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一世帝尊 > 第两千二百四十章 靠不住的靠山

第两千二百四十章 靠不住的靠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哈哈哈……你们不能杀我,也不敢杀我,我是有靠山的!”辰渊大笑起来,他看到了众人表情的犹豫,还有两位上官的蹙眉。

    他以为,他吓住了凤冷雪与冷光明。

    林夙也跟着松了口气,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得意地看向所有人。

    老子贪贿弄权又如何,老子上面有人罩着,你敢怎样?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凝固,沉默。

    杀了辰渊与林夙,会得罪一位大人物,阁主眼前的红人……还敢杀吗?

    可若是不杀,布告都出去了,外面这么多人看着,骑虎难下啊……一众做下属的人,皆是都觉得为难。

    然而,凤冷雪与冷光明,却半点没有妥协的意思。

    “原本我还正想查一下,这个辰渊的举荐人与他之间的利益关系……现在看来,是真的很有必要查了。”凤冷雪淡漠地道。

    同时,她对一旁的下属道:“记好了,再加两条罪名,恐吓监察部与刑堂上官、结党营私,官官相护!”

    “是!”所有人皆是一震,负责记录的小仙子,笔尖飞快。

    “什么?”辰渊挑眉,一脸不可思议之色,“你说什么?!”

    辰渊有些不可理解,这个婆娘是不是疯了,居然敢得罪阁主跟前的红人?

    林夙也忍不住惊道:“你,你们疯了?!”

    “嗒嗒……”凤冷雪高跟的冰晶鞋,在地面叩出清脆响声,她上前看着被拎着的两人,“帝尊阁……不是不朽皇朝,你们以前那一套官僚,在这里没有用!”

    冷光明也点点头,冷喝道:“在帝尊阁,从没有法外开恩。就连阁主的亲兄弟和女儿女婿,都是前车之鉴……你还敢在这里嘶吼,说你在总阁有人?可笑!”

    在场所有人,皆是心中大震,冷笑且嘲讽地看着辰渊与林夙。

    帝尊阁不是不朽皇朝,也不是被人情世故与权力利益捆绑的世族与圣地,帝尊阁就是帝尊阁,是唯一的。

    在这里,不讲什么多余的,只讲《帝尊阁戒令》与《修士行为守则》。

    所有敢以身试法的人,现在都凉了。

    别说是在总阁有人了,就算是在阁主枕边有人,也没用。

    帝尊阁,或许不是最公平的地方,但一定是最讲规矩与原则的地方,有些底线不能触碰。

    “……呼……”辰渊与林夙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慌,方才瞬间的冷静,又没了。

    他们此前是某个不朽皇朝的人,削尖了脑袋来到了帝尊阁做了个公务员,以为在总阁有靠山,便可以为所欲为做个土皇帝。

    没想到一朝东窗事发,他们最大的依仗,在凤冷雪与冷光明眼中,一钱不值。

    “我的靠山,可是一位副阁主!”辰渊咬牙,死到临头,必须要将底牌掀开了,不然注定凉凉。

    “哦?”凤冷雪意外,“方才读取你的记忆时,却没发现这些,看来你藏得很深啊。”

    修行秘诀无数,修士想要隐藏自己的记忆,有的是办法,并不是搜魂一定都能看个透彻的。

    “哪位副阁主?”冷光明哂笑,觉得辰渊与林夙,活脱脱是两个蠢蛋。

    可其他人听了,却全然不是滋味,连副阁主都开始贪念权与利了吗……

    辰渊不肯再说,他当然不傻。

    “除非你的靠山是阁主,否则今天你还是得死。”凤冷雪冷笑道。

    “你……”林夙大惊,“你们是不是没听清?他说我们的靠山是一位副阁主……副阁主!”

    副阁主什么意思?意味着,在帝尊阁内的地位,仅次于阁主。

    一人之下,众生之上。

    当然了,这里要先刨去仙王境以上那群人。

    “听到了……”凤冷雪道,“论规矩,我杀了你们,没有人敢置喙。非要将靠山,那也可以论一论……刑堂的正堂主,也是一位副阁主,而我们监察部的最大上官,也是一位副阁主,还是阁主的妹妹、时空天帝的……亲戚……”

    她说得兴起,差点把时空天帝编排进来,不过凤冷雪心想,都有道源神眼,小果果与时空天帝应该是亲戚关系吧……左右差不了多少。

    “呃!”辰渊与林夙二人,吓得面色惨白,这……这不符合他们想象的剧本啊。

    原本以为,他们的靠山很牛了,结果人家的靠山搬出来,比他们的靠山更牛。

    连天帝都特么牵扯出来了,还敢说什么?两人吓得腿肚子抽筋。

    凤冷雪与冷光明的态度很坚决。

    不论从哪一方面讲,今天都没有人保得住你们……要讲这些歪门邪道?来嘛,这年头出来混这么好的,有几个没点背景?

