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190章 宗师神通!

第190章 宗师神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蓝眼狼死去二十四小时后。

    消息爆发了!

    当由国防跟外教在国际上披露出了蓝眼狼葬身于华夏的消息那一刻起。

    整个世界都猛为一震!

    蓝眼狼死了?

    死在华夏了?

    这消息一出,顿时无数国家都在第一时间向华夏询问了是否真实可靠!

    然而在华夏方面把蓝眼狼那在神秘之下的标志性蓝颜放出来后,那些询问的国家们重重地松了口气。

    总算是把这祸害解决了,大快人心啊!

    但在大快人心的同时,华夏又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让许多国家机构都束手无策的蓝眼狼在踏足华夏之后就被收割掉性命,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神秘东方坐拥的力量强横无比啊!

    一来二去的,对于华夏那些披着神秘面纱的势力,许多组织都开始在分析揣测中深深地忌惮起来。

    欧洲,杀手工会。

    在那刻画着突起骷髅头的大厅中。

    圆形会议桌上坐满了皮肤各异的工会成员。

    为首主位上,一名鹰钩鼻中年站起身来,道,“蓝眼狼死了的消息你们都听说了吧!”

    两侧众人纷纷对视起来,接而齐齐点头。

    “既然都听说了那我也无谓多作废话,从现在开始,剔除一切在悬赏榜上的华夏任务!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减员以及工会的麻烦,但凡身上挂有工会标签的杀手都不可再接进入华夏的任务!”用拳头轻敲着会议桌,为首的中年人凝重道。

    “华夏对我们来说向来都不是什么好地方,所以放心吧!就算你不说,有着蓝眼狼的前车之鉴在那,我看杀手们在钱跟命的选择中还不至于那么愚蠢的!”鹰钩鼻中年的身边,一名男子摇头淡淡道。

    “你们的意思如何?”中年点点头,环视了一圈底下。

    下一刻,得到的全都是点头的回应。

    秦凡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杀竟然杀出了这种效果来。

    而这画面也成了华夏当局最乐意见到的画面。

    之所以公布蓝眼狼在华夏的死讯,一来是为了震慑一下各国那些势力,再有就是在杀手界投入一枚重磅炸弹,现在看来,效果达到了!

    在全世界所有杀手组织都在震惊着蓝眼狼丧命华夏的同时。

    华夏漠河对岸的俄罗斯土壤上。

    一名华夏人长相的中年男子坐在江边,手中提着一杆迎江放着长线的鱼竿,深江底处,长线那头,竟是没有鱼饵的直钩!

    俨然玩的就是商周时期姜太公那套,愿者上钩!

    虽然志在钓鱼,可中年人却望着对岸那头的华夏国土怔怔出神!

    “二十五年了!还差二十八天就整整二十五年了!”

    复杂的眼神在双眸中流露,中年男子轻声呢喃着。

    沙沙沙-!

    在这声呢喃落下之余,中年人的身后响起了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主人!”脚步声越来越近,来人在中年人身后两米处停了下来,出声道。

    “蓝眼狼死了是吧!”双眼还在观望着对岸,中年人面无表情地淡淡道。

    “嗯!”来人重重地嗯了一声。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再而道,“也罢,意料之中!天淳的消息有了吗?”

    “回主人,我们让人几乎把整个华夏都翻了个底朝天,始终都没有少爷的任何踪迹!”来人低下了头。

    “连蓝眼狼都解决不了的角色,天淳怕是没了!”

    中年人自嘲地呲笑一声,前一刻那波澜不惊的脸色陡然巨变。

    花白的眉毛拧颤起来,厉然之色在脸上汹涌出了滔天愤怒。

    他的身后,那名罩着面具的男子在这阵气势之下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如坠冰窟地哆嗦起来。

    “女儿疯,姑爷死,儿子没,有家不能回,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只能在这对岸观望着!贼老天,你他妈太欺负人!”说到最后,中年人仰天长啸起来。

    那杆直钩垂钓的鱼竿被他高高甩起,直钩之下,十数条被串穿了鱼颚的江鱼被甩出又砸落到江面上溅起了阵阵水花来!

    “该死,该死,都他妈该死!”

    十数年修身养性沉淀下来的沉稳在这瞬间化为乌有!

    再也没了先前那直钩淡泊垂钓的雅意,在那汹涌的怒火下,中年人飞身往前一蹿,随即诡异的画面只出现了。

    只见江面中央处,他就这么站立在水面上。

    然而水面底下随着他散发出的那股凛然萧瑟之势,咔嚓咔嚓的声音迅速响起。

    不到十秒。

    以他脚下为中心点蔓延出去的百米范围全都冻结成冰!

    “狗屁的三十年之约,都他妈去死!”

    往身体两侧平伸出去的双手往上一扬,中年人仰天厉喝吼道。

    下一秒。

    画风陡变!

    在他这厉喝声下,结冰的百米范围嗖嗖嗖地迅猛蹿起了无数的冰条!

    大有一副万剑归宗之势!

    只是这剑是冰剑!

    “神通,神通,宗师神通!”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面具男子先是呆若木鸡,再而疯狂地喜喊出来。

    几声喊落,扑通一声对着中年人单膝跪落下来,目视着江面中央那让他视若神明的男人狂喊道,“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主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面对着面具男子喊出的这些,中年人虽然仍没有任何一丝的神色变化,可双脚却飞速地折返回到了岸边。

    气势凛然地对面具男子低沉道,“安排一下,六月二十八号回华夏!”

    “是,主人!”面具男子欣喜若狂地激动道。

    没有再出声,背对着这条相隔着两国的江流,中年人扬手一甩。

    顿然间那结冰的百米范围又恢复了原状。

    夏日阳光下,波光粼粼,一切都彷如没有发生过!

    三十年不得踏入华夏的胜败约定,于今日,被兰晓生作毁!

    二十五年前的六月二十八号,他就像一条丧家犬般逃离了华夏。

    二十五年后的六月二十八号,他要携仇毁约归返!

    粼粼波光刺眼地辉映着中年男子那离去的背影。

    有点落寞,有点沧桑。

    纵使一身宗师修为练就神通,可那又如何?

    女儿疯,姑爷子,儿子没,这对一个从巅峰到低谷受尽人生波折的中年人来说该是何等的打击?

    阳光下,他心乱如麻!

    阳光下,他愤恨滔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