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 第九百二十三章 笑谈人生

第九百二十三章 笑谈人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孩子的玩闹,挺有趣的,唐飞想到那些事,也是笑道:“老婆,你小时候玩过那种攻城的游戏吗?”

    “攻城,什么啊?”陆雨晴听不懂,她怎么可能那么野玩那个,那个是男孩子玩的多,而且是一群男孩子打闹的时候玩,就陆雨晴这种大小姐,懂个鬼。

    不过杨颖听了,倒是笑道:“小时候看老家的孩子玩啊!不过我们女孩子,都是跳绳的,不会跟你们男孩子那样撞来撞去的,而且女孩子也撞不过你们。”

    “嘿嘿……姐姐,我小时候也不会玩,不过我哥哥玩那个好厉害,我经常在边上看他们玩的,特别是夏天傍晚,一群孩子你追我逐的,我老家,是一个大屋,就是以前的老地主,盖了一个大房子,很大的那种房子分给后代,但是后来土改嘛,地主的房子就被强行的分给别人了,我爷爷就是个老长工,一直给那家地主打工的,后来土改了,就分了房子,而以前的那个地主,自己的房子都分掉了,他自己只有那么一点了。”

    “那后来,地主不会要回来吗?”陆雨晴好奇的问道。

    “还要回来?他敢吗?那时候,*的那个时候,斗的厉害,他都生怕别人斗他,还要房子啊!他做什么事不积极了,就怕相亲们拿他去批斗,还敢要房子,他是不要命了哦!”

    “……!”

    陆雨晴好像是不懂那些历史,唐飞小时候家里穷,听长辈说过很多,唐飞边走,也是边笑道:“我小时候,农村那边都很穷的,也没电视可以看的,到了夏天,就搬个凉席,到院子里,一群人围着那聊天,然后我爷爷他们呢,也跟我讲以前的故事,不是什么鬼故事,就是过去的一些事,那时候,我才四五岁吧!而且那时候,很多孩子,用个玻璃瓶,去抓萤火虫玩。”

    “不过到了七岁的时候,老家那边,就有黑白电视了,我特别记得,我大姨是嫁到镇上了的,第一次跟我爸爸妈妈去大姨家拜年,看到镇上的繁华,好羡慕啊!感觉自己见了大世面,去了镇上,好开心,哎……现在回到老家,再回镇上,那小镇,感觉好破烂,还不如江宁市区的一个小巷子呢!”

    “咯咯……改革开放这些年,发展快,肯定变化快啊!”杨颖也是笑着回答道。

    “还好吧!其实说快也不快啦!唐太宗实行贞观之治,也没多少年,当年日本战败,复兴经济,也没多少年,其实中国也开放了不少年了,这发展速度,也不算好快!毕竟有挺多事,从政治家的角度来说,还是不怎么好的,有挺多文化缺陷的,这些缺陷,注定了发展上,会有蛮多漏洞的。”

    唐飞回头,看看姐姐跟陆雨晴,尴尬的笑了笑,“可惜啊,我管不着啊,要不然,三年的时间,我就能让一个国家复兴,给我做,三年就够了,给别人,三十年的时间都不够。”

    “三年,有那么快吗?”陆雨晴也难以置信的道。

    “够了,当年德国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导致的经济奔溃,几百万人全部失业,可是,别人说的那个恶魔,三年的时间就解决问题了!三年,够了!”唐飞笑哈哈的说着,其实也是无聊,跟老婆说说实话,反正自己这辈子,也管不着那个,除了跟老婆瞎唠叨,也没什么用,心里的事,跟老婆说说,挺舒畅的,反正跟自己最爱的人,也没什么秘密,想说什么说什么,心里的事,一吐为快嘛!

    “姐姐,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知道人的大脑是如何认知的吗?政治那东西,代表的就是智慧,人的智慧,是有深度的,一个政治家,是要懂认知深度才行的,这就是远见。”

    街道边的人行道上,人不是很多,这边茶楼,也不在步行街那,步行街的人会很拥挤,而这边,行人不少,但是人行道上,拥挤这次词,就用不上了。

    看着天空,唐飞又滔滔不绝的道:“人的认知,就像别人说的,从物质,性格,人格,心里,一层层递进,是有层次的,而一般人,能看到的只是表面的物质得失,其实呢,一个国家人性认知不行,就会跟动物那样,为了食物,天天抢夺差不多,没远见的,老婆,我不是说,彭成那种人,也挺聪明的嘛?肤浅的人,就跟他那样,他的聪明,是没深度的,这种人,人格、心灵会很差,做事,就跟动物那样,为了眼前的利益,不择手段,而一个国家的人很多都这样,很多事就会反反复复,相互算计,看上去很多人非常忙,天天在忙碌,事实,他们做事的效率非常低的。”

    唐飞古怪的说了些奇怪的话,也不管老婆听不听的懂,反正心思嘛,不跟姐姐跟陆雨晴说,还能跟谁说,心里的话,不吐不快。

    也许是笑谈人生,也许是笑看风云,唐飞又笑哈哈的道:“其实呢,对一个国家来说,法律能改变的,是物质得失,政府的责任意识,原则意识,是人格文化,就像当年的曹操,他知道刘备是一个劲敌,但是刘备投降他的时候,就是不能杀,这就是一个领袖对政府的原则的认识,这是关乎到一个国家的人格问题,而像孙中山先生谈的三民主义,是国家的信仰,这个就是心灵的认知,法律关乎的是国家的物质交流,政府的责任、道义,关乎的国家要遵循的人格,国家的信仰,关乎的是这个国家整体要坚守的心灵方向,一个国家这些东西都非常好的时候,其实发展非常快的,因为这个国家的人,做事会很容易配合,非常的自觉,做人做事的方向性会非常好,而失去这些的时候,就跟社会上,很多人没道德,自私自利,相互算计差不多,会非常麻烦,会浪费相当想相当多的社会资源,甚至社会要浪费非常多资源养一些闲人,这样会导致严重的物质流通不畅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