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1310章:琥珀求见! 新

第1310章:琥珀求见! 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纪雨辰走了。ww.la

    一家三口赶着初晨的早班机离开了华夏。

    或许,这无论是对周逸天也好,纪雨辰跟颜慧娴也罢,都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这片土地上,承载着他们太多不堪回首的记忆过往了。

    远离,这在结束一段归宿的同时,也不失为开始一段新生的最好选择。

    一号别墅的阳台中。

    遥望着远方飞驰疾掠的航班飞机,秦凡满脸唏嘘之色。

    “怎么这么早就坐这了?”

    拿着手中的披风往秦凡身上披去,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的蒋一诺轻声道。

    伸手把蒋一诺那往前探的柔荑抓住,放到嘴边轻轻一吻,叹声笑道,“人老了,就喜欢伤春悲秋,叹早哀夕,一诺,你说这是不是多愁善感?”

    “都活了几十万年,你现在才发这种感慨?”

    俏皮地绕身坐到秦凡的大腿上。

    蒋一诺依偎靠着打趣地嗤笑一声。

    “说正经的!感觉在这个位面待得久了,好像也渐渐变得更加人性化了!这些,在其他位面可是最为不耻的!”把蒋一诺亲昵地拥在怀中,秦凡很是认真地说道。

    人性,这是被仙妖冥魔最为鄙夷的所在,因为跟人性挂钩的往往都是仁慈及情感这一类。

    而在那些位面中,仁慈跟情感,向来都会死得快的代名词!

    抛开投入轮回诞生于华夏秦家那窝囊的二三十年,不去言及过往那浩瀚岁月,就是在苍穹大陆那五百年,仁慈与情感二字似乎都跟修罗天尊无关,而此番在荡平五界之乱归来地球后,秦凡却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儿女情长了。

    这,对于往后进军神界到底是好是坏,是福是祸,秦凡真的没底儿了。

    他想去排斥自己的儿女情长,可发现情感二字早就已在心底萌芽,根本就不是他说能摒弃就摒弃掉的。

    “这儿不是你的仙妖冥魔五界,这里是地球,不说太多,说一句最简单的,入乡随俗!在人的地方,如果连人性都丧失,那还待着有何意义?如果连让自己变得人性化都做不到,又谈何去征战你那进军神界甚至是更深层次的梦想?别傻了,不懂得仁慈的存在,又怎会成为主宰?盘古开天辟地,女蜗抟土造人,这些若没有仁慈掺和在里面,能成大道吗?虽然我不懂得你那个仙妖冥魔的位面是怎样,但以我自己的看法,任何主宰都必须揣着一颗仁慈之心,所以-越往上,人性二字就是愈发必然!杀戮能治得了一时,却震不了一世!

    或许你会觉得我妇人之仁,但没有爱的世界,你觉得能完美吗?没有爱的江山,能稳固吗?没有爱,只有*,只有独裁,只有杀戮,只有镇压的人生,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又是为了什么而活?”

    面向着秦凡那正儿八经的眼神。

    蒋一诺也没有俏皮地打趣下去。

    她知道秦凡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她说出了最真实的心声与想法。

    她知道自己能帮秦凡的始终都是有限,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他在暴君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不知道何为仙妖冥魔,更不知道何为神,她只知道万变不离其宗,秦凡说过,地球不属于五界,但她却认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另外-或许地球就是那些其他位面的一个缩影所在!

    在蒋一诺的这番话下,秦凡突然愣住。

    而蒋一诺也没有打扰他。

    任由着他进行自我思索。

    几分钟后。

    秦凡哑然失笑。

    “一诺,你这是给我上了一堂课啊!”

    “不是我给你上了一堂课,这些你自己心里也都门清着,只不过过往的经历让你蒙蔽了自我认知罢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正不正确,有没有用,这些也纯粹是我自己的理解罢了!”蒋一诺摇了摇头。

    对此,秦凡没再说话,只是那深邃目光却渐渐缓作了柔情蜜意。

    那搂着蒋一诺的娇躯再次轻轻一紧。

    “老秦,问你个事儿!”看到秦凡眼中的深邃缓下后,蒋一诺也不再卖弄自己的理解,转而跳过话锋道。

    “嗯哼?说来听听..”秦凡应道。

    “你昨晚是跟纪雨辰待在一块的?”蒋一诺小心翼翼地问着。

    并没有多做思索迟疑。

    秦凡点了点头。

    “她的故事在江州圈子倒也是人尽皆知,挺悲情,挺执着的,执着地连我都有些佩服!我很多时候都在想,她的条件非但不差,而且比起当初的我要好得多,如果-如果她当时能不那么顾及着颜面跟议论,选择追求你的话,现在的秦少妇人会不会就是她呢?”

    适可而止,蒋一诺并没有问昨晚到底跟她干嘛了。

    身为秦家少夫人,蒋一诺若是连这么点情商都没的话,想必秦凡走后那十几年的秦家又得是一番别的模样了。

    “没有如果!首先在那种大环境下,但凡是一个有点追求的女人都不会选择那么一个废材,即便她真选择了,她父母那关她也过不去,就算她能豁出去要跟我私奔,我也不可能去祸害她的人生!所以你的如果不成立!”秦凡直言应道。

    话了。

    不等蒋一诺接话,他再道,“不过说这些都没意义了,刚才的飞机,不出意外就是他们一家子乘坐的航班!”

    “怎么?”蒋一诺挑了挑眉。

    “离开华夏,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吧!”秦凡道。

    “这跟纪雨辰母女昨天来一号别墅有关?”蒋一诺显然是从王姨口中得知了些什么。

    “嗯,我从梁山会的手中保下了周逸天一命,出于忏悔,周逸天向他的债主承诺将永远离开华夏!”秦凡长话短说地简洁道。

    “替天行道水泊梁山?这是周逸天跟黄家父女的恩怨?”蒋一诺好奇一问。

    很明显,蒋一诺也清楚周逸天那点忘恩负义白眼狼的破事。

    “看来你知道的还挺多嘛!”秦凡玩味一笑,对此也不觉奇怪。

    “那是,也不看看我扛的是哪家旗!身为秦少夫人,要是成了那种不问世事的花瓶,想必天下人也早就戳着我的脊梁骨纷扰不断了!”蒋一诺伸出手指挑着秦凡的下巴,得意一笑。

    “哈哈!”

    开怀的笑声刚从秦凡口中发出。

    一道时刻都保持紧绷着的身影突然从远处纵闪至别墅庄园前。

    抬头看了一眼二楼阳台上的秦凡。

    琥珀喊道,“主人,琥珀求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