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1367章:全凭造化! 新

第1367章:全凭造化! 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生要见人..

    死要见尸...

    当秦天麒把话说到如此地步。

    所有人都是为之心头一震!

    难道,难道说就连秦天麒都对秦凡的宿命不抱太好的希望了吗?

    听着这话的蒋一诺顿时梨花带雨地涌出眼泪来。

    柳云烟的娇躯也迎声而颤。

    生要见人,这容易。

    可秦凡若是真有个好歹的话,落在神界之士手中,又谈何有尸可见?

    这点,她相信秦天麒不至于会意识不到。

    但不管情况再如何悲观,他们这些作为至亲的人都不可能会放弃!

    如秦天麒所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秦凡真湮灭于世了,他们都绝不会放弃继续的寻找!

    因为一旦放弃,一旦认了,那对他们而言将是精神的彻底崩溃!!!

    “天麒,咱们兵分两路!”

    柳云烟大步迈出。

    盯着那发红渗出泪雾的双眸凛身往外走去。

    目送着秦天麒跟柳云烟的相继离去。

    众人都不再出声。

    待到两人身影消失后。

    李秋泽四人站起身来,“秦爷一日未归,我们四人不惜一代价都要撒出所有的资源来寻找!”

    说落,四人朝秦楚夫妇跟蒋一诺再次安抚几声便道别离去。

    紧接着马云斌常源一及叶继祖和赖诸葛也挺身站起。

    表出的态度跟李秋泽四人一样,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最后偌大的奢华厅堂只剩下三大宗门老祖及琥珀留下。

    “琥珀的命,战神殿所有人的命,都是主人给的!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那么整个战神殿都会奔赴黄泉继续追随他!老爷,夫人,少夫人,琥珀先行离去,战神殿将不惜一切去收罗主人留下的所有痕迹!”

    话罢也不等秦家人回应,浑身绽透着那无比极端的气势甩身匆匆离去。

    对琥珀而言,每一分每一秒她都不想再浪费了。

    “秦董,秦夫人,少夫人!既然有了云烟夫人跟小少爷已经离去,那咱们三人就留在这一号别墅为秦家的安全护航!秦仙一日未归,咱们三人誓守此地,绝不让某些心怀鬼胎之人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三大老祖对视一眼。

    而后眼神坚定地朝秦家三人道。

    守护秦家,已然成了他们的己任。

    在秦凡的情况不容乐观之际,他们绝不能接受秦家其他人的安危再出任何幺蛾子!

    “谢谢!”

    对于三大宗门老祖的好意。

    秦楚夫妇跟蒋一诺没有作以任何矫情地沙声受下。

    他们也知道这个节骨眼容不得他们去矫情。

    无声地颔了颔首。

    三大宗门老祖不再逗留于大厅中。

    而是瞬间消失隐匿在暗处。

    任何想要对秦家不利之人,只能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踏着他们三人的尸身而行!

    “爸,妈,别担心,秦凡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没事的!一定!”

    虽然心乱如麻忐忑不安交织相缠。

    可蒋一诺还是试着去安抚二老。

    “一诺,这话应该是我们跟你说才对!我知道你是想着安抚咱们两个,但更需要被安抚的是你啊!你怎么想的妈知道,妈都知道!孩子,难为你了!”

    一把抓着蒋一诺的手拉至身前。

    抹去眼角泪水的魏疏影哽咽着道。

    “妈,我还好,还好,他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被魏疏影这么一说。

    蒋一诺的心理防线彻底溃散。

    再也忍不住的情绪喷发出来。

    娇躯在抖,声在颤。

    口中说着我还好,但整个人却是崩溃地趴在魏疏影的肩上嚎啕起来。

    她的苦,无人能知。

    她的痛,无人能明。

    曾经处于芳华美好的激情正盛时,猛地遭遇一别十几载的虐念煎熬。

    若非是有了秦天麒,那么蒋一诺真不知道自己现如今会是怎样的家庭人生。

    独守空房十六载的寂寥,完全是因为秦天麒的诞生才让她得以坚守在秦家。

    然而时别十六载后的归来还不等补回那十几年泛滥成灾的虐心思念,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秦凡便又陷入生死未卜了无音讯的境地..

    这对一个凡尘俗世的女子来说,得是何等程度的打击?

    蒋一诺那强撑的硬朗随着魏疏影的话声就此溃败...

    若是秦凡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她真不敢再去想象自己的往后余生会是怎样!

    没有言语的相诉。

    只有泛滥的泪水在侵袭着魏疏影的肩头。

    看着这一幕。

    别说是魏疏影。

    就连秦楚都朦胧起了双眼来。

    泪雾的打转中,他们心疼蒋一诺,心疼这个把所有把一切都奉献给了秦家的儿媳妇...

    不管是秦凡,还是秦家,欠她的-太多,太多了!

    .....

    珠峰的荒凉西北方。

    虽然同为珠峰,可那里的温度却比珠峰之巅都还要严寒得多。

    即便海拔相较之下低了许多。

    但那儿却是常年冰封之地。

    一个不为人知的黑暗洞。

    一名一头长发垂至腰部,满脸邋遢胡须看似与野人无二样的老头坐在篝火旁。

    在篝火映出的光线中,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枯草上一动不动的男子。

    十天前。

    他从珠峰之巅把对方捡了回来。

    十天后。

    对方的情况显然没有好转太多。

    这让他那浑浊的眼中也渐渐透出了深思的眸色来。

    这十天里,他把能用的救治方式都用上了。

    可对方除了身体外部的创伤略有好转之外。

    气息仍旧无法恢复。

    包括心跳脉搏都没有任何复苏迹象。

    若不是对方还有体温以及能恢复体表的伤口。

    他绝对得以为对方死透了!

    他在深思,深思为什么会有如此之人..

    深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奈何他无论怎么想,似是都理不出任何有用的头绪来。

    “生,死,有,命,是,死,是,活,看,你,的,造,化,了!”

    喉咙咕噜地咽了几下。

    邋遢老头逐字逐字缓慢地自语说出。

    短短一句话,让他说得无比艰难。

    就像是舌头打结般。

    而这,也是他百年来的第一次开口说话。

    上一次说话,他甚至都忘了是什么年份。

    这种背景下,还能把话说出着实算是极其不简单了。

    言罢。

    他完全不顾篝火的高温。

    直接把手伸至篝火中抓起正燃烧着的柴火往男子身边更为靠近地推了过去。

    试图给他更为温暖的待遇。

    这,也是邋遢老头如今唯一能做的。

    至于别的。

    是生是死。

    全凭造化了。

    他把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

    https:///book_68884/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