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598章 心机深沉!

第598章 心机深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师兄,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看着周离傲然的身影远去,张凤哕眉头不由紧紧皱起来,眼神中闪过一抹忧虑的忌惮,忙看向了身边的斗笠老者。

    美女副处长和处长能看出来的猫腻,张凤哕这种华国武道届泰山北斗般的大佬级大佬,又如何能看不出来。

    斗笠老者的眉头也是紧紧锁起来,默然看着周离刚才离去的方向。

    但片刻,他便释然不少,静静笑道:“盏茶之息,周先生已经将这张家大阵化解与无形,人中龙凤也。他的眼界,他的手段,不可能看不到其中异常。凤哕,走吧,咱们跟过去看看。”

    咻。

    话音未落,斗笠老者已经先行而出,迅速跃向张府后院。

    “额...”

    张凤哕还想说些什么,却也回过神来,忙也纵身一跃,跟在了斗笠老者身后。

    咻。

    咻咻咻。

    其余众人这时也反应过来,忙纷纷跟了过去。

    处长这时终于回过神来,忙看向美女副处长道:“冰冰,他们都过去了。走,咱们也过去。”

    美女副处长这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忙重重点了点头,招呼身边同伴,快步跟在了处长身后。

    吱嘎!

    随着张府后院的第二道内门被打开,出现在周离眼前的,是一个幽静安逸的花园。

    这花园规模不小,至少得有三亩以上。

    周围,繁花盛开,绿色怡人,楼台亭阁,假山耸立,回廊延绵。

    虽没有江南水乡的精致,却是充满了北地的雄浑与大气,在这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别有一番风味。

    这里虽不是京城市中心,却也是京城腹地,放在寻常人家,这等宅邸,简直是不能想象之事。

    但在此时,却是相得益彰。

    在这花园中央的尽头,有一座古朴的石桥。

    石桥之后,是一个宽阔的小广场。

    广场中心,高大古朴的琉璃屋檐映衬之下,一个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身极为普通的灰色布衣,黑色布鞋,抬头望天,背负双手,似乎正在看着雨中灰暗的天空出神。

    他的身上,似乎没有半点气息,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无欲无求的老人。

    但走进这花园中,周围的空气仿似都陷入了某种近似凝滞般的状态,让人本能的就要心生肃穆敬仰一般。

    踏。

    踏踏踏。

    周离并未说话,英挺的脸孔上挂着淡淡笑意,大步走向这灰衣老者。

    待周离走到石桥之前时,老者忽然回过身来,苍老、却又波澜不惊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周离也在石桥对岸停下了脚步,嘴角边,同样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

    “周先生,久仰大名啊。”

    灰衣老者笑了笑,眼神逐渐柔和,露出了一口健康的白牙。

    周离也笑了起来:“北狂先生,周某同样也是久仰大名!”

    此人,正是当世神话、北狂张洛北!

    张洛北似乎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周先生,说实话,老夫也没有想到,你我之间,会落到此时这般境地。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倒是我们张家太骄傲、也太暴躁了。如果有可能再选择,老夫更希望,能与周先生这样的年轻俊杰,成为朋友,而并非是-------敌人。”

    说着,张洛北看向周离的眼睛,眼神中,露出了止不住的哀伤。

    让他这本就没有太多气势的身体,一时显得更为的苍老。

    “嘶~~。”

    “张洛北这老狗,到底想干什么?他,他竟然会在这位小爷面前示弱?还说的这么可怜?”

    “难道....是他怕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不可能吧?”

    “谁不知道,张洛北当年,就是以狂妄著称,这北狂的名号,可绝不是白白得来。此时还没打,他怎么可能会怕?”

    “没错。”

    “这事情恐怕绝不会这么简单。”

    “张洛北此人,诡计多端,狡诈如狐。先不说其他,单单是看他们张家之前的手段,又岂是害怕的表现?这老东西,肯定是有什么阴险的筹谋!”

    “......”

    这时,花园外的高大院墙之上,一众大佬们都已经赶至。

    不过,此时毕竟非同小可,便是他们,也绝不敢靠的太近,只敢远远观看。

    但看到此时张洛北对待周离的态度~~,便是尤玉龙、周无量、法悟和尚、眹虚子这些当世至强者,一时也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谨慎异常。

    周离此时却是笑了起来,对张洛北一拱手:“北狂先生厚爱,周某可真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若再来一次,周某恐怕还是会如是选择!”

