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三五一章 画地为牢困凶物 断锁破笼显原形

第三五一章 画地为牢困凶物 断锁破笼显原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元丰念头一起,藏在自己鬼车真身内的飞廉遗宝角风青神甲出来,先是自额头中浮现,初始之时莹莹一点,须臾之后,化为蜘蛛网般蔓延,自上而下,覆盖全身。

    甲胄正面,交错复杂而又繁茂的花纹,呈现出岁月的黑青,凝而不散,沉甸甸的,连同眼瞳都笼上一层光膜,严严实实,没有任何死角。

    再然后,头盔上长出峥嵘而又古怪的角,角高有两丈,比人的身子还长,枝枝丫丫的,似是鹿角,奇异的风缠绕,发出韵声。

    到最后,裂仙斧自然而然飞出,落在手中。

    唰,

    李元丰握紧裂仙斧修长而古朴的木头般的斧柄,扇形斧面指向前方,氤氲出青铜的光,一种莽古的气机扑面而来,呈现出鼎沸姿态,周匝余音响彻,声势浩大,道:“你们两条小龙,快束手就擒。”

    “这个,”

    敖烈看到刚刚只不过有点阴鸷的青年人摇身一变,成为仿佛自上古时代走出的大妖,甲胄罩身,手持神兵利刃,身上连绵不绝的煞气冲霄,把整个四方的天象都变得阴沉沉的,狂风暴雨呼啸,完全末世景象,不由得站直身子,攥紧腰间的法剑剑柄。

    到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面前遇到的这个家伙,不愧是敢自号为九荒大圣的大妖,实力之强,煞气之重,都远在敖不群之上。

    至于云公主,反应更大,她细眉蹙起,美眸中光彩流转,紧紧盯着李元丰分叉的长角,还有上面的花纹,感应到其气机,自己身后双翅展开,自时空中来,不停摇动。

    云公主自自身应龙血脉中发现少许信息,声音清冷,开口,道:“你身上的甲胄和神兵利刃是飞廉遗宝?”

    语气虽然听上去像疑问,但言之凿凿。

    “应龙血脉,”

    李元丰在以前和云公主相遇之时,对于出于种种原因,对自身血脉进行遮掩,尚未发现,但现在由于云公主羽翼已成,没了顾忌,不再遮掩,所以当她运功之时,应龙气息弥漫,很容易让李元丰发现确认。

    “应龙啊,”

    对于应龙,李元丰只是在典籍上看到零星的记载,毕竟这种上古的人物,自身的信息都会自然而然隐入迷雾中,神物尚且自晦,何况应龙这般人物?

    只是从寥寥的记载中,李元丰就知道,应龙虽是上古洪荒异兽出身,但他和其他洪荒异兽不太一样,且和上古圣皇有非同小可的私人交情不说,还在龙族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绝大多数洪荒异兽的血脉是很难传下来的,毕竟洪荒异兽独一无二,即使嫡亲后代的血脉都会大幅度减弱,以后会越来越稀薄,几代后就完全消散,可应龙有点不同,在后代中会有返祖迹象,是所有洪荒异兽中绝无仅有。

    看到云公主身后奇异而修长的双翅,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李元丰双瞳中惨绿之光大盛,笑出声来,道:“看来我这个龙骑士是要当定了啊。”

    “龙骑士,”

    即使云公主不知道龙骑士的不怀好意,但每个四海龙族中的人恐怕都不会喜欢这个名字,在龙族看来,龙是高贵的,是任何妖类,人类,等等等等,都比不上的,岂有坐骑之说?

    “纳命来。”

    想到这,云公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身后的双翅一展,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消失在原地,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李元丰的身后,用手一扶,自鼻窍中吐出一道光,蕴含匪夷所思的力量,画地为牢。

    是的,画地为牢。

    传说中,应龙帮大禹治水的时候,曾经以尾画地,她这一手,可见威能。

    云公主修为境界突破到真仙后,体内的应龙血脉日益增长,这一手施展出来,不带丝毫烟火气。

    李元丰置身其中,感应到四下的力量,鬼车真身中的妖力都觉得晦涩,可想而知其威能,更为重要的是,施展起来仿佛没有任何准备动作,说用就用,近乎天赋神通。

    或者真是天赋神通,也说不定。

    “这个家伙,”

    云公主一手神通控制住李元丰,可自己也并不好过,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眉头簇在一起,突突突乱跳,光洁的额头上已经见汗,鬓角微湿。

    她这一手神通,真的是来自于应龙血脉,但也不是无敌的,能够违背所有规则。

    简单来讲,她能够用一成力量,困住十成的力量,这样的比例,称得上匪夷所思都不过分,可纵然如此,她都有种吃力感。

    “看剑。”

    玉龙三太子敖烈见此,连忙出手,他手一抬,祭出一柄法剑,嘹亮的龙吟声后,径直向李元丰斩去。

    飞剑很快,只是一闪,就到了李元丰头顶,霜白的剑光照出李元丰的样子,头上的长角峥嵘而又怪异。

    叮当,

    下一刻,敖烈的法剑斩到李元丰的身上,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传出,震动四方,恍若雷霆,仔细看去,法剑砍入甲胄中,拔不出来。

    敖烈有点傻眼,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局势。

    “小白龙也不算纨绔,有把子力气。”

    李元丰笑了笑,身子一抖,法剑就飞了出去,身上的甲胄上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很快就消失不见,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

    飞廉的甲胄,可不一般,再以李元丰鬼车真身的精血洗练,更添玄妙。

    看上去锋锐不可阻挡的一剑,就这样轻飘飘被化解。

    “至于这个囚笼,”

    李元丰微微低头,眼瞳上光膜覆盖,激射出惨绿的光,在肉眼中,眼前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可在灵眼中,能够看到,弯弯曲曲似龙尾的线条纵横,交错成一个笼子,把自己关在里面,辗转腾挪都难。

    “给我开。”

    李元丰手中举起裂仙斧,毫不迟疑,一斧头劈了下去,只听一声若裂帛般的撕裂声,再然后,轰隆一下,眼前的囚笼崩裂,化为齑粉。

    轻轻松松,吃饭喝水般简单。

    “不好,我们走。”

    敖烈和云公主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的惊愕,原来自己两人真不知死活,居然招惹了这样一个恐怖的人物,这一下,恐怕得是真仙最顶尖的存在了。

    甚至只看力量,连天仙都能够掰一掰腕子。

    对上这样的人物,他们两个绑在一起,都不是对手!

    “刚才对方是猫戏老鼠?”

    想到李元丰的磨磨唧唧,敖烈有一种荒谬和耻辱的念头,可这个时候,来不及多想,只能尽快溜之大吉。

    “我龙骑士还没有做,你就想走?”

    两人想走,李元丰可不答应,他身子一扭,一拳打向身后的云公主,把她打的大叫一声,现出原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