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178章 可笑又可悲!

第178章 可笑又可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连你都觉得爷爷错了是吗?或许是真的错了,哈哈-!”

    笑得有些无奈,笑得有些苦涩。

    秦老爷子拄着拐杖慢慢地往管家驶过来的奥迪a6走了过去。

    “爷爷,您慢点,等我扶着您!”对秦老爷子的话略显意外的秦默然在恍惚中缓过神来,快步追上搀住了秦老爷子。

    低调的奥迪a6徐徐地驶出军区总医院。

    单独坐在后排车座上的秦老爷子自上车之后就没再开过声。

    望着窗外那掠闪而过的街景,老眉紧紧地拧皱起来。

    脑海里尽是回想着秦军说过的话。

    独战秒败暗劲高手。

    能让市局省厅顶着得罪秦家风险的后台。

    秦凡,这两个字让他一时间感觉到了无比的陌生。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又得到了何种的机遇?

    嘴皮子无声地张合出这么一句话的嘴型来。

    此刻的秦老爷子不受控制地回忆起了当时把秦楚一家赶出家门的画面。

    那一天,下着淅沥雨。

    他拿着拐杖扫了秦楚一棍子,吼喝让他们滚出秦家再也不得踏进半步。

    那一天,顶着雨,秦楚流着泪咬着那渗出血来的牙关,带着眼神闪躲惊恐脸色惨白的秦凡以及愤怒的魏疏影头也不回地迈出了秦家大门。

    发生这一切的导火索就是秦凡在学校被人欺负狠了发起的反击,那一次,他只不过是抓破了对方的脸,而对方却差点没把他给打骨折,最后是秦楚上了一趟学校跟对方的父母怒呛,可就因这么一点事,秦家非但没有替秦凡出头,反倒是给秦楚父子套上了一个有辱家门的罪名,从而驱逐出去并且对外宣称断绝关系。

    可笑吗?很可笑!

    可悲吗?非常可悲!

    也就是打那一次开始,秦犯彻底变得窝囊变得怂包变得废物了。

    他不是没那个反击的胆子,只是每一次想反击的时候总会想起当初。

    这也让他在逐渐逐渐中养成了窝囊的性子!

    要真说到底,秦凡之所以会成为出了名的怂包废材,秦家绝对起到了绝对性的因素!

    回想着那些过往,秦老爷子伸出手来揉了揉那发红的老眼。

    对开着车的管家道,“阿福,让人去查一下秦凡近两年的资料!要快!”

    “是,老爷!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让人查!”管家阿福应罢,奥迪a6稍稍减速,掏出手机拨打起了号码。

    “爷爷,你要为秦帅出头吗?”副驾驶上,秦默然猛地回过头,蹙着眉头一脸正肃地看着老爷子道。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秦老爷子重新望向窗外的街景,缓缓道。

    “爷爷,相信秦帅跟二婶是什么德行,您老心里也有数!他们这种下场会是无缘无故的吗?未必吧!俗话说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人?按我自己的理解认为,他们应该感到庆幸,庆幸只是丢了腿而不是命!爷爷,四叔四婶还有秦凡当年在秦家到底受了多少的屈辱,难道您老人家真的不知道吗?我明白很多东西不是我该说也不是我能说的,但我不吐不快!秦家,欠四叔一家太多太多了!如果是因为二叔他们容不下同父异母的四叔一家,那您就应该在几十年前就把他们赶出去,而不是让四叔一家受了这么多年的屈辱再被逐出家门!”

    盯着秦老爷子那饱满沧桑皱褶的侧脸,秦默然紧簇柳眉,眼里流露过一丝的不忍,快声把这番憋了许久的话给说了出来。

    没有马上回应。

    望着车窗外街景的秦老爷子就像被定住了一般。

    片刻的沉默后。

    极其苦涩地牵扯着那纵横交错的嘴角,道,“嗯,你说的对!三年了,足足三年没见过他们!”

    自嘲说罢,秦老爷子摆了摆头,转过脸来道,“阿福,去棠下城中村!”

    “是,老爷!”

    切换线道,管家阿福一个调头把奥迪a6转到了对面马路。

    “爷爷,您不觉得你太狠心了吗?四叔四婶也好,秦凡也罢,他们做过什么过份的事吗?就因为当初秦凡在学校跟人打架那点事吗?如果把秦凡跟秦帅调换一下,怕是等着对方的就是噩梦了吧!呵呵,不过这所谓的如果并没有成立的依据,那会四叔跟秦凡在秦家的地位早就传遍整个江州了,对方明显是知道秦家也看秦凡跟四叔不顺眼,才敢那么干的!爷爷,说真的,我一直都很佩服你很崇拜您,但在四叔四婶跟秦凡的事上,我还是对您失望了!不管怎么说,四叔都是您的儿子,秦凡都是您的孙子,身上流淌着的都是咱们秦家的血液,你这么做,不觉得太过于绝情了吗?”

    既然都把话说开了,那秦默然索性也把藏在心底多时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给通通倒了出来。

    是的,她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秦老爷子为什么能狠心到那种程度!

    “你这些年见过他们一家吗?”没有正面回答秦默然的问题,秦老爷子顿了顿,反问一声。

    “没有,很多时候我都想去看看他们,但我不敢,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们!虽然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可顶着秦家的光环,我鼓不起那个勇气去面对他们!”秦默然道。

    “默然小姐,你不懂!”随着秦默然的话音落下,开着车的管家阿福忍不住地出声道。

    “咳咳,阿福!”不给阿福多言的机会,秦老爷子干咳道。

    “如果是几年前,我或许不懂,但现在,这点人情世故我还是能明辨是非对错的!福伯,你也无谓替爷爷解释找借口,很多东西错了就是错了!”秦默然摇了摇头无奈地叹息着自嘲笑道。

    “行了,别说了,没那个必要!跟我一起去看看他们一家吧!”

    说出这句话,秦老爷子像是轻松了许多,但更像无形地又衰老了些许。

    “这些年来他们受尽鄙夷遭尽白眼,处处都活在被欺辱的状态中,爷爷你从来都没表达过这个意思,现在秦凡以一人之力击败几个暗劲武者,而且还坐拥着能让市局省厅都冒着风险得罪咱们秦家的后台,选在这个时间点去,爷爷,你不觉得很不适合吗?你不觉得尴尬吗?”秦默然没有叫停管家,可还是一针见血地挑出了这份尴尬之处的敏感来。

    “事已至此,迟早都要重新面对的,早面对始终都要比晚面对来得好!默然,别说了,我明白我在干什么,还不至于老糊涂到那种程度!”

    秦老爷子说罢,靠着座椅背上闭起了眼来,只有那抖动着自嘲跟讥讽的神态在表明着他此时此刻经历着何等的心理煎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