    张洛北瞳孔猛的一缩,一股澎湃威压骤然而起,但转瞬,却又是消散无踪。

    笑了笑道:“周先生,可能是张某的话说得还不够明白。”

    “如果周先生此时能够离去,我张家,对周先生之前所做的一切事情,既往不咎。也包括张甫臣、张金童一众人。他们的死,也是咎由自取,应该可平息周先生的怒火了吧?”

    哗!

    张洛北此言一出,不远处的高墙上登时又是一阵止不住的唏嘘议论。

    便是张凤哕的眉头也是紧紧皱起来,低声道:“师兄,难道,难道是这张洛北真的转了性子,要勘破红尘了?”

    斗笠老者的嘴角边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张洛北这厮,能走到今天,绝非是偶然呐!”

    “嗳....”

    张凤哕登时一愣,却是转瞬也回过神来:“师兄,你是说....张洛北之前对张家的布置,是要....故意露出把柄破绽来?”

    斗笠老者笑着摇了摇头,却是并未回答,不可置否的看向了前方。

    此时,石桥对面,虽然张洛北给足了自己面子,但周离却并没有任何的激动和兴奋之色,依旧波澜如水,古井不波。

    淡淡笑道:“北狂先生,该说的,也都差不多了。来吧,来战吧!”

    张洛北眉头一皱,却是片刻便舒展开来,呵呵笑道:“看来,周先生真的对张某怨念颇深,难以化解啊。也好,张某虽是行将木就之人,若是能成全周先生这年新生俊杰的声名传播,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周先生,请!”

    说着,张洛北极为恭敬、又是极为潇洒飘逸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半步神境盖世强者的凛冽威压,缓缓散发出来。

    “北狂先生,请。”

    周离淡淡笑了笑,澎湃的真元也可开始骤然运转起来,但眼神,却是愈发的凝重!

    虽然周离一时也搞不明白张洛北这厮在搞什么鬼把戏,但~~,能将整个张家数百口人的性命,当做铺垫的垫脚石,并且没有丝毫波澜,简直就仿似死了一群鸡鸭一般,这等心志,又岂是常人可以比拟?

    尤其是~~,之前中院那只变异血狼蛛,明显不是在最佳状态,被抽取了不少的能量。

    此时这张洛北虽然隐藏的极深,但周离的离火仙瞳可绝不是摆设,隐隐在他的体内,感觉到了一丝那变异血狼蛛身上熟悉的气息。

    换言之,这张洛北明明知道,这变异血狼蛛并不在最佳状态,却是依然....

    本就是不死不休之局,张洛北这等深沉心机,难道~,周离还指望跟他和解?

    不过,正如那句老话:“任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饶是张洛北隐藏的再深,周离此时却是已经踏入了化境中期,神魂踏入虚境中期,凝聚一朵莲花,各种底牌更是底蕴深厚,又岂会怕了他张洛北?

    咻!

    忽然,周离动了。

    矫健的身形犹如出膛的炮弹,迅速,刚猛,带着凛然威势,骤然朝着张洛北袭来。

    “好身手!”

    张洛北赞叹一声,哈哈一笑,却是并未躲避,澎湃内劲涌动,挥拳朝着周离顶上来。

    轰!

    空气中骤然传来拳脚对撞声响。

    但不论是周离还是张洛北,此时对对方都存着很强的警惕之心,并未出全力。

    短暂相交之后,两人的拳脚犹如落雨,噼里啪啦的施展开来,空气中登时传来‘砰砰’闷响和犀利的破风声。

    不远处的高墙上,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放过两人交战的每一个细节。

    而美女副处长和处长众人,各种高端设备也是迅速展开来,虽是不敢靠的周离两人太近,却是在最大限度内,保证可纵览全局。

    砰!

    砰砰砰!

    须臾,二十几招已过,随着两人逐渐熟悉,力道也是迅速加大,激烈声响,不绝于耳。

    “周先生,好强的身手!我现在,真是越来越后悔与您为敌了!此次要只是切磋该多好?”

    轰!

    又是两只铁拳一记激烈对撞,张洛北赞赏的看着周离,哈哈大