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零四章八十年代小军嫂(4)

第一百零四章八十年代小军嫂(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一家住的是场区的家属房,这一片都是一个厂的,互相都很熟悉。

    一路上不少人打招呼,看见七月的衣服都啧啧的赞叹,王红就一脸骄傲但语气埋怨的和人家说道“哎呦,这都是我家那个大儿媳妇往家里邮的,真是有点什么好东西啊就惦记着她这个小姑子,连我这双皮鞋也是她邮回来的。我让他们把钱留着,这小两口啊就是不听话!”说着王红还把脚往前探了探,又引起一阵的夸赞,有说儿媳妇孝顺的,也有说儿子又本事的,夸的王红红光满面,要不是七月拉着她走,还不知道要炫耀多久。

    等七月她们走远了还能听见那几个女人议论的声音,有的说说的看人家养的那儿子,有的说,闺女也长的好看,学习还好,这要是考上大学,一家就出两个大学生了什么的!

    王红整个人都好像打了鸡血似的红光满面,她是个刚强的人,一直以这对儿女为荣,七月在记忆里想起来王又晴最后见到她母亲时候的记忆,那是个已经被磨尽了骄傲,面容枯槁的女人。她不敢出门,因为害怕听到那些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的声音,怕看见那些瞧不起的眼神。

    七月有些心疼身边这个女人,她最爱的女儿把她的傲骨打断,生生的钉在了耻辱柱上供人参观,而她只能默默的忍受了一生。

    一路上七月隐约还能看见那多年前红色运动时候的影子,虽然有些那个时代的标语被重新粉刷,但还有的并没有完全的消除。

    除了那些时间已久的标语,墙上还有些新的标语,在去年的时候。全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计划生育,路过的墙上刷着鲜红的大字,例如:新婚夫妻入洞房,计划生育不能忘。或者是:该流不流,扒房牵牛!这种新的红色大字到处都是,从这一年之后,不知有多少未成型或者已经成型的孩子成了一块烂肉。而扒房牵牛这句话也不是用来唬人的。

    马路上的车并不多。除了公家车和公交车以外,街上只能看到一些骑自行车的人。天气很热,王红心疼女儿。在街边花了一毛六分钱买了两个雪糕,雪糕装在一个泡沫箱做的盒子里,一个中年的男人边推着车边叫卖,一打开盒子还往外冒着白色的凉气。雪糕并不算好吃。但已经是这时候小孩向往的零食之一了,母女两个边走边吃。等雪糕吃完的时候,也到了百货商店。

    刚到百货商店的门口,七月还没来及为从*辣的阳光下进入阴影时候的舒适感松口气的时候,就听到屋里传来吵闹的声音。七月眉头一皱。似乎在王又晴的记忆里好像曾经有这样一幕的发生,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张红已经好奇心泛滥从大门进去了。七月只得跟上,一同到里面观看。

    里面围了不少人。柜台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和售货员正在吵架。

    售货员的女人长的就有些刻薄,一双眼睛上挑,抱着胳膊冷笑的上下不屑的看着老者道“买不起就说买不起,在这装什么装,还跟我说钱丢了,大家伙评评理,这是不是影响别人正常工作!。”售货员掐着腰嚷道,手指头快戳着老者的鼻尖,嘴里骂道“在这左挑又挑,恨不得挨个的钢笔试一遍,最后告诉我没钱,你耍我玩吧。”

    七月看的热闹,这个售货员她有些眼熟,正在翻着原主的记忆的时候身后有人拍了她一下,正打断了她的回忆。

    七月回头,见是个十七八的姑娘,一张圆脸,眼睛有些小,但有些弯,看起来不笑也带着笑意似的。

    这个女孩七月是认识的,王又晴对她实在记忆太深刻了,她就是王又晴的闺蜜,李小然。而这时七月也因为李小然才想起来,刚刚骂人的那个售货员正是李小然的母亲谢香兰。

    李小然基本算是单亲,她爸爸以前和王又晴的爸爸是一个工厂的,而且还是个小科长,但后来因为贪污厂里的钱被人举报了,判了十三年,所以一时半会是放不出来了,而李小然一时间从人人羡慕的姑娘,变成了犯人的孩子。

    李小然因为她爸爸的事情很受同学排挤,但王又晴和她关系不错,主要是因为李小然嘴甜会奉承,让王又晴这种公主病的女生和她可以相处的很愉快。

    王又晴到死都觉得李小然是不小心让她的信被别人看见了,但七月却不会这么想,纵观王又晴的人生,七月发现,李小然对王又晴从来没安过什么好心眼,至于原因大概无非是女孩间的妒忌或者其他什么七月也不知道的原因吧,毕竟两家没什么仇怨,而原主也没对不起过她。

    李小然见七月只是盯着她看,盯的她有些发毛,她觉得对方貌视今天很奇怪,但具体什么奇怪处却想不出来。

    李小然硬着头皮笑着和七月说道“小晴,你今天怎么来这了,是要买什么吗?”

    七月收回了打量的目光,学着原主的神色回答道“恩,陪我妈来买点东西,这是怎么了吗?”

    七月指了指那边气的脸通红的老者,和不依不饶的谢香兰问道。

    李小然见七月的目光正常了,只以为刚才的不自在是自己的错觉,她貌视有些无奈和气愤的说道“谁知道哪来的乡巴佬,在这要买钢笔,挑来挑去最后不买了,还找我妈的麻烦。小晴,你去找徐科长说一说,让她把那个老头赶出去。”李小然是知道王家和那个徐科长家里关系不错的,说到后来,李小然有种小意的讨好,眉眼弯弯的上前来挽七月的胳膊,希望能帮自己出头。

    七月挑了挑眉,脸上带着点玩味,当年王又晴好像确实就是被李小然怂恿了,不但帮着找了徐姨帮忙,还上前嘲笑了那老人一顿。王又晴时常为李小然出头,李小然总是这种小心翼翼的讨好着她,让她被李小然牵着鼻子团团转,以至于得罪了不少人,大家提起王又晴这个名字来第一个评价就是漂亮而且学习好,第二个印象就是性格坏、人品不怎么样。这个评价让之后那封信传出来后众人都很乐意一起跟着泼脏水。

    不过七月自然不会如了这小姑娘的意,她请皱眉头,提高了声音说道“小然,你这么说我就不能赞同了,你怎么能打算赶人走呢?我可不觉得这个老伯伯有什么错,*都教导我们说为人民服务了,不管顾客挑多久,或者最后买不买,售货员都应该亲切的满足顾客的要求。”

    七月的声音谁让不是很高,但她声音清脆,长的又漂亮,立刻吸引了很多人看了过来。

    ===============

    感谢蝶之舞韵`同学的月票,感谢落雪缠绵同学的打赏~~~(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