    “嘿,走!”拎着辰渊的那位真仙,露出了笑颜,要将他拉上刑台去处置。

    冷光明阻止道:“先等等,得从他嘴里,得到那位副阁主的名字再杀他不迟。”

    “可是堂主……一会儿就过午时了,不是说不吉利吗?”一人轻声道。

    “我辈修行者,本就在逆天而行,信这些封建迷信?那你不要求长生得了!”冷光明斥责道。

    那位下属立刻闭嘴,心中无语地想——得,您是堂主,您说什么都有理。

    “凤道友,你以为如何?”冷光明笑看向凤冷雪,这抓人审查,是监察处的活儿,刑堂可不能轻易僭越。

    “好,就在这里,我们共同再搜一次他的元神,将犄角旮旯都挖掘出来……”凤冷雪点头,既然知道了辰渊背后是一位副阁主,她当然有职责将这人找出来。

    ……

    良久之后,前台围着刑台看戏的修行者们,都快等不及的时候,辰渊与林夙千呼万唤始出来。

    两人已经怂得,尿了裤子不说,走路都走不稳,需要被人拎着才走到了刑台旁跪着。

    台下观刑的人们,看到这一幕,皆是惊骇。

    “果然是辰渊与林夙……他们不是此地分阁的阁主和副阁主吗,怎会落到如此下场?”

    “嘿,一看这位道友,你就是跟着人潮来看戏的,没看见公告吧?这两人以权谋私,阻碍大迁移计划,昨夜被连夜缉拿审查,判了斩刑……”

    “咝……这!”不少人对帝尊阁知之不多,毕竟帝尊阁在云端,绝大部分修行者在地面。

    对他们来说,这无异于,听说一个不朽皇朝的皇主,被判了斩刑一样。

    先是震惊,然后是惊愕,再然后是佩服帝尊阁的雷厉风行,最后是幸灾乐祸与大快人心。

    “该死的家伙,若不是昨夜帝尊阁总阁来人,我们还不知道,被这两人蒙在鼓里!你们大家不知道吧,大迁移计划,根本没有名额限制,所有人都可以走……”

    “哗!”此言一出,立刻引得群情沸腾,大多数人都没看公告,都是来随人潮看戏的。

    在天海郡,帝尊阁分阁还没正式公开,大迁移计划有名额限制,但故意透露了风声出去。为的便是得到,各大豪族的贿赂,这是辰渊与林夙的好算盘。

    毕竟这里太偏僻了,相对于整个仙界来说,过于贫瘠……谁想到,总阁会突然来人呢。

    若是总阁没有人来,辰渊与林夙,只需要上报总阁,这里没有人愿意走……到时候他们跑了,留下这些不知真相的人,自生自灭。

    这也是两人的一大罪行!

    “该死的辰渊、林夙!”刑台下,围观人群中,昨夜给两人送过礼的各大豪族,也有人来观刑。

    唐家家主与龙家家主等人,气得咬牙切齿,他们可是付出了巨大代价,去贿赂两人多得迁移名额,都准备好了舍弃部分族人……玛德,万万想不到,这两人如此胆大包天,利用这个计划大肆敛财!

    而现在,他们贿赂的财物,都成了赃物被监察部的人没收了。监察处虽然没有追责他们,可他们却是实打实地,付出了太大代价。

    到头来,谁都可以走……我们不是白花钱了吗?!

    气死个人。

    此刻若不是帝尊阁的人在刑台上,当地各大豪族的人,只怕都会冲上刑台去,杀了辰渊与林夙。

    “看吧,台下的人,都恨不得你死。”打过辰渊一巴掌的真仙,也是辰渊的行刑者,站在他身旁嘲讽道。

    如辰渊这般人,不值得他尊重,临死也要恶心一下才爽。

    辰渊与林夙,都已经绝望了,因为他们的靠山被凤冷雪与冷光明得知后,两人不屑一笑。

    他们知道,那个靠山保不住他们了,且指不定,靠山也会倒。

    面对刑堂执事的嘲讽,辰渊与林夙,都已经波澜不惊了,因为他们知道死定了,没心思再仔细听他说了什么。

    只是等死的时候,特别难熬。

    抬头瞥了一眼,辰渊只希望,那铡刀锋锐一些,别一刀没杀死他还得多来几刀。

    “帝尊阁太清高了,水至清则无鱼!我先死又何妨,等你们下来陪我!”辰渊扭头,瞥了一眼扇他一巴掌的刑堂执事,冷笑道。

    刑堂的真仙执事冷笑:“你放心,会有你的同道中人,下去陪你的。如你这般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帝尊阁的伟大之处!”

    “帝尊阁的人,原本就不是为了利益而聚在一起。若没有仙王天帝们洒热血,你哪儿来的机会,趁机敛财?”

    “铮!”执事拔剑,斩断了拉起铡刀的锁链。

    “咻——”锁链断开,高高在上的铡刀,顺着轨道立斩而下。

    “噗——”仙血喷洒,淋湿了刑台与围观人群前的地面。

    作者光明草说:十二月下旬了,求花花哟,有花花的快投过来,转化为加更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