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零三章八十年代小军嫂(3)

第一百零三章八十年代小军嫂(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红还要说七月,就听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啦好啦,别训她啦!好不容易才高考完,还不能松乏松乏了。要不说你们这些妇女,就是爱废话,*教导我们说: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看书晚睡点怎么了,咱们小晴那是响应*的号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门又一开,一个长相斯文,略微有些发福的男人进来,手里拿着搪瓷的缸子,里面装的豆浆,另一手还托着歌搪瓷盘子,里面放着几个刚出锅的油条。看见张红在训七月赶紧上来帮腔,顺便朝七月挤了挤眼睛。

    “行了吧老王,*还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呢!就显摆你会背*语录是吧!”张红白了王文翰一眼又说道“让你去食堂买了油条,去了一早晨了,我天天都快叫你父女俩愁死了,一个天天磨蹭的恨不得走哪都和人聊一会,一个天天抱着个书看,我说一万句也不吱一声,我昨天还看她桌子上放本叫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你说说,一个姑娘家家的,居然天天想着怎么炼钢,她以后还打算招工到钢厂怎么着。”

    听张红这么说,七月和王文翰都笑出声来,王文翰笑的手抖了抖,怕豆浆洒了,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旁边的书桌上说道“得了吧,你别说出去丢人了,什么炼钢厂,那是保尔柯察金写的名著,我就让你多看点书,你还说没用,露怯了吧!”王文翰满脸嘲笑的拍了拍张红的肩膀,把张红气的脸通红。

    张红瞪了他一眼,又回头见七月也在笑,就也瞪了七月一眼说道“你们爷俩就笑吧!等会油条凉了有你俩哭的。赶紧起来洗洗脸。你左婶提前好几天就打招呼了,说今天去聚聚,人家虽然不缺,咱们也不能空手啊,家里粮票布票还有不少,等会去百货商店买点奶粉、麦乳精什么的,你哥啊这个月又往家里汇钱了。你说这孩子.....”

    “别唠叨啦。让你说下去天都黑了。”见张红说起来没完,王文翰赶忙打断了张红,把她拉了出去。回头还朝七月眨眨眼睛,意思是咱俩是一伙的。

    七月看着这夫妻俩不由得失笑,心里同时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感,这是属于委托者的。伤心,后悔。愧疚之类的感觉夹渣在一起,险些让七月哭了出来。

    七月打起精神,下了床。她环视房间,王又晴的房间不大。但很整洁,挨着门的书桌上整齐的码放着各种书,旁边还有个书柜。满满全都是。另一边的墙上挂着她从小到大的奖状,贴了半面墙。也难怪她骄傲,学习好,家境好,长相好,骄傲也是有骄傲的资本的,如果忽略她脑残这件事,真是个完美的少女。

    七月按照委托者的记忆叠了被子,又在外面搪瓷的脸盆里洗了把脸,回屋对着镜子往脸上擦了些友谊的雪花膏,又拿起桌子上一个贝壳样的东西闻了闻,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个东西叫蛤蜊油,她伸手在里面挑出来一些,在手背上均匀的揉开。

    伸手拿梳子按记忆拢了拢头发,收拾妥当后,七月看着镜子中的少女,镜子中的人长的十分的漂亮,杏核眼,鸭蛋脸,皮肤白皙光洁,嫣红的小嘴微微翘起,头发扎了起来,前面留着流行的碎刘海,加上七月的气质冷清,七月轻轻一笑,一种清新甜腻的气息蔓延出来,就好像雨后新开的栀子花一般,让人看着就移不开眼珠。

    吃完早饭,王文翰去上班了,七月起身要帮张红刷碗,被张红赶紧拦了下来,张红推着七月回屋,边推边说道“去,去,去,你就别捣乱啦,上次帮我刷碗,把我那个大花碗磕了个豁口,可心疼死我了。你赶快回屋换衣服,就穿新做好的那身裙子,收拾好看点,一会好出去。”

    “妈,你别推,你别推,什么裙子啊?我身上这个是新换上的,挺好的啊!”七月现在已经适应如今的身份了,叫起人来也不尴尬。她可不想穿什么裙子,多不方便啊!而且这身衣服裤子也很舒服,不觉得非要再换一遍。

    “穿这身怎么行,今天小毅回来,你俩都快五六年没见过面了,上次看见他时候你才十二,都说女大十八变,这回可要留个好印象。新衣服就是你嫂子邮回来料子的那身,我刚给你做好了,刚才放你床上了,赶快换上,再不快点等会百货商店人就多了,我让你徐姨给留了点好东西,去晚了让你徐姨等急了。”

    张红说的徐姨是百货商店的管采购的科长,因为老公有能耐,所以就找了这么个人人羡慕的肥缺,现在的百货商店那可是香饽饽,如今的年代想买什么东西可不是光有钱就能弄到的。

    张红的性格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七月若不去换上她说的衣服,她能唠叨她一天,七月只能随了她的心。

    王又晴的哥哥叫王又辉比她大五岁,现在已经结婚,和她嫂子安慧慧现在在上海工作。这时候的王又晴和和她嫂子的关系不错,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全家都疼她,所以她嫂子也总刻意讨好,有点什么好的衣服布料之类的东西都给她邮回来。后来王又晴把她爸王文翰气的进了医院,张红也因为这件事身体越发的不好,老两口都病了,她嫂子只能辞职回来伺候这老两口,因为这个,安慧慧和王又辉常年分居,直到她嫂子三十多岁时候王文辉才调回来,两年后才生了个孩子。因为生产年龄过大,险些难产,孩子之后身体一直很弱,隔三差五的进医院。她嫂子因为这个恨王又晴入骨,不然也不会找个四十多的男人把她嫁了。

    七月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确良的长裙,的确良太透,她又在里面加了条衬裙,上面搭了件有着白色蝴蝶结的纱料的衬衫。

    裙子的扣子是有机玻璃的,里面带着嫩绿色的小花,这个样子只有上海这种大城市才有,她嫂子特意托人买来的,就是为了讨好这个小姑子。裙子的领口上被张红用金线绣了朵花,虽然七月并不觉得这样多好看,但她知道,在这个年代,这样一件衣服算得上是奢侈品了。

    的确良在后世很便宜,但八十年代初期还是稀缺的流行品的,即便如今不如六七十年代那么紧俏,但能穿上一件那也是家境很好了,而这件纱料衬衫更是小城市连见都没见过的。

    七月一出屋子,张红就看见了,高兴的一拍手说道“我家闺女就是漂亮,这一打扮跟仙女似的..”张红还有喋喋不休的夸赞,被七月一把挽住她的胳膊就往外走,边走边道“妈,你再说下去就天黑了,赶快点吧,我徐姨快等急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