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十一章百乐门的舞女(完)

第十一章百乐门的舞女(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件事更加激化了李玉丰和李跃儿的矛盾,李跃儿本来还指望李玉丰有出息,于是之前还忍气吞声。可现在李玉丰彻底没指望了,更不对他客气,钱也不往家里拿,十几天不露面,回来一趟也是对李玉丰各种嘲笑。

    李玉丰本来就对李敏儿总是动手打骂的,现在李跃儿如此,他一气之下把李跃儿狠狠的打了一顿,在扭打的时候,李跃儿的脸被地上的铁丝划伤了,李跃儿现在恨李玉丰入骨。

    她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脸了,虽然后来伤口好了,但还是留下了伤疤。李跃儿见自己这样了,李母竟然半点都没有责怪儿子,反而是教训了她一顿,更是寒了心。

    她找了个勾搭在一起的混混,趁李玉丰外出的时候把他拖到巷子里狠狠的打了一顿,李玉丰的腿被打折了。而李跃儿从此以后搬了出去,和那个混混住在了一起。

    七月有一次在街上见到了李跃儿,仅仅半年的时间,她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早以没有当时抱着衣服小白兔似的样子了。她正为了几块钱,拉着嫖客大哭大闹,旁边站着和她同居的混混。

    李跃儿也看到了七月,不再顾那个嫖客撕扯,对着七月破口大骂起来,甚至还要上前来打七月,却被旁边的混混拉回去扇了一巴掌。混混点头哈腰的给七月陪了半天的不是,七月可是百乐门的台柱子,他这种小混混是得罪不起的。

    七月刚弹完一首曲子,就有几个花篮送了上来。七月庆幸百乐门是个大的舞厅,即便是她现在火了,虽然有几个算是大人物的对她表示好感,但都颇有身份,到没有强行对她怎样,她现在还年轻,舞厅觉得她这种形象很好,所以格外保护。

    七月在后台换好衣服,卸妆后打算离开,一个门房的人跑进来低声说道“敏姐,外面有个女人,说是您的母亲。”

    “噢?”七月沉思了一下,然后笑道“你让她等一会吧,顺便把小亮子给我叫进来。”门房点头答应,又说了几句奉承话,见七月也不理会他,于是就退出去了。

    “敏姐,你找我!”小亮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七月见小亮子一脑门的汗,于是递给他块毛巾道“急什么。”

    “敏姐叫我,我就是在天边了也马上赶过来啊!”小亮子一边擦脸,一边嘿嘿笑着道。

    “上次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七月没在意他的讨好,直接问道正题。

    七月前些日子就让小亮子找赌场的小流氓勾着李玉丰去赌博,若是往日李玉丰不会去,毕竟他一直自命清高。但现在李玉丰被开除了,又断了腿,正失意的时候呢,想勾他不学好易如反掌。

    小亮子也发现七月不太爱说话,所以也言归正传的道“办是办好了,他已经欠赌场不少钱了,可是这么一来房子可真就真押给赌场了,敏姐,那可是你家的房子啊!”

    “那不是我家!”七月只淡淡的说道“我就是要他们一干二净,告诉赌场不用客气,钱我也分文不要。”

    小亮子打了个冷战,要不说最毒妇人心呢!不过他倒是没同情心泛滥,做他这行的,手上哪个没几分脏事,他唯一奇怪的就是为什么对自己家下手,而且好像深仇大恨似的。

    但小亮子是聪明人,不该问的从来不问,七月对他这点很满意。

    七月下班时候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又故意从后面买办的门出去。李母在门口等了又等,也不见七月出来,她今天特意穿的单薄破旧,一来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可怜,七月如果和她和好最好,如果七月对她不理睬,她就哭闹,让大家看看七月不孝,逼她就范。

    李玉丰最近欠了一大笔赌债,她走投无路,只能来找七月。李母已经找了街坊的徐姐帮她找个人把七月嫁了,徐姐是个中人,平时就是做这些接缝之类的活计。徐姐帮她找了个有钱商人,听说李母的女儿竟然是百乐门台柱,对方一口答应,只有七月给他做姨太太,他就帮李玉丰还债。

    李母等了几个小时,也不见七月出来,去门房一问,对方说敏儿小姐已经走了,把李母气的半死。七月说让她等,她就傻乎乎的等着,没想到竟然放她鸽子,白在寒风里几个小时。

    李母冻的脸又青又白,问门房七月住哪,门房摇头不知,再问就被打了出来。

    李母哆哆嗦嗦的往回走,走进一个胡同的时候,一桶水就从楼上泼了下来,李母从头到脚被淋个透心凉,再一闻,居然是饭店的泔水,又是冷又是恶心,头上还挂着馊了的面条,李母趴在旁边就吐了起来。

    泼李母的是七月,她找人监视着李母,自然知道李母的打算,七月感觉身体里的李敏儿气的发抖,李母找的人是个布商,出了名的好色,小老婆十几个,大老婆又心狠手辣,家里死于非命的女人很多,但凡多打听打听就能知道,而李母竟然直接要把女儿卖给这样的人。

    也幸好七月受百乐门庇护,李母并没有说和七月的关系有多不好,只说女儿性子傲,不太愿意,需要点时间,对方又不敢把七月怎么样,就让李母来劝说。

    李母冻了一晚上,再被水一泼,回家的时候衣服都结冰了,第二天就病倒了。七月又让人给李母联系的商人送信,说她早已经登报跟李母断绝关系了,所以李家有什么事情,和她概不相干。

    对方气的半死,他已经给李母一些钱做定金了,竟然没想到居然骗到了他的头上,他不敢去找七月麻烦,于是把气都出在了李家头上,让人把李家砸了个稀巴烂。

    祸不单行,李家刚被砸,赌场的人就讨债上门,再不还钱,就把李玉丰的手砍了,李母心疼儿子,虽然万般不愿意,但只能答应对方要求,拿房子抵债。

    七月陆续从小亮子那知道李家人的消息,李玉丰还是好赌,但凡沾了赌的人很少能有戒了的,他现在除了赌钱就是喝酒,每天无所事事,又因为偷东西,经常被人打个半死。

    李母后来又来找了七月很多回,但七月都避而不见,最后李母也知道七月的态度,不再来了。她现在每天给人洗衣服,做些杂货,养活李玉丰,但经常因为李玉丰要钱,她不给,被李玉丰打。而李跃儿过的也不好,她和混混同居后怀了几次孩子,都打掉了,后来又学会抽大烟,为了大烟钱,什么都肯做。

    七月觉得这样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可能他们永远也不明白李敏儿为什么变了,为什么这么对他们。不过他们终于感受到李敏儿受到的苦了。

    这时候,七岁感觉身体里一阵释然,原主的怨恨散去了,自己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任务结束后是可以选择留下来或者回去的,但是留下来是要支付一百经验值,七月没有经验值,虽然她还是很想在这个世界里多学一些东西,但无奈囊中羞涩啊!

    七月一阵恍惚,回到了空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