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一世帝尊 > 第两千二百三十九章 我上头有人【开更】

第两千二百三十九章 我上头有人【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日尤其热闹,这是坚壁清野计划开始的第五日。

    天海郡各大城池,一早便有帝仙降临,四处张贴了布告。

    “兄弟,那公告写的什么?我不识字。”

    “上面写,今日在天海郡天海城,会有好戏看。”

    “什么好戏?”

    “嘿嘿,去了你便知晓……”

    “咝……这公告上是真的吗?那两位落马了?”有人惊异,觉得不可思议,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大人物啊。

    “是否为真,去天海城看看不就得了?”

    ……

    在天海郡,最大的神城天海城。

    整个天海郡的修行者,几乎都闻讯赶来,在午时时分,将天海城中心广场围得水泄不通。

    在广场中央,搭起了一个高台。

    台上,横着一座铡刀,铡刀的刀头,被铁索拉起绑在了刑台旁的石柱上。

    那口铡刀,锃光瓦亮,一看就是经常使用,时常有人磨,很锋锐。

    高台上有幕布,幕布后,被捆仙索绑着的辰渊与林夙,正在凤冷雪与冷光明两人冰冷眼神中,瑟瑟发抖。

    冷光明是昨日接到监察处的消息,连夜赶来的,他现在是刑堂的人,帝尊阁规定处刑分阁阁主级别以上的人,必须要有总部刑堂与监察处的人一起在场。

    如果杀错了人,事后这监斩的两个部门,都会被惩罚,所以这是很慎重的事情。

    而辰渊与林夙——

    两人吓得快哭了,听到外间人声鼎沸,他们当然知道这里是何处。

    这是帝尊阁,在天海郡分阁的斩仙台,那口铡刀虽然不是总阁的斩仙铡刀,却也的确可以斩仙。

    作为分阁阁主与副阁主的辰渊与林夙,曾在这里亲自执行过,不少帝尊阁内的人的处刑。没想到,今日他们也被绑着捆仙索,羁押到了这里。

    昨夜太惊喜,应该说是惊吓,凤冷雪的到来令辰渊与林夙措不及防。

    他们甚至,都没有接到消息,凤冷雪直接以例行检查为理由,搜查了分阁,找到了堆砌如山礼物的那个秘境。

    接下来的事情不必多说,辰渊与林夙企图逃跑,但面对仙王境的凤冷雪,两尊真仙掀不起半点风浪,被当场镇压擒拿。

    经过半夜的审问,以及对他们元神记忆的查探,辰渊与林夙的罪名确定,擅改上令、以权谋私、阳奉阴违、贪污受贿……甚至,还想杀人灭口。

    种种罪行,皆是帝尊阁不能容忍的。凤冷雪当场就定了二人死罪,并且连夜叫来了总阁的冷光明。

    清晨一早,冷光明带着刑堂的人赶到,重审了一遍,大怒。

    判斩立决,今日便执行!

    非常时期,就不必押回总阁了,就在这里处置了,回去报备一下便是。反正他们人赃俱获,有幻空石阵盘记录的资料为证。

    “时辰到了,来人,押上去!”冷光明对身旁两位刑堂的执事命令道。

    两尊真仙上前,一人拎一个,如拎着鸡仔儿一般,便将他们提起,要走到高台幕前刑台上去。

    “等等!”辰渊还有点胆气,还没吓到话语不全。

    反观林夙,早已没了在分阁大殿中,威压群雄的气势,缩成一团怂得不行。

    “还有什么遗言?”凤冷雪淡淡地问道,看向一旁她监察处的下属,道,“都记录上。”

    “是!”那仙子点头,拿出纸笔,淡淡地瞥着辰渊。

    这些话语都会被记录,作为将来的档案证据,说不定临死前有的人可以暴露出点什么秘密来。

    林夙一双死鱼眼,紧紧盯着辰渊,满脸希冀之色。

    林夙早已陷入绝望,将所有希望放在了辰渊身上,但愿辰渊能拿得出足够的筹码,买回自己二人的性命。

    “二……二位大人!”辰渊吞了吞口水,他现在真的口干舌燥,因为他知道人头快落地了,觉得脖子都在发痒。

    “想说什么快说,错过了杀人的好时辰,便不宜杀生了。”凤冷雪冷漠的道。

    一日之间,日上当空的时候,最适合杀人,这时阳气鼎盛。错过这时刻,便不是动手的好时机了,因为杀人毕竟是罪过,会沾染阴邪血煞之气。

    午时三刻左右,最好杀人,那时候是一日之中阳气最鼎盛的时刻。

    “噗通”一声,凤冷雪与冷光明毫无防备,辰渊居然好无骨气,当着帝尊阁监察处与刑堂的人,就这么跪下了。

    “二位大人饶命啊!”辰渊一个头磕到底,似乎想将额头碰出血来,好看起来可怜兮兮,让两人可怜他而捡回一条命。

    可他忘了自己是仙境高手,这一磕头,将地面都撞裂了,他额头上皮都没破。

    这就很尴尬了。

    凤冷雪一旁,那位负责记录的女仙,开始书写起来,将辰渊每一个字都记录在案。且身旁有一人,持着幻空石阵盘,在随时记录影像资料。

    这些都将是证据。

    “饶命?”冷光明冷哼道,“当你们生出贪婪之心时,便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

    敢贪,便不要怕死。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人生的每一个决定,承受其带来的结果。不管这个决定和结果,是好是坏。

