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1154章 人走茶不凉!

第1154章 人走茶不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声祭奠。

    一声缅怀。

    一声追忆。

    刹那间。

    柳云烟整个人呆若木鸡地愣住!

    很显然,这回答完完全全超乎了她的意料她的所想。

    她能想象到曾经的秦凡在魔界中不可一世立于无敌之巅。

    也能想象出当时千千万的魔徒奉以为尊,奉以为信仰。

    但她却万万想不到。

    纵然迄今已是过去了九万年。

    可他们对秦凡的留恋依旧仍存!

    都说时间是万界所有的天敌。

    用人界的话来说,人走茶凉,这是最为经典的四个字!

    而如今,九万年过去了,这千千万魔士共同沏出的这碗茶却仍还未凉!

    此时此刻,柳云烟根本无从去想象秦凡在那些年里到底给了这千千万魔士多少什么!

    能在九万年后的今时今日,能顶着天庭与魔殿的无形压力,能冒着随时都会有可能会万劫不复的风险,来对魔帝做出祭拜,秦凡到底在他们心里是何等的信仰所在啊!

    虽然这是无声的祭拜,虽然他们仅是以举头望天作为了自己的诚心所向,可若是一旦被魔殿或天庭察觉出,会是怎样的后果?

    根据这段时间来对那段仙魔历史做出的了解,柳云烟并不难去想象!

    同样的。

    受于惊震的不仅是柳云烟。

    秦凡在听到这三声话后,头皮彷如立马要燃炸般地竖立起来!

    汹涌的内心情愫于这刹那间疯狂飙蹿!

    他完全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回答!

    九万年过去了。

    他以为新皇登基的背景是人走茶凉。

    他以为自己早已湮灭在了历史横流中。

    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永恒在了那千千万万的魔士心底里。

    选择在魔诞日对自己做出无声的诚心祭奠,这该是一种何等的情怀所在?

    恍惚中。

    他像是双眼迷沙。

    他费劲地眨动着眼睛以来消除那种沙沙的感觉。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地泛起雾气有所泪目。

    环扫着远处那些不停在三跪九叩而后举头望天的魔士们。

    他知道,他们都一样!

    都是在对自己做着无声的诚心祭奠!

    忽然间。

    他很想放纵情绪地高呼一声,你们的信仰不会灭,你们的魔帝更是始终永恒!

    可他忍住了。

    “呼-!”

    深深地呼了口气。

    那轻佻的神情彻底散去。

    取而代之的成了心酸的凝重。

    那些,都是他的子民啊!

    “该死的,你对我做了什么?”

    在柳云烟陷入目瞪口呆的震愕之余。

    她停下了对那名魔士的心神控制,而后果便是那名魔士的心神得以恢复。

    恢复心神过罢,他想到了刚才的发生,想到了自己在心神受控于对方控制周旋下说出的潜意识之语。

    刹那间,他涌起了滔天的杀意,更是涌起了无尽怒意!

    该死,该死,该死!

    一旦被天庭跟新魔殿获知到这些,那等着他们的只有无尽的梦魇深渊!

    到时候遭殃的不是他一个,而是千千万万的魔士!

    他,到那时将要成为无尽罪孽加身的罪魔,罪魔!

    歇斯底里地吼落。

    那名魔士完全不受控地爆发出了体内的魔元。

    不再去考虑自己绝非对方的对手。

    双手涌出悍然魔气,有如麻花般,双手急速地朝着柳云烟卷缠而去。

    啪-!

    然而不等他的攻势得以临身。

    柳云烟随意地甩袖一舞。

    无形的空气中,彷如两股力量撞到了一起。

    那名魔士的双手难以前移半分。

    柳云烟那舞动起来的袖子回归原样!

    “我说了什么,我到底说了什么!你又听到了什么,该死的,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是谁!”

    难以前移的不只是手。

    那名魔士整副身躯都有如被定住。

    眨眼之间,他就这么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而这,让他更加惶恐,更加歇斯底里。

    因为柳云烟这一出手让他意识到了对方绝对不会是什么寻常之辈。

    有着最为纯澈的魔息,这-这怕不是魔殿之士也是跟李暮歌有着关系!

    该死的,若如那样-后果,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导致了他选择了自欺欺人的狂吼,说了什么-他自己清楚,但他却不敢去面对自己所言的那几句。

    “你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听不到!你犯不着如此发狂!”

    并未对对方的出袭有任何的不满。

    柳云烟摇头轻笑着道。

    “真的?”那名魔士彷如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般抖立起了硕大魔眸。

    “怎么?你心里有什么不可对外言的秘密?”佯装着惊疑,柳云烟呼声一问。

    “没有,没有,没有!”那名魔士赶紧惊声连喊。

    “既然如此,那就罢了吧!”

    道落。

    柳云烟再为挥手甩了一甩长袖。

    顿时魔士被禁锢住的魔躯瞬间得到释放。

    重获自由之余。

    他没有选择马上逃之夭夭。

    而是面露挣扎地在狐疑眼神中看了柳云烟跟秦凡一眼,再而继续进行着三跪九叩,就连举头望天的无声祭奠他都坚持下来。

    不知怎么,待到心神平静下来之后,他总觉得那一男一女的魔息纯得那么熟悉,像是现在魔殿中的魔徒,可细细一深入,又不太像。

    只不过随着朝拜的继续进行,他也迅速地摒弃掉了内心所有杂念。

    “这个答案出乎了我的想象!没想到你在魔界中会有如此地位,这-超乎所谓的帝位了!”回到秦凡身边,柳云烟重新伸手把他的手臂给挽上,注视着秦凡的侧脸道。

    “也出乎了我的意料!”秦凡顿了顿,而后才沉声道。

    “能够让千千万万的子民在九万年的沧海横流中仍旧深深虔诚于心,这算是奇迹吗?”

    转头看向那无数在朝拜途中举头望天的魔士,柳云烟惊叹问道。

    “奇不奇迹的重要吗?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帝开始亏欠他们了!”秦凡摇头道。

    “那你打算怎么还?”

    知道秦凡那声开始亏欠的意思所在,柳云烟道。

    “让他们重新开始活在自己想要的生活中!看来,进度要加快了,本帝-刻不容缓了!”

    嘴角在颤。

    眼角在抖。

    秦凡目光深邃地凝望着朝圣路上的魔士,逐字逐字地深沉说出。

    对现在的他来说,缓去的每一刻,都让他感觉在对不起着这千千万的子民,都在徒添着内心自己给自己强加的亏欠感!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