工作还是个临时工?可见根本就不拿自己当朋友。当年又是因为七月自己的妈妈才丢了工作,这样一想,李小然就把自己遇到所有的不幸都归结在了七月的身上。她强镇静的出了门,见左右没人暗自啐了一口,心中诅咒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结婚头一天,七月的嫁妆被送到了新房。八条由全福女人缝的彩色缎面的新被子,上面手工绣的龙凤。两床鸭绒被子,两条羊毛毯,洋红色的羊毛床罩。窗帘,桌布,缎面粉色的电视机罩子。全新的樟木箱,一对红色金边的大皮箱。

    嫁妆很有讲究,为了祝福女孩子日后生活幸福,父母不全,家庭不全的都不能动新人的嫁妆。必然是要全福的女人才可以。但八十年代全福的人不好找,若是被找上的人必然是一脸自豪的样子。

    女方准备的都是细软,南方准备的是房子和家具,还有电器。但这时候的电器只有电视机,录音机,录像机,左家还在上海买了台冰箱。七月本来觉得买这些东西很贵。而且两人以后又不在老家生活。搬家起来太麻烦。

    但左松却执意要买最好的,毕竟这门婚事可是盼了很久,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才可以。

    最近这些天。左松整个人红光满面,见到人不说话先笑。左家也舍得花钱,给七月的见面礼是一整套的金首饰,分量足足的。七月感觉把这一套带身上跟上了枷似的。七月也知道,见面礼给的越重。娘家越有面子,这一套金首饰让张红显摆了好久,基本全场区的女人都来七月家里参观了一遍。

    新婚当天,七月早早的就被拉了起来试衣服化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观,七月并没有过多干涉。折腾了一早晨,最后换上了一身红毛呢的裙子。这才算是大功告成,只等着新郎来迎亲了。

    门外鞭炮响。娘家的人要难为下新郎,七月的几个表亲家的姐姐弟弟妹妹围着左俊毅要红包,直把左俊毅折腾个够呛才放了进来,为的就是说自己家的女孩不容易娶,这样以后才珍惜。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屋的左俊毅看到七月的第一眼就挪不动步了,即便是知道自己媳妇好看,但却没想到打扮完了这么漂亮。

    左俊毅强自镇定了一下,幸好众人没发现他失态,只看着他站了一下就朝七月走去,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

    一阵热闹后,七月被她哥哥背上了车,张红和王文翰已经眼泪汪汪了,从小养大的闺女成了别人家的媳妇,怎么想怎么不舍得,恨不得把闺女拉下车来再喜欢几年。

    直折腾了一天,七月浑身都都酸疼了才被这群闹洞房的人放过,让俩人终于可以休息了。左俊毅看着坐在床上已经洗漱完正擦头发的七月,心中一团火涌了上来,等了整整五年,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竟好像做梦一般,左俊毅掐了下大腿,疼痛让他感觉到真实,真的是结婚了,这回不是梦。他往前挪了几步,小心的坐在床上。

    “你饿不饿啊?”左俊毅干巴巴的问道。

    “不饿,刚才咱妈给我拿了些饭菜,你要是饿了就吃点,晚上喝那么多酒,肚子要是空的明早该难受了。”七月也没回头,对着镜子继续揉着微微潮湿的发梢。

    “我不饿,嗯......,咱们关灯睡觉吧!”左俊毅语气带着急切和扭捏,他刚说完,窗外想起一阵爆笑的声音。

    左俊毅的脸顿时难看了,开窗见几个人影正飞快跑着,左俊毅有些气愤的喊道“你们几个小子给我等着的。”

    七月看着他恼羞成怒的样子就乐了,左俊毅回头刚好看见七月的笑容,灯光下的七月越发漂亮,刚刚洗完的脸蛋白的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低领的家居红色衣服裹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段。

    左俊毅咽了下口水,小腹刚才被他压住火苗这下再也控制不住了,毕竟是二十八岁还没开过荤的大小伙子,更何况面对的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心上人。这一股火直接撞到了脑门上,冲的他晕乎乎的。

    他三两步上前一把打横把七月抱了起来,顺手把床头的灯的开关关上了。

    七月能感觉到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的激动,他急促炙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颈间,毫无经验的胡乱在自己的脖子上啃着。

    这种炽热的感情让七月心中动容,但是,她不能回应。冷静这种东西在七月的心中根深蒂固,这是她从小受到的教育,不管什么时候,做的事情要选择最有利的。人有时候会被感情左右,但七月知道,许多感情的背后是无尽的麻烦,沉沦在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中会让她万劫不复。她永远都要记得,自己不是王又晴,她是风七月,眼前这个男人属于的不是她,她只是个来做任务的人。

    七月第一次打开了白夜曦在她脑中植入的东西,这个系统可以让她的灵魂暂时封闭起来,而*会用应该有的应对方式来继续这场欢爱。

    七月丝毫没有犹豫的开启了系统,思维在一片朦胧后失去了所以的意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