    且,这两人一查才要命,他俩并不是第一次贪贿弄权了,早有前科。

    只是一直没被查到。

    毕竟,帝尊阁分阁现在太多了,不可能让小果果带着监察处的人,到处都去看一遍所有人。

    “大人饶命,我们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放过我们……我们定当,定当尽心竭力,报达二位大人!”林夙也跪下,学着磕头磕个不停,裆下一片湿气,早就吓尿了。

    人,就算是修行者,一旦安稳下来,失去了铁血,也是会很怕死的。

    “《帝尊阁戒令》与《修士行为守则》,都在分阁正殿的墙上写着,要不要我给你们再念一遍?”冷光明丝毫不好说话,他这个人就认死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错了,必须受惩罚,否则对不起那些一直做对事情的人。

    “二位大人饶命啊,我,我愿以所有身家,换一条性命啊!……呜呜……”辰渊哭了起来。

    林夙学着,也哭了起来,毫无气节。

    不过,怎么能指望他们这样的人,还有所谓的气节呢。

    凤冷雪冷笑,看向一旁负责书写记录的女仙,道:“再加一条罪名,贿赂监察部与刑堂……”

    “啊?!”

    辰渊与林夙,吓得直哆嗦,哪有这样不通人情世故的人啊!

    “还所有身家?”刑堂的一位真仙冷笑,“尔等所犯之罪,将会抄没家产,你们一枚下品灵石都留不下,还想贿赂上官?”

    辰渊瞪眼:“不,阁内不能这般对待我等,是我们犯罪,为何要抄没家产?!”

    家产,是一家子的财产,他辰渊建立的世家与林夙世家的财产。不是他俩的。

    要是抄没了家产,辰家与林家的后世子孙,将失去先天优异资源,变成散户散修。

    一个真仙世族,就这么没了。

    “你们的家人,的确没有犯错……但他们现在享有的,也是你们贪贿弄权得来的财物,当然要抄没!”冷光明不耐地道,“废话颇多,给我拉上去斩了!”

    刑堂的两位真仙,立刻揪住辰渊与林夙后脊的捆仙索,将两人拎起来。

    “不……帝尊阁不能这么对我辰渊,我是为阁内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怎能因为区区贪贿,就要杀我?!”辰渊狰狞地呼喝,但在这幕后有阵法隔绝,他的声音传不出去。

    凤冷雪道:“你立下汗马功劳?你是平定了黑暗动乱呢,还是击杀了域外仙王?”

    “我……”辰渊语结,突然认真思考起来,他居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吹嘘倨傲的功勋。

    只是身居高位的人,都习惯自称立下汗马功劳,时间长了,他也真以为自己有底气了。

    “带出去。”冷光明一脸黑线,心想老子还没说我为仙界做了多大贡献呢,你跳出来说个屁。

    且,真以为贪贿弄权是小事,不能杀你?

    阁主的亲兄弟,也是因为这条罪名,在总阁被斩的呢。这才没几十年,就忘了前车之鉴?

    “死定了……”林夙一脸绝望,已经颓了,像个废人一样,眼眸都失去了神采。

    “不,你们不能杀我!”辰渊被拎着脖子,突然剧烈挣扎起来,但怎么也脚无法触地。

    在修为被捆仙索封印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挣脱一位真仙的手。

    “老实点儿!”拎着辰渊的刑堂真仙,早已不耐烦了,一巴掌扇过去,将辰渊打得嘴角溢血。

    然而,辰渊并没有老实,他瞪着扇他耳光的真仙,突然语气变得冷静起来:“哼……原本我还不想暴露的,是你们逼我的!”

    “嗯?”帝尊阁众人觉得有趣,凤冷雪与冷光明相视一眼,都对辰渊的话感兴趣起来,似乎此人还有底牌。

    “你们不能杀我,听着!老子在总阁,是有人的!”辰渊咬着牙,盯着凤冷雪与冷光明。

    凤冷雪与冷光明对视了一眼,而后看向那负责记录的几人,道:“都记号了,我原本就怀疑,此人在天海郡做土皇帝,总阁却无人知晓,肯定有人替他兜着……”

    “哼,如此品行之人,都能做分阁阁主,他是如何通过审核的?”冷光明冷笑,“想必,一定是有人举荐,是阁主都信任的人举荐,才会免了对他的审查。”

    早已沉默的林夙,听到凤冷雪与冷光明的话,像是活了过来,眼神重新焕发了生机。

    “光明堂主,这……还要不要杀?”听到冷光明这番话,拎着林夙的真仙,都有些惊惧起来。

    能直接与阁主对话的人,一定是阁主眼前的红人,他们能得罪吗?

    一想到自己先前,还给了辰渊一巴掌,这位真仙忍不住有点后怕起来。

    作者光明草说:刚大战过,先缓两天,再开始时光长河界的大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