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自嘲 新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自嘲 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色能量灿若星光,流水般涌进我的左臂。

    不少玄幻小说曾介绍过传功,又或者传能量之时的感受,不是撕心裂肺的剧痛,就是遍体暖烘烘热乎乎的舒适感,要么就是觉得全身充满了澎湃的力量,举手抬足间仿佛能引爆空气。

    然而此时此刻,被金色能量源源不断灌输的我,却没有半点异样感,纯粹好像在看一场全息投影光电特效。

    什么疼啊,热啊,力量啊,统统不存在。

    我很纳闷,是玄幻小说里胡说八道,还是巴卡尔的能量传输实际上只是一场光电特效的骗局。

    正狐疑间,只见巴卡尔目光凝重的吐了口气,同时停止了能量传输。

    “有得到什么线索吗?”我问。

    他目光复杂的摇了摇头,自嘲道:“我简直太蠢了......”

    “您怎能妄自菲薄?”不论原因,处于朋友的立场,我安慰他道:“你可是龙族之主,拥有最高的智慧,如果连你都认为自己蠢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聪明人吗?”

    “不,我真的很蠢”巴卡尔没有接受我的安慰,他苦笑道:“我竟然试图用龙族的力量,窥探妖精的身体,这就好像一只蠹虫,扬言要以身饲龙,喂饱一头饥饿的巨龙那般无知,那般愚蠢!”

    一头......为什么巴卡尔形容自己的族人也要用‘一头’‘两头’这样的量词?

    他难道不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吗?

    显然,巴卡尔并没察觉到自己用词的不当之处,他仍旧沉浸在深深的自嘲中。

    “好吧”我无奈的摊摊手:“你的确做了一件蠢事,但这并不重要,告诉我,我的朋友,你是否感知到活跃在我体内的黑色噩梦?”

    “是的,我感知到了。”

    提及黑色噩梦,巴卡尔瞬间恢复了状态,他沉声道:“我感知到黑色噩梦已屈服于你的血脉,成为你予取予夺的强大能源,只是......你的血脉似乎有些排斥它。”

    “哈?我的血脉排斥黑色噩梦?真的假的啊!”

    “是真的,绝不会错,我观察到黑色噩梦在你血脉之中的地位,介于半营养半杂质之间,它们就像一群没有自由,没有地位的奴隶,俯首听命的跪伏在地,时刻期待被你的血脉选中,并甘愿奉献自己的一切,只为成为你血脉的一部分。”

    说到这儿,巴卡尔再度陷入自嘲。

    他一个劲儿强调,被他视若珍宝,视若复仇大计的最关键物质,竟然会被无情的嫌弃,这打击仅次于他察觉到天族人中绝大部分一群不可教化的笨蛋,令他既颓废又难过。

    “好了好了,您是龙族的君主,身为君主,不该这么脆弱啊”我连声安慰他道:“你不能把眼光放在妖精和精灵这两个物种身上,想想其他生物,譬如说魔界,在比如说其它的外星种族,哪一个血统会比你龙族更高贵?”

    “这倒是”巴卡尔再次恢复了些神采:“龙族血统之高贵,是除了伟大的意志的宠儿以外,最高贵,最强大的!”

    “在这茫茫宇宙之中,真正能阻挠住我脚步的,除了伟大的意志的宠儿以外,就只有寥寥十几个,可他们,却也不是无法战胜的存在!”

    “他们都有各自的弱点,之所以没能击败他们,只是我没能找出他们的弱点所在......”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瞥了我眼,语调突然弱了几分:“我相信,只要龙族足够强大,除了伟大的意志的宠儿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够与我等匹敌!”

    看样子这次的打击的确不小,就连一向霸道的个人宣言,都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暴龙王·巴卡尔爆棚的自信心受到了无情的挫折,这对他而言,或许恍若噩梦一场,但对我而言,却并非坏事一件。

    要知道,巴卡尔的自信心越强,我的劝说就越显得微不足道,与之相反的,巴卡尔的自信心越弱,我的话的说服力就越明显。

    此伏彼起,二者不可兼得。

    于是借着这个机会,我把吸收黑色噩梦之后的后遗症,统统向暴龙王·巴卡尔讲了出来,并一再告诫他,能不碰,最好不要碰那玩意儿,如果非要碰的话,选个荒凉无人的星球,可劲儿折腾,等把那股子杀意与怨气发泄干净了,再理智的率军复仇。

    自信心遭到无情打击的巴卡尔,当场便认同了我的劝言,并表示他会在食用黑色噩梦之前,反复进行临床试验,直到获得最准确的实验结果以后,才会找颗死星,进行最终的自我试验。

    临别之际,我附在巴卡尔耳边,鸟悄的说了几句话,巴卡尔听罢,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同时还问了我一句:“真要这样做?你不怕会成为和风大陆公敌?”

    “怕有什么用?”我叹息道:“成为公敌,总比成为废物要好,要是这事儿没办好,我怕是很长时间都难抬起头了。”

    暴龙王·巴卡尔发出一声朗笑:“在这件事情上,你这小家伙还挺对我脾气,说的没错,如果把摆在眼前的尊严和未来不可知的威胁放到一起,我也会选择尊严。”

    “嘿嘿”我笑着拍拍巴卡尔的鸟背,道:“好了,既然达成一致,希望您不要食言。”

    “哼,我暴龙王·巴卡尔,何曾失过言!”巴卡尔骄傲道:“龙族尊重承诺,一旦答应,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言罢,金光一闪,巴卡尔退场,塞仑重新归来。

    归来之后的塞仑,连话都没说,就扑通一声摔地上了,张着大嘴喘着气,吐着舌头直哼哼:“哈,哈,累......可累死本龙了,告,告诉我,这期间,到底发生了哪些事?”

    蹲在地上,我把自塞仑被附体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讲给它听。

    塞仑虚弱的脸上,立马浮现出崇拜的光芒:“啊!不愧是我主!竟能把这副躯体驾驭到那种程度!啊啊!能被我主驾驭战斗,这简直是我龙生最大的荣耀!我主万岁!伟大的暴龙王·巴卡尔万岁!”

    “喂,我说,你这不是在咒你家主子吗?”我及时出言,打断塞仑。

    塞仑一脸问号。

    “你家主子少说已经活了数亿年,你竟然咒他万岁?你该不会觉得你家主子其实早在好几亿年前就该入土为安了?”

    塞仑一脸惊恐,仓皇四顾,唯恐巴卡尔的意志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教训它这只大逆不道的后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