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六九零章 福禄何须外求 真的是个狠人

第六九零章 福禄何须外求 真的是个狠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北海有妖第六九零章福禄何须外求真的是个狠人李元丰雷霆下击,轰然炸响,背后十八道眸光睁开,惨绿一片,望向福禄寿三星,毫不掩饰的杀机铺天盖地,恍若实质。

    怪异而难听的鬼车啼鸣激荡,扭曲时空。

    刚一动手,就不可阻挡。

    “妖孽!”

    福禄寿三星作为有名的福德仙人,极少和人动手,可并不是说明他们不会斗法,只见福星断喝一声后,用手一指,自顶门升起画卷,赤雅编书,黄衫说剑,字字澄明,珠珠圆润,蕴含福德,灿然生金。

    福德出,光明现,邪魔难浸。

    可这样的神通,只能够抵挡无形的妖气,而具现化的力量无法阻止,不过在场的不止福星一个人,寿星微从容出列,眉心之上,激射出千百的毫光,向上卷托,再有三五丈,有一柄如意,柄端花纹古朴,向下一垂,铿锵而鸣,晕开大小不同的光轮。

    光轮上上下下,何止千万,环环相扣,组合成奇异之相,挡在天宫前。

    莫名的水响传出,隐有水光。

    寿若东海水,绵绵不绝,天下至柔。

    任何攻势打在上面,都会一波接着一波,由强烈到虚弱,最后归于平静。

    “看剑。”

    禄星在最后,踏前一步,一声清啸,看上去平和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锋芒毕露,他手一提,掌中出现一柄法剑,其薄若蝉翼,呈现黑灰色,剑身上扭扭曲曲的花纹,看上去像信笔涂鸦,弥漫着一种福禄薄穷。

    轰隆隆,

    禄星一剑斩出,浩浩荡荡向前,尚未击中,就有一种天地间所有的福禄寿全部被剥离出去,只剩下反面的局面。

    福薄灾多,寿穷死到,禄去难到,等等等等,非常凄惨。

    衰,衰,衰!

    在这一瞬间,李元丰只觉得自己衰气上头,非常难受,任何的举动都会导致灾难,甚至带来厄运和死亡。

    不得不说,福禄寿三星执掌福禄寿,这可谓是众生最希望的美好,同样的,他们也深刻洞彻这绝对美好的相反之面。

    阳极则阴,自然而成。

    福禄寿三星能够带来福禄寿,更可以剥夺人的福禄寿,让人衰神附体,诸事不利。

    “可笑!”

    对于这般鬼斧神工般的手段,李元丰并不惊讶,反而面上微有不屑,他背脊微微一张,鬼车真身中精血激荡,轰隆一声,冲霄而起,似画面展开,镇压所有。

    天光照下,能够看到,画卷之上,先是鬼车真身,九首双翅,利爪如钩,莽古凶悍,再然后,金乌虚影覆盖,火焰熊熊。

    这一下,展现出天妖道第六重洪荒异兽鬼车的气场,甚至是吞噬金乌精血后,融合金乌一族一部分气运的洪荒异兽的气场。

    人之运,简单来讲,来自于三个方面:天运,内运,外运。

    天运,生而有之的运势,有的人天生大运,顺风顺水,正是如此。

    外运,则是由于集众的运势,比如地位的提升,比如背后势力的庇护,比如下面人的拥护,反正是来源于外。

    至于内运,可谓修士最为重要的。

    内运者,不是天授,不是集众,其由修士本身的力量和底蕴镇压,最为踏实。

    天运,天授之,或可消耗,或有阶段性起伏,外运,更不用说,被外部因素影响最大,只有内运,只要修士力量和底蕴在,只会节节攀升。

    “福禄寿听上去高大上,实则最多影响外运和天运,”

    李元丰十八道眸光气冲牛斗,崩裂星辰,咄咄逼人,冷笑道:“我现在自身之运足以镇压所有,就是你能够暂时剥夺我天运和外运又能够如何?”

    李元丰和福禄寿三星的交手,声势不小,余波光晕扩散出去,惊动了一行人。只见金琼宝灵飞宫之中,金花坠地,香屑满庭,宝芝顽强生长,小鹿正在徘徊,寥寥几个羽衣高冠的修士正坐在里面,或是下棋,或是品茶,或是诵经。

    而当澎湃的气机如潮水般涌来,打在金琼宝灵飞宫上,顿时飞宫上的禁制法阵被激发,千姿百态的仙人之相浮现,烧香散华,浮空来去,日月垂光,乾坤在身,将所有余波挡在外面,化为余雪飞溅,洋洋洒洒。

    “咦,”

    金琼宝灵飞宫中地位最高的一位道人睁开眼,他长眉古绝,面白无须,腰间佩戴法剑,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包罗万象,复杂难明,承载其对规则的造诣,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惊讶,道:“极天之上,何等人在斗法,这般激烈?”

    其他人也听到动静,不约而同地停下手,其中有一个女冠轻轻一笑,道:“待妾身看一看究竟。”

    话语落下,女冠双目一凝,自其中,激射幽光森淼,莫名之气垂下,若飞鸟搭翼,口衔宝灯,倏尔亮起,以一种似缓实疾的速度照彻出远方之景。

    “这样的气机,”

    又有一道人看到神通中照出来的灿然中蕴含紫青,贵不可言,寿不可见,禄不可量的征兆,喃喃道:“好像是东海的福禄寿三星啊。”

    “有人对福禄寿三星动手?”

    女冠挑了挑好看的细眉,有点惊讶,她出身于大宗,多少知道福禄寿三星的根脚,再说了,福禄寿三星能够以福禄寿行走,在福禄寿上的造诣可想而知,和这样的人物交手,容易沾染因果,非常麻烦。

    稍一不慎,甚至会折损功德气运,得不偿失。

    福禄寿三星本来就不好惹,加之福禄寿向来与人为善,女冠已经不记得了,这三位已经多久没有和人交手斗法了。

    “看一看是谁?”

    女冠继续驭使神通,宝灯前移,要照出交手场中的景象,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大片大片的黑气横斜下来,古朴而苍莽,凶戾又暴躁,不可名状的眸子睁开,共有九个,惨绿的目光蕴含着说不出的森然,所到之处,所有的光,所有的影,所有的一切,全被腐蚀,归于虚无,无声无息。

    这一下,突如其来,又刚猛激烈,霸道强势。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景象不见,甚至连施展神通的女冠都闷哼一声,俏脸变了变。

    为首的道人皱了皱眉,看着外面尚未褪去的妖气,道:“看来福禄寿三星惹了狠人。”

    。妙书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