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631章 破石头

第631章 破石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天这聚会看似很随意,都是些小年轻人,可真正走入才发现~,这场聚会的级别....极高!

    甚至,高的简直令人发指....

    不仅苏万国、苏青璇皆数到场,蓝建国的宝贝女儿蓝婷婷到了,省委一号蒙书记的宝贝外甥赵小天,也到了。

    蒙书记出身苦寒,一生献身民族和事业,只有一个女儿。

    蒙书记的女儿早年以技术工种参与援藏工作,在海东生完孩子还没几天,却因一个重要工程,连月子都没做完便急急返藏。

    可小二十年前的藏区的条件,显然不跟能现在相比。

    寒冬腊月,车子遇到了暴风雪,不幸出现了意外,一车十几人,无一幸免....

    因为此事,赵小天的父亲也是积郁成疾,英年早逝....

    而赵小天,也成为了‘遗腹子’,却也是此时....与蒙书记血缘关系最近的人,由蒙书记亲手一手带大!

    此时,蒙书记虽已经快要到线,但~~,他老人家的能量,又岂是常人可以想象?

    另外,军区刘司令的宝贝孙女儿,张副司令的小孙子,黄海李书记的女儿....等等等等,也是皆数到场。

    如果排排队,吃果果....

    那此时在场众人,几乎涵盖了海东全部的强力机构,全部的大佬嫡系,几乎一人不拉。

    就算是因为年龄问题,与周离可能会有代沟的,却也是皆数是派了核心子弟,到场助阵。

    “周哥,我,我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我....我敬您一杯。”

    赵小天今天才十七岁,比周离还要小一岁。

    不过,这厮明显年少老成,非常谨慎,但看到周离时,他强自压抑着的心神,还是敌不过年龄的稚嫩,眼睛里的兴奋和崇拜,根本无法遮掩。

    周离此时已经听苏万国详细介绍了赵小天的情况,对他的第一印象也很不错,笑着端起酒杯,跟赵小天碰了一下:“行,小天,这杯酒,我喝了。”

    看周离干净利索的干掉了杯中酒,赵小天不由愈发激动,忙一口气干掉了足有三两飞天,小脸儿都憋的通红,“周哥,您,您真是海量....”

    周离哈哈一笑,拍了拍赵小天的肩膀:“自家兄弟,咱们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小天,等什么时候成年了,哥陪你好好喝一场!”

    “嗳,周哥....”

    赵小天简直仿似抓到了金牌令箭,激动的几乎找不到北了。

    也让周围众人忍不住暗暗咋舌。

    什么情况?

    平日里木讷的跟个小木头一样的赵小天,在此时,竟然会这么激动?

    这位小爷,究竟是有什么魔力....

    饶是许多对周离的经历并不了解,甚至是并不感冒的,一时也都是小心提起了心神。

    毕竟,赵小天虽是年纪小,却是整个海东当之无愧、名正言顺的一号公子哥。

    平日里,这小子简直‘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此时,却是跟这位小爷如此亲近....

    难不成....他在大佬那边得到了什么指示?

    周离和苏万国相识一眼,不由都是一笑。

    好不容易走完了流程,苏万国忙嘿嘿笑道:“周哥,您可是咱们请都请不来的贵客。我之前费劲了脑子,也没想出什么好东西来。就,就学着那些明星们,搞了个小型拍卖会。等完事儿,周哥,您打头,咱们小兄弟们跟着您,也算是做次慈善了吗,嘿嘿....”

    周离一笑:“行啊。万国,几天没见,在美帝玩的挺溜了啊。行。这事儿,我没意见。”

    “嗳,好来,周哥。那~,您先忙着。小弟马上去准备。”

    看苏万国嘿嘿贱笑着看向不远处蒲莹莹的方向,周离不由又没好气的在这厮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滚!”

    苏万国却是更加欢喜,赶忙逃一般跑远。

    看苏万国转溜就没了影儿,周离的嘴角边不由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也无怪乎这厮被称为‘苏家真龙’了,不论是心胸、眼界、手段,还是个人魅力,还真是没的说。

    这个场合虽是充满了一些气氛,但这厮却总能让自己很舒服。

    某种程度上,也是将之前的少年时,好好延续起来。

    来到这边的卡座坐定,蒲莹莹已经给周离倒好了一杯红酒。

    两人相视一眼,也没多话,碰了一下杯,直接干掉了杯中酒。

    周离一笑,已经在不动声色间抓住了蒲莹莹软若无骨的滑~嫩小手:“这段时间怎么样?也不知道跟我联系?”

    蒲莹莹俏脸微红,小手挣脱几下,却不防周离攥的很紧,没有挣脱开,也懒得理会周离了,低低道:“最近一直在欧洲和北非来回跑,参加了个拉力赛,两个多月。”

    周离嘴角边的弧度不由更甚,大手已经揽上了他早已经异常熟悉的柔滑小腰:“我说呢,怎么瘦了点。怎么样?成绩如何?玛法修斯哥俩没给我丢脸吧?”

    “......”

