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二十三章八十年代小军嫂(23)

第一百二十三章八十年代小军嫂(2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听你嘴里说别人狠毒,我真是感觉很别扭!难道我被你害了才算不狠毒?看见你的样子,才真是应验了你的话,这才是报应呢!如果说恶毒,那也是你不仁,我才不义的!”

    “我害你?哈哈.”田子航表情越发癫狂,他激动的握紧拳头向前了几步道“如果是你出了事,你嫁给高越不就得了,他家里有钱,哪点配不上你?你知道我有多苦?我家里好不容易供出了我这么个大学生,我爹娘在村里都是挺直了腰板走路的,十里八村都知道我来首都上了大学!可是现在呢?”田子航吼道“现在我怎么和他们说?你说啊?我怎么和他们讲我被开除了?都是你害的!都是你!”

    若是别的女生见到田子航现在癫狂的样子一定会害怕,但七月却依然很冷静,就是再来两个田子航也不是七月的对手,七月半点也不怕激怒对方。

    她觉得田子航很可笑,王又晴听他提起过家里的情况,田子航家十分穷,他家里有五个孩子,只有田子航一个男孩,更因为他学习好,所以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紧着他。他又从小就听他爸爸说,自家的祖上是如何如何富裕,若不是这个世道,不能落得这样的田地。

    有些人如果这样长大可能会无比的懂事坚强,但田子航却是另一种,他有着极高的自尊心,又觉得自己十分的不凡,家中所有人都让着他,姐妹们都以他为先,村里人的崇拜,让他在第一次见到城市的繁华的时候更加迷失了自己。当他引以为豪的学习被人压了一头的时候。他的做法就是歪门邪道。如果七月被他害了,他可能会内疚一下,然后找无数的借口为自己开脱,以后或许还能补偿一二,当然,这一切都是不影响他的情况下,顺便还能秀一下优越感。可是事实并不是按他计划的发展的。于是他接受不了失败带来的后果了。

    七月环视了下四周。确认没有漏洞,于是话就更加直白了一些道“你可怜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和高越不是我绑到女寝的,第二天的人不是我找来捉奸的。我不过就是给你们添了点料,如果按你的逻辑,如今你娶了个有钱的媳妇,你还应该感激我呢!”

    七月欣赏着对方脸上越来越黑的颜色。这让她的心里更加舒服了很多。在王又晴的记忆中,他哥哥去精神病院探望她时候说过。这个男人在娶了院长的女儿后可谓是平步青云,只短短几年,就是京城中有名的一把刀了。可是现在,他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他做的一切都会记在他的档案上,那个档案就好像古代犯人脸上的黥字,是他永远的污点。完全无法洗刷。

    七月还嫌不够,继续讽刺道“哦。对了,据说你不是娶亲,好像还是倒插门啊!以后生了孩子也不用你费劲养,看来你还真应该谢谢我这个大媒人。只不过......”七月捂着嘴笑了起来“只不过你的孩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像高越,毕竟你们三个的关系都好到一床被子里了。”

    七月的话说的田子航牙根都要咬碎了,他气彻底失去了理智,他手在后面腰上一摸,在里面拿出把水果刀,挥舞着就朝七月扎了过来。

    田子航本来还想向学校证明自己是被陷害的,可是七月配的药剂十分的巧妙,等他抽血化验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许父原本想报复七月,但后来不知道为何,事情无疾而终,最后许父的怒火都发泄在他身上,若不是因为许美心需要一个能娶他的人,可能许父根本不会让他这么个毫无背景的小子活到现在。

    今天他来的目的其实是想吓唬一下七月,让她对学校说出实情,还他清白,可是他现在被七月刺激的已经毫无理智,完全不在乎后果了,只想杀了眼前这个害自己失去一切的人。

    七月根本不怕,反而极为兴奋,从来到这里后,她基本上就没动过手,这对于一个从小到大任何事情都是用武力来解决的人来说,真是闲的浑身都不舒服。

    七月错过田子航那毫无章法的刀子,在他手腕上一敲,田子航只感觉胳膊一麻,刀子就掉在地上了。七月拎起裙子,先是把掉在地上的刀踢远,然后回身一脚揣在了田子航的背上。田子航本来就有些踉跄,这一下更是重心不稳,直接扑倒在地面上。

