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六十八章黑包子的末世幸福生活(2)

第六十八章黑包子的末世幸福生活(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天,楚诗诗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把草根,她发现唐烨正在煮一包泡面,家里已经断粮好几天了,怎么会有食物。楚诗诗再去看儿子,发现到处也找不到儿子的踪影。

    楚诗诗预感到事情的不对,发疯的逼问唐烨,起初唐烨还吞吞吐吐,后来也是被楚诗诗问的烦了,恼羞成怒的告诉楚诗诗,孩子已经和隔壁别墅的人换泡面了。而且他的逻辑是,反正孩子也要死了,不如有点剩余价值,他自己虎毒不食子下不去手,换点泡面也能让一家人活命。

    楚诗诗拼命的跑出去找孩子,等到的时候发现,这一家禽兽正在煮孩子的一条胳膊。

    楚诗诗是怎么死的七月并不知道,因为看到这个画面之后,楚诗诗就疯了。

    楚诗诗憎恨唐家,同时也憎恨自己,若不是她放唐家这群人进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她并没有强制要求七月报复唐家,她只想自己孩子能平安的在末世活下去,让七月守护着他,替她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七月叹了口气,张开眼睛。

    末世,对于七月来说是历史上的故事,她虽然听过无数末世时候悲惨的事情,但还是第一次这样直观的面对。以前委托者没有要求的事情七月是不会多管闲事的,但是对于唐家,七月心中有深深的厌恶,在不影响任务的前提下,七月很愿意让他们血债血偿。

    七月接受完剧情后张开眼睛,阳光从大落地窗照射进来,柔和的洒满了整个房间。房间里是欧式的装潢,米色的墙纸,白色的家具,各种小摆设在显示着女主人的喜好和品位。

    不过,对于这些东西七月完全不在意,在她看来,末世时候这种摆设毫无意义,这种玻璃的落地窗户完全就是找死。

    也幸好这个别墅群人烟稀少,不然即便僵尸不闯进来,也会有人敲碎玻璃进来抢掠一空。

    现在离记忆中的末世还有三个月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七月准备一下了。

    楚诗诗的儿子随她的姓,名字叫楚唐,小名叫糖糖,已经是个五岁大的小包子了,现在正在上幼儿园。七月看了眼手表,离他放学还有两个小时,于是七月收拾了一下钱包钥匙,开车去了市内。

    七月先找了个房屋中介公司,打算把现在住的别墅出售,因为是急售,七月要价也特别便宜,房产公司很高兴来了这么个冤大头,向七月保证,一个星期内肯定卖出去。

    七月之所以把房卖了是因为那房子太脆弱了,四面的大落地玻璃窗,现在治安好没事,等末世一来,那房子完全就是个罐头,想吃里面肉的时候,谁都能拧开。在七月看来,就是楚诗诗不把唐家那群人放进来她也活不了多久,末世刚开始可能人们还能有点理智,毕竟不可能是个人就能拿起刀子就砍人,拎起枪来就敢开的。可是当人类受到饥饿死亡威胁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了。起初可能是抢劫,接着就是强.暴,吃人的事情开始出现。各朝各代易子而食的事情多的是。

    这是七月卖房子的原因之一。

    其二是因为唐烨末世后一定会找到这里来,虽然七月不怕他,但他毕竟是糖糖的亲生父亲,七月怕自己忍不住弄死那家人渣。唐家人自己是要报复,但七月不想糖糖第一个看的死人是自己的亲人。

    从房屋中介公司出来之后,七月又找了家理发店,她要把已经齐腰的长发剪成短发。

    “美女,你真的要剪啊,这么好的头发多可惜。”发型师听七月要剪短捏着头发看了又看,不舍得下剪刀。

    楚诗诗的头发十分的漂亮,看起来好像黑缎子一样,衬着她巴掌大的小脸楚楚可怜。楚诗诗自然是个美女,不然也不会被唐烨看上,她的长相和她的性格一样柔弱,看起来就是女人最讨厌的小白莲花类型的。

    这回的任务也不是要成什么第一美女,七月毫不客气的要求剪短,而且越短越好。

    发型师见七月执意,于是十分惋惜的下的剪刀,发丝随着剪刀声落在地面上。

    末世的这段历史七月随着风婉婉旁听过,据七月的了解,末世的时候,头发是很危险的,在和僵尸的战斗中,很容易就被它无意识的握到,像她现在长度的头发,一抓一个准,七月可不打算为了这个挂掉,那就真是倒霉催的了。更何况,末世的水十分珍贵,别说洗头发了,喝都不够。

    美女就是美女,短发依然美女,七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比长发时候多了几分干练俏皮。

    付完钱后,七月开车到小包子糖糖幼儿园的门口,正好是放学的时候,一群群小孩子都跑了出来,但七月等了半天,小孩子都走光了糖糖还没有出来。

    七月进了教室,教室里空荡荡的,七月四下环视了一下,见只有一个小孩站在角落里哭。

    “糖糖!”七月喊了一声。

    小孩子抬起头,见是七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妈妈”糖糖哭着扑到七月的怀里。

    七月感觉眼睛酸涩,糖糖不是她的孩子,但他和这个身体却是血脉相连,人类对于孩子的感情是最深的,何况是楚诗诗这种连最后执念都是孩子的母亲,孩子一哭,七月感觉心里很难受。

    七月抱起糖糖,掏出包里的面巾纸托起他的脸想帮他擦眼泪,可是糖糖抬起头,七月却看见,他的额头上一块青,嘴角也破了一块。

    七月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和妈妈说,为什么受伤了?”七月皱眉问道,这种伤痕明显是被人打的,七月一下子心就揪了起来。

    糖糖抽泣着看着七月,眼神因为七月的脸色有些害怕和游移,他长的很像楚诗诗,软萌可爱,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好像两把小扇子似的,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衬衫,和有小熊图案的牛仔背袋裤,软软的头发有着蓬松的卷,这样的表情萌的七月一脸血。

    他嘟着小脸,偷偷看了七月几眼然后说道“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和别人打架了。”

    七月一愣,随即想起来委托者的记忆,楚诗诗是个包子,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又成了小三,所以十分的软弱自卑。糖糖因为他私生子的身份在幼儿园经常受欺负,可是楚诗诗这个包子根本不敢反抗,居然每次糖糖挨打后反而训斥糖糖,带着他到处给人家道歉。

    七月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同时她心中涌起一阵怒火,一把抱起了糖糖。

    “我的儿子居然有人敢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七月咬牙切齿的说道,丝毫没意识到抱着的是别人的儿子,一看到糖糖受的伤,七月就怒火中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