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百零一章八十年代小军嫂(1)

第一百零一章八十年代小军嫂(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次七月回到空间并没有直接接任务,她心情低落了很久,才在从离开那个世界失落的感觉中缓了过来。不管是对于糖糖分别时的难过,还是突然离开那个角色而生出来的不适应,都让七月在内心深处生出一种茫然感,她终于能明白,为什么传说中人投胎转世的时候要喝孟婆汤,负担着太多过去也是一种折磨。

    终于调整好心态后,七月才有心情看自己这次任务的奖励,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除了任务原本给的两百点外,额外居然足足多给了七月一千点任务经验,瞬间让七月有种买了彩票中奖的错觉。这一千点里有八百点是找回失落的空间奖励的,另外两百点和上次的一样,是因为人们对她的感激。

    七月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嘴里小声的窃喜道“有个不克扣工资的老板真好啊!”果然如白夜曦所说的一样,这个世界会等价交换,既不会占你的便宜,也不会让你占了便宜,一切都是有规则的。

    虽然一千三百点在七月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在商店的面板上只能兑换一些廉价的物品。七月花了两百点兑换了一本中级的中医书籍,初级的她已经学完了,现在她打算再进一步学习,中级的医药书籍除了医术药理之外还添加了毒术篇,也正是因为这个,七月当时才愿意花一百点兑换个初级的书籍,而不是在任务里找人学习。

    之后她又花了两百点兑换了一颗保命的药丸,以备不时之需。花了五百点,七月隐隐的有点心疼,虽然很多喜欢的东西,但也不舍得再继续买下去了。留下来八百点她打算以备不时之需。七月恋恋不舍的关上了兑换的面板,闭上眼睛,准备接受下一个任务。

    七月感觉一沉便进入了一个身体之中,这种踏实的感觉再也不是在空间里灵体时候的轻飘飘了。

    刚刚进入这个身体,一阵浓浓的悲伤涌了上来,此外还有憎恨、后悔之类负面的情感交杂在一起,直朝七月的心头袭来。七月险些受不了。她想伸手去捂住胸口,可却被她咬牙忍住了。

    在进入任务后,难免会被委托者的感情所影响。但是如果这种影响过于深的话,有可能就会迷失在这个人世界中,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原本的委托者。

    七月忍过了第一波的感情冲击后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她冷静了一下。开始接收委托者的生平。

    委托者名字叫王又晴,如果让七月来形容她的一生的话。那就是悲剧,如果要说个原因的话,犀利点说是脑残,客气点解释就是一步错。步步错。

    王又晴家境不错,虽然她幼年时候刚好是在那个红色运动的年代,虽然现在只是八十年代的初期。一个百废待兴,物资贫乏的岁月。但她的生活依然是过的很好。她学习好,长的漂亮,还有一个算的上根正苗红大有前途的未婚夫,几乎王又晴浑身都笼罩着女主光环,但凡提起她来,人人都要羡慕的赞上一声。可是即便在外人眼里她如何的幸福,王又晴依然不满足,她苦恼的原因是,这个未婚夫并不是她挑的。

    说起她这个未婚夫就要从那场红色的革命中说起了。红色运动,那是个人人都很疯狂的年代,很多人可能只是一夜之间就从亲密的同志变成了牛鬼蛇神。

    王家那时到是没有受到影响,王又晴家往上倒八辈都是贫下中农,一直到了王父这一代才进了城。王父以前当过兵,后来退伍了,组织上就给安排了一个纺织厂主任的工作,因为他背景干净,为人也老实,那个时候半点没受波及。

    那个年代最大的文化活动就是革命演出了,晚上看完各种激扬慷慨的表演后,压轴的活动就是批斗,在一次批斗会上,王父见到了那天批斗的主角,那人便是王父的以前的团长左松。

    左松年少有为,年轻时候留学过,学成回来报效祖国,但就是这留学的经历让他被打成了资本主义派来的卧底,毫无疑问的被当成潜伏在人民群众中间的反动派。

    这时的红色运动已经从文斗发展到了武斗,如今左松原本挺拔桀骜的样子荡然无存,他满身是伤,佝偻着背,苍老到王父险些认不出来。左松平时住牛棚,生活就是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只要一有批斗大会,左松就成反面代表被拉出来游街挨打,不知道在哪次的批斗大会上,甚至还被人剃了阴阳头。

    在看到左松已经被打的吐血的时候,王父怒的站了起来,高喊了一声住手。话音刚落,几乎所有的目光就都齐刷刷愤怒的集中在他的身上。王父被这些眼神直接镇到,只要他替左松说一句好话,马上就成了资本主义的走狗,他这时冷静了一些,当时汗就下来了,急中生智的高喊“不能这么轻易的让他死了,要让他活着受到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唾弃,打倒资本主义。”王父握紧拳头高呼!

    台下一听,果然有理,就这样,左松那天逃过了一劫。

    之后的那些年,王父总是偷偷给他送吃的喝的,还有药品和塞了棉花的冬衣,让左松终于活过最艰苦的岁月。

    四人帮被打倒之后,左松平反了,平地一声雷,牛棚帮主成了首长。左松一直感念于王父的救命之恩,当年他住牛棚时候曾经和王父约定,如果有一天能平反,就和王父做个儿女亲家,王父本来觉得现在的家境配不上左家,但左松坚持要让王又晴当儿媳妇。

    左松的儿子名叫左俊毅比王又晴大五岁,现在已经二十三了,比起左松来,左俊毅更是年少有为,他一来有老爸护航,二来也真的是有才干,只这么年轻就一直升到了海军陆战队一线部队的连长了,脑门明晃晃的上写着三个大字,金龟婿。

    左家把王又晴当亲闺女,但王又晴十分不想嫁左俊毅。七十年代时候少女的梦想是嫁军人,但八十年代的时候少女的梦想是诗人。

    八十年代,所有年轻人都为诗歌疯狂着,诗人在这个时候相当于后世的天皇巨星,如果发表演讲,那必定是整个会场爆满,外面还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

    在这个为了诗歌文学狂热的年代,王又晴是个充满了幻想的少女,她的梦中情人是个忧郁男子,为她吟诵着北岛的诗歌,他们手牵手浪迹天涯,追逐着夕阳。可现实是左俊毅是一个十天半月也不能回家的武夫,训练的一身肌肉,可能和她能有的唯一话题就是今天吃啥。

    吃啥?俗气!就不能有点精神层面的追求吗?(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