    七月瘪了瘪嘴,实在太弱了,她顺手抓了把地上的泥土树叶,直接塞在田子航还在骂着不干不净话的嘴里,让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七月又一脚踢在了他的腋下,顺便在几个很疼但不会受伤的地方踹了几脚,最后一脚直接踹在他命根子,上让田子航捂着那里脸都白了。

    看着疼的打滚的田子航,七月虽然意犹未尽,但毕竟这里是学校,被人看见也不好,七月只能收住想再揍他一顿的冲动,掸了掸裙子上的灰尘,手中拿着报纸,淑女的离开了。那清新小莲花的样子,就好像刚才撩阴腿不是她踢的一样。

    七月的做人方式就是,打不过隐藏起来,打的过就直接报复。田子航本来就是她黑名单上的头号人物,结仇是必然的。她不管是拼实力还是拼背景都比田子航强,那还怕什么,七月才不想窝窝囊囊的隐藏什么倒霉实力呢!至于对方想报复,那就来吧!在这种优势的条件上还能被人报复成功了的话,那只能说自己废物了!

    -------------------

    大概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田子航和许美心举行了婚礼。虽然许父觉得应该低调,但还是架不住许美心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办的十分豪华,可是结果去的宾客并不多,即使不得不去的亲戚朋友也一脸的不愿意,若不是因为许父的关系,大家根本就不想来。

    许美心几乎是哭了一晚上,然后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了田子航的身上,在她看来,一切都是田子航搞出来的,而现在这个自己觉得骄傲的男朋友也变成了废物,往日对他的爱意全都化成了憎恨。田子航不敢对许美心怎么样,但许美心本来就是个嘴里不饶人的,话说的十分的难听。有一回田子航被骂急了,打了许美心,这一下捅了马蜂窝,许父之前就对他不满,见居然敢打自己闺女,直接带人打了他一顿,这让田子航彻底老实了下来。

    许父在事情发生后本来还想报复七月,他知道七月的未婚夫很厉害,但军队的势力有时候很多地方都渗透不到,以前他是不想硬碰硬,但是现在七月却是触到了他的死穴,许父觉得就是孤注一掷也要给那个伤害了自己女儿,让自己蒙羞的死丫头一个教训不可。

    可是他刚伸了手,就有人来警告他了,顺便停了他几个见不得光的买卖。对方不是军队的势力,许父打听了很久才打听到,居然是京城一个老首长,这个答案让许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之前查了很久,根本就没查到七月还有这样的背景。他呕的想吐血,但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这个闷亏就这么咽下了,不仅不能报复,甚至以后连这件事都不敢再提,池子的水太深了,多迈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这次真的是七月运气好,她低估了许美心家中的情况,只觉得是个普通的商人,并没有太大的实力。但猫有猫门,鼠有鼠道,许父如果是拼了,即便是左家帮忙摆平也是要费很大的功夫。但七月万万没想到,就是当时那个她随意帮忙的老人,其实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她。

    如果仅仅是因为当时七月帮了老人一次,那么最多那个老者会让人送来谢礼,两人之间也就再无关联了。但七月后来给他开了个方子,他把方子带回去找大夫一看,却是开的极好的,甚至一直给他看病的医生都惊愕连连。这让老人也对七月感兴趣起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居然有这样的本事,确实不能不让人惊叹。

    但老者一直也没再见七月,毕竟他现在的位置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过多的帮助七月反而是害了她,他想看看这个神奇的小姑娘会走到哪一步。

    有时候一点小事就能注定了一个人的命运,七月帮了这个老人,所以得到了他的庇护,而当年王又晴的作为也奠定了她的人生。

    当年王又晴辱骂过这个老者,也因为这个原因,王又晴的命运走上了另一条路。这根本不需要老者出手做什么,只要得到风声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想给王又晴点小鞋穿以表面自己的立场。比如王又晴的分配,比如后来的嫁人,再比如当年王又晴当年其实只是气的迷了心,为什么后来疯了。

    不管是当时王又晴悲剧的原因,或者是有人为自己解决了麻烦,这些七月都不知道。这就好像冥冥中自有因果,而因果却不为人知。(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