    蒲莹莹哪想到周离这厮竟然越来越过分....忙看向四周。

    好在,此时灯光已经暗下来,响起了舒缓的轻音乐,各人都在三五成群的说笑着,倒并没有人留意这边。

    蒲莹莹狠狠瞪了周离一眼,也懒得理会周离,低低跟周离叙述起了这段时间在欧洲和北非的见闻。

    慢慢的,两人越聊越畅快,心情也是越来越明朗。

    拉力赛和速度赛完全是两码事。

    不过,在速度赛上,蒲莹莹和她的蒲公英车队,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饶是玛法修斯哥俩不出手,在日国,也几乎是没有敌手一般存在。

    但速度赛毕竟是高端玩具,影响力注定有限,尤其是这种半地下兴致的私人比赛,蒲莹莹便将目光转向了关注度范围更广的拉力赛,这也是玛法修斯哥俩的请求。

    只不过,今年第一次参赛,车队和他们哥俩准备的都不够充足,两人都没有进入前十,饶是玛法修斯也只是位列第十八位。

    由此也可知竞争的激烈程度。

    毕竟,在北非那广袤的大沙漠中,恶劣的外在条件,可是不会讲丝毫的道理的。

    “嘿嘿,我的大小姐,要是有时间,我帮你去赛一场。如果拿不了第一,我给你....当马骑。”

    “......”

    蒲莹莹俏脸不由越来越红,忍不住娇嗔着白了周离一眼,低低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周离嘿嘿一笑:“今晚....不走了吧?等下我来安排....”

    蒲莹莹俏脸简直红的要滴出水来,片刻,低低道:“今晚,今晚不行。晚点我还要回去,家族聚餐。我妈也回来....”

    周离不由无言:“那,明后天?”

    蒲莹莹低低娇笑:“明后天也不行。急死你!”

    “......”

    周离用力瞪了这妞儿一眼,刚想说话,这时,场内舞台上的灯光忽然亮起来,苏万国帅气的立于场中,霸气道:“诸位,咱们可都是海东圈子里的精英人物!今天呢,咱们也来学学庸俗,做做慈善....”

    看苏万国意气风发的模样,周离低低笑道:“年轻真好。”

    蒲莹莹忍不住娇嗔着白了周离一眼:“说的跟你很老一样。”

    周离一笑:“莹莹,说真的。你啥时候有空,咱们好好聚聚。”

    蒲莹莹低低娇笑:“啥时候也没空。偶尔有空,那就....看你表现吧。”

    两人在这边说笑,很快,在苏万国的亲自主持下,这个山寨版的慈善拍卖会也开始成型。

    蒲莹莹虽然不舍得跟周离分开,但此时,显然不是时候,偷偷在周离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便去找苏青璇她们聊天。

    周离虽是有点小不爽,却也得先回去伺候秦如梦和小茗。

    很快,拍卖会正式开始。

    不过,大家毕竟都是圈子内的人,也不可能搞太多贵重的东西,之前周离给苏万国的拍品,也只是一块普通的玉髓,里面有个小法阵,能在平时温养人的身体,调理经脉。

    今天的整个过程,就是大家跟周离这边认识一下,熟悉一下,免的之后发生了什么意外,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都不认识一家人了。

    整体气氛,自然是轻松愉快为主。

    秦如梦对此显然已经司空见惯,不疾不徐,古波不惊,小茗却是在泉北村被憋了太久,有点小兴奋,叽叽喳喳不停,却也是符合此时的气氛。

    很快,周离的玉髓便出场了。

    饶是周离并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但架不住壕多,最终,被拍到了一千二百万。

    让秦如梦和小茗简直无言。

    这都快成了那啥都是香的了....

    周离本以为百无聊赖,随意拍了几件女孩子用的东西,给小茗和秦如梦当礼物,就要结束这场拍卖了,这时,最后一件拍品,却是让周离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这是一块黑不溜秋、毫无任何生机的破石头。

    如普通的酒瓶大小。

    并不是任何一种名贵石料。

    不过,这石头的造型有点别致,像是一条在大海中乘风破浪的小船。

    也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成为了场中一位公子哥的藏品,取名便是‘乘风破浪’,拍卖价十万起。

    这公子哥是小城市的一把手公子,在当地虽是举重若轻,但在省城,在今天这场合,显然就没有什么分量了。

    饶是他精挑细选,符合今天这场合的宝贝,但此时已经临近尾声,几个大公子、大小姐的拍品已经过去,并没有几人买账。

    几分钟过去,也就出到了六十万的额度,还不够一百。

    这也让这位公子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完全下不来台了....

    周离这时一笑:“大家凑到一起,这就是缘分。最后这场,我来吧。八百八十八万,大家都发财,如何?”

    那公子哥登时一下愣住了。

    片刻,眼泪简直都要涌出来。

    没想到,最后替他解围的,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周离、周少。

    众人也都是明白了周离的意思,又怎会跟周离过不去?都是纷纷大笑着鼓掌捧场,将场内的气氛推向了最。

    不过,拍卖结束,收好了拍品,周离却是并未着急离去,而是~~,找到了这位公子哥。

    “张兄,你这宝贝,是从何处所得?不知,还有没有类似的?呵呵。家中老太爷对这些玩意儿很感兴趣,张兄可能藏私啊。”

    这位公子哥名叫张明瑞,一见周离竟然亲自找到了他,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忙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这块‘乘风破浪’,是他爷爷从海东东部沿海的一个小渔村收到的,当时只花了几千块。

    “周哥,那个小渔村地形有些特殊,这种石头很多,您要是喜欢,可以过去碰碰运气,我在那边正好还有熟人。”

    张明瑞没想到周离竟然对这破石头感兴趣,当即大包大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