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525章 祸起钱塘江!

第525章 祸起钱塘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杜阮沁几女的闹剧在蒋一诺的呵斥声中落下帷幕后。

    夜已深。

    金陵大学的宿舍园区随着时间的深入也沉下了动静。

    只是这一晚的夜色却显得诡异无比。

    无风,无光,万籁俱寂中,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似乎把整个天地都在蔓延中铺盖了起来。

    钱塘江上。

    以往总会时不时便被掀起的浪潮失去了影踪。

    整个江面上,平静地吓人,就宛如一江死水似的。

    这在以前,从未有过。

    “嗯哼?怎么回事?”

    金陵大学的男生宿舍d栋708中。

    睡在上铺的秦凡透过铝合金门看着阳台外面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不由地皱眉自语一声道。

    这种天色,给他的感觉是不祥之色。

    毕竟在苍穹大陆中,他见过太多类似的发生了。

    每当有承蒙天地之气发起异变的生物出现时,天地之间总会发起那不正常的一面!

    这是征兆,更是一种定律!

    想到这。

    睡在床铺上的秦凡悄无声息地翻身,轻飘飘地跃落下去。

    继而无声无息地走到阳台上。

    只是在看到那能让人悚然的黑暗后,再感受着那毫无动静的空气,他那皱着的眉头越来越紧。

    虽说地球跟苍穹大陆完全是两个世界。

    但最终的定律应该都大差不差。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份突如其来的诡异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与此同时。

    在他皱眉思索之际。

    远在江州的赖诸葛一脸愁容地看着天空。

    他的边上,那把邪灵禅杖虽然被秦凡抹出了邪灵,但此时似乎也在不安份地微颤起来。

    天地之间的这抹异样,并不仅仅是出现在金陵,江州也一样,全国各地都一样!

    “东南方向,这又是有什么妖魔鬼怪要入世了?”

    当他在愁容中自喃出这声话后,身上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嗡震起来。

    想都不想,赖诸葛马上掏出来按下接听。

    “赖神相吗?我是守护院的!”电话一接通,那头简洁自报家门道。

    “我是,守护院的人?找我有事?”赖诸葛诧愕不已地瞪眼应道。

    守护院的人给自己打电话?

    这是头一遭!

    “钱塘江出现异常,多名渔民在平静江面无故失踪,为了清查此事,水警在几个小时前下水,但至今都没能上来,生死未卜中估计生还可能不大,得知此事后,我们守护院的人亲自出手,可诡异的是,当我们的人进入那个区域之后的水面后,结果还是一样,无缘无故便在平静海面上下沉消失!这样一来,事件的形势已经不是寻常手段能以解决的了!所以,我们想请您过去,以您术学的角度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另外,在邀请您的同时,我们也向术学一派其他泰斗人物发出了邀请,不知您有没有时间能过去一趟?”

    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凝谨起来。

    无形之中的口吻无疑把这次事件的性质上升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敏感程度。

    钱塘江?

    那不是江浙境内吗?

    江浙境内不正是华夏的东南方位吗?

    果真是出事了!

    脸上的诧愕化作了凝重。

    赖诸葛无需多想,直言道,“几时过去?”

    “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不知您方不方便?毕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民慌,我们只能选择在夜深时分活动!”

    “好!我在家中,你们安排人过来!”赖诸葛看了一眼看仍然没有变化的死寂黑空,快声道。

    他知道,面对如此天色,已经不能等了!

    再等下去天知道又会产生什么异端?

    “行,那赖神相你准备一下,我们的人在二十分钟内将会赶到你的住处天台,选用的是直升机出行方式!”

    “可以,那我这就去准备一下!”

    放下这句话。

    赖诸葛掐断了通话。

    而后拿起那微微颤动着的邪灵禅杖,他止不住地自语道,“伙计,你这是也嗅到不正常的气息了是吗?”

    谁料在他的话下,禅杖的嗡抖速度越来越快。

    这一幕,更是让赖诸葛脸上的忧色愈发加重。

    没再浪费时间,掠着满腔着急,他快速地准备起了各种尘封许久的工具来。

    直觉告诉他,这一趟的钱塘江说好听点叫不简单,说难听点叫危机重重!

    在赖诸葛快速准备着各种家伙什之际。

    华夏其他地方的术学泰斗大拿也在紧张地进行着出击前的准备。

    妖物,连守护院都没辙的妖物,这其中的危险程度他们无不都心中有数!

    更是有那么些人在家伙什准备完之后书写起了遗书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很有可能就是一出鬼门关上的考验!

    ------

    昆仑山之巅。

    向来都冷风呼啸的山顶在今夜却是连树叶都一动不动。

    沉闷的空气中处处透出的似乎都是那些能让人窒息的压抑感。

    沙沙沙-!

    一阵脚步沙沙声突然顿作。

    雷打不动地盘腿坐在悬崖边上坐着睡觉的祁连半仙抖了抖耳朵。

    背对着来人,轻声道,“就知道你会来!能不能别被我猜得这么准?”

    声音很轻,也很低。

    但祁连半仙知道,对方能听得见。

    “师傅!”远远听到祁连半仙的声音,华笑天尴尬不已道。

    “不错,突破化境的桎梏进入到罡境领域了!看来是我低估那小子了,我算过你的命,依你的造化,你得在六十岁才能寻获到破瓶颈的机遇,没想到那小子的出现把你的机遇提前了好几年!”祁连半仙没有理会华笑天那份口吻中的尴尬,沉声道。

    “师傅,对不起,从东瀛归国之后还没能来得及跟你汇报东瀛那边的情况,八岐大蛇已经被秦凡杀了,靖国社也一把火烧没了,还有无数的忍者跟阴阳师都葬身在秦师手下!那趟东瀛行,我收获不少,知道了神忍的手段,也领会到了曾经肆虐全球的阴阳师!”华笑天道。

    “是不是怪我在这些年里没跟你说过神忍跟阴阳师?”毫无情绪波动的脸上就如同一个面瘫般,祁连半仙口吻依旧道。

    “不!师傅,我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东瀛之行,若不是有秦师,怕是我早就死了一百回,我知道你没跟我说就是不想给我增加太大压力以免影响到我的武道之心!”

    看着那道在悬崖边岸上盘坐着的背影,华笑天一边行走一边道。

    “在说你的来意之前,先把今晚天上挂着几颗星告诉我!”

    迎着华笑天的此番言辞,祁连半仙不置可否地顿了顿,而后话锋急转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