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203章 罄竹难书!

第203章 罄竹难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夜,深夜。

    秦家大宅。

    秦家三杰,秦家那些外嫁出去的女儿,以及众多第三代成员全都齐聚一堂。

    偌大的主厅中。

    苍白老脸上无时不在昭显着虚弱的秦老爷子微微哆嗦着双手捧起一杯温热的参茶来喝了一口。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后,这才放眼往众多子嗣扫了过去!

    只是此时二十多号人的脸色都阴沉地能滴出水来。

    显然秦峰在凯旋宫的事儿已经传到了这些人耳里。

    秦家三杰中的老大秦江更是死死地紧咬着牙关,满脸的疯狂怒意溢于言表。

    无他,秦峰是他的儿子!

    可此时却还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

    断了五根肋骨,脊椎发生错位,腹腔出血,种种重创下看得他这个当爹的都忍不住流了好几出泪水。

    “爸,之前是小帅跟周芸,现在又到我儿秦峰,我不知道你在顾忌着什么,但我不能忍了!哪怕他秦凡的背后再强大都好,这口气,我咽不下,秦家也咽不下!秦峰如今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如果我们当没事发生的话,且不说会让世人怎么看待我秦家,就我这个当爹的,你说对得起儿子吗?能成为一个称职的爹吗!”那作势拍桌的手硬生生地止住,红着眼眶的秦江咬牙怒声低吼起来。

    “秦帅不是第一个,秦峰也不是最后一个,那个狗东西不除,秦家后患无穷!爸,凯旋宫里发生的事您老也知道,他已经放言要让秦家生不如死家破人亡了,难道您老还要等着他继续来伤害咱们秦家的人?小帅现在日渐堕落地吊着废腿躺在病床上,我媳妇周芸现在也还没能脱离病床,你知道圈子里头的人现在在暗地里都怎么看待我吗?纸老虎,哈哈,纸老虎!我秦军一生强势,现在还落个纸老虎的名号了!”

    似笑似怒,从城中村秦凡家中用爬的形式逃过一劫的秦军疯狂地抖跳着眼中那不加掩饰的怒恨之意,歇斯底里地自嘲出声。

    秦老爷子的边上,秦默然一言不发。

    秦帅不是第一个,秦峰也不是最后一个吗?

    的确,就在不久前,她差点死去了!

    差点葬身在秦凡手下了!

    但她明白秦老爷子这番召集的用意,所以没有把这些一一道出来。

    “爷爷,再喝口参茶吧!”看到秦老爷子放下茶杯,秦默然开口说了一声。

    在秦老爷子的再三嘱咐下,强忍着没有说出老爷子不久前吐血的事儿来。

    “放着先,等会再喝!”摆摆手,秦老爷子道。

    话了看向众人。

    顿了顿声,从而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吗?”

    唰-!

    一片死寂。

    在秦老的这声话中,所有人都用沉默作为了答案。

    默认了!

    “秦杰,你不说点什么吗?”秦老爷子抬头看向了秦默然的父亲秦杰道。

    “没什么好说的!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这是华夏人几千年来的行事风格!也许在秦家看来,秦凡是胆大包天狂妄放肆甚至是在找死,但在外人看来,一点毛病都没,毕竟秦家那些年里是怎么对他们的,我相信诸位都心里有数!大哥,当年你在教育局当一把手的时候,是你把秦楚的教师生涯给终结了吧,我不明白你对他们哪来那么多的恨意!

    大嫂虽然不在场,但我还是想说,当年魏疏影在区政府上班的时候,也是大嫂打着大哥你的旗号把她给弄下来的吧,说完大哥大嫂,再说二哥二嫂,秦楚魏疏影还有当时孩童岁数的秦凡,他们一家三口可没少受你们的折磨吧。

    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处处的刁难折磨,包括那些流血事件,难道不是你们干的?还有三姐四妹,你们也没少掺和吧,不仅掺和了,还一个劲地教唆自己的孩子去打骂秦凡,我就问问,在坐的诸位,还有在医院的几位,哪个敢拍心口说自己没折磨过那一家子?

    当然,我对事不对人,也不偏袒自己媳妇,耿瑞彤,事已至此,话也到了这份上,我就问你一声,你当初下过狠手,耍过阴损手段吗?”

    同样身为秦家三杰中的中流砥柱秦杰环扫着众人那阴沉着的神态,逐字逐句地把那些忍了多年的话道出,脸上那挂着嘲讽的讥笑无不都在揭露着这一大家子有多么的可恨可耻。

    “阿杰,我-!”作为秦家三嫂,作为秦杰媳妇,被自己丈夫当面这么挑出来说,当下有些挂不住地难堪出声。

    可不等她把话说出,秦杰伸手打断了她,“没必要说了,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既然当初你们敢肆无忌惮地干着一件件昧良心泯人性的事儿,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流传了几千年的箴言往往都不会是凭空捏造空穴来风!

    如果真是连叶璇跟马云斌都对他卑躬屈膝的话,那大家就只能等着被他拉清单得了!默然,过来,咱们回家!让他们好好商量是该怎么出击还是该怎么应付!秦凡不把仇恨的怒火烧到我们身上来,固然最好,要真连我们都不放过,那也没事,认命!这是秦家欠他的,欠他爸欠******,身为秦家一员,哪怕最终逃不过这一劫,那也权当给大伙抵债了!”

    又是一番长言的道出,秦杰站了身来,对着秦默然招了招手。

    “爸,我,我,我-!”支吾中,秦默然露出了挣扎之色来。

    “老三,你什么意思?到了这份上,合着整个秦家就你一个好人,我们都不是东西了?”秦军猛地一拍桌,怒吼道。

    “不至于,我也就在阐述一个我所知道所认为的事实罢了,你们认同就认同,不认同就纯当我是放屁!就这么简单!”耸耸肩,秦杰道。

    “老三,有点过份了吧!”愠怒写满在脸上,秦江沉脸阴声道。

    “默然,过来,跟我走!他们爱咋地咋地!”不置可否地摇头一笑,秦杰再次朝着秦默然招了招手。

    “咳咳-!默然,跟你爸走吧,这没你们的事了!”捂着嘴干咳一声,秦老爷子道。

    “爷爷,那你-!”

    “爷爷没事,不用担心,走吧,跟你爸走!”

    “好!”咬咬牙,秦默然选择了听从秦杰的辞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