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 > 第186章 王爷必须死(26)

第186章 王爷必须死(2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安嫔反手又是一巴掌煽在他脸上。

    她脸色一冷,眼神透着一丝堪比毒蛇的阴冷,“只顾儿女情长的废物,我是这样教导你的吗?!你身上流淌着卫氏一族的血脉,你必须承担起该有的责任!等你坐拥了江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给我听好了,立刻稳住凌清九,让她求凌一白找狗皇帝,还你的王位与自由!”

    凤长荣惨然一笑,硬生生地挨了她一巴掌。

    他的脸被打偏到一旁,而他却像无知无觉,保持着被打偏脸的姿势。

    这一刻,母妃不仅颠覆了他印象中的模样,他一直以为母妃跟宫中其他女人不一样,她柔柔弱弱,温柔似水,因为娘家不显,再加上她不受宠,在后宫中的存在感不强。

    直到今日,他才发现他从未看清过她。

    她就是潜伏在阴沟里的老鼠,内心阴暗,为了她所谓的前朝大业,就连他的幸福都可以牺牲,口口声声为他好,她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光复前朝,他只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

    不受父皇宠爱,恐怕这才是她想要的吧?

    她一心光复前朝,又怎会想要父皇的宠爱?

    他以前有多怜惜她,此刻就有多轻视自己。

    凤长荣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就算被她如此对待,他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声音轻到只剩一股气了,“母妃……你生下我,就是为了让卫氏一族的血脉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吗?就算我体内有卫氏一族的血脉那又如何?我是凤家的子孙!我姓凤,名长荣!”

    “啪”

    又是一巴掌煽在他脸上。

    安嫔训斥道:“你闭嘴!”

    凤长荣的心已经冷了,他抹了下脸,红着眼睛道:“母妃,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今日之事,我不会告诉父皇。你害死我心爱之人,我无法原谅你,也无法原谅我自己。如果可以,我恨不能自己不是你生的,我宁可不生在帝王家,只要能和雪儿共度一世,我就满足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一眼都不看她。

    安嫔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孽子!站住!”

    凤长荣一脸颓然。

    他无视了那道声音,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为何要傻傻的把你当母亲?!

    这辈子就这样了,你给了我生命,我还命还给你就是了!

    凤长荣心里很清楚,安嫔能在后宫潜伏二十多年,她背后的势力绝不会小,就连凌清九要嫁给他也是她的手笔,早晚有一天她会和圣元帝对上,天阙王朝只会是凤家的江山。

    他不会拆穿她,一旦拆穿,父皇不会放过她的。

    但他可以死,等他一死,她所有的计划都全盘落空!

    呵,就算他活着,被她背后的势力推上皇位,也不过是他们手里的傀儡。与其这样,倒不如自行了断,断了他们的后路,他倒想看看,没有他这个凤家子孙,他们还能成什么气候!

    直接造反?问题是他们手里有兵马吗?!

    就算有,也只是蜉蝣撼树,根本不成气候!

    煽动民心?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凤氏一族乃众望所归。

    他既是他们的棋子,也是他们最重要的底牌,等他死了,二十多年的谋划落空,安嫔一定会疯吧?毁了他的幸福,又害死他心爱之人,怎能不付出代价?!

    离开容成殿,凤长荣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走在阳光下,看着地上被拉长的影子,他动了动唇,无声道:雪儿,你走慢些,黄泉路上太冷,我陪着你一块走。等我安顿好我们的孩子,就去陪你。生不能到老,死后再成双!

    来到宫门,又遇到那个御前太监。

    “三皇子,您是要出宫吗?不去见见皇上吗?”

    “是我不孝,给父皇添了诸多麻烦。等父皇原谅我了,我再来求见父皇!”说着,凤长荣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他忽然懂了,这个老太监是父皇派过来等他的。

    进宫时,他不懂父皇的用意。

    离宫时,他的心境又不一样了。

    凤长荣已经不怨圣元帝了,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圣元帝应该知道了安嫔的身份,特地派人等候在宫门,就是为了再给他一次机会。看……他这个看似无情的父皇还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可偏偏那个生他养他的人,要把他逼到绝路,可惜了,再追究已经毫无意义了!

    圣元帝知道了也好。

    安嫔毒害了颜落雪,他下不了手让她偿命,圣元帝不会放过她的!

    还有卫氏一族,一定会被父皇一网打尽的!

    回到荣王府,颜落雪已经入棺了。

    采莲院的下人为她穿了最华丽的衣裳,画上了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就像睡着了,凤长荣俯身在她额前落下一吻,满目深情地望着她,“雪儿,你走慢点,等我!”

    凤长荣又去前院看了孩子,这孩子还不知他失去了母亲。

    安抚好孩子,凤长荣就进了书房,书房中的烛火一夜未熄。

    当巡逻的官兵觉察时,已经太晚了。

    凤长荣躺在书房的软榻上,停止了呼吸。

    书桌上留着一封书信,信封上面写着“父皇亲启”,开口处还用细心的用蜡封住了,可见他心存死志,安排好后事才自尽的,只是可怜了他的孩子,那么小就失去了父母。

    凤长荣自尽的消息被封锁了,就连荣王府的下人都不知道。

    那封书信已落到圣元帝的龙案上,信中只字未提安嫔,凤长荣主动承认了纵马伤人的过错,在信中向圣元帝认罪,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踩死了三个百姓,他理应偿命。

    那薄薄的一页纸,先是认罪,很聪明的把圣元帝圈禁他,说成保护他。再向圣元帝认错,原谅他这个不孝子,从未尽过孝心,还要让父皇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然后,他又三言两语的述说了自己的遗愿。

    他的正妻之位悬空,想要扶正颜落雪,再与她合葬。

    最后,希望儿子平安长大,不求他荣华一世,但求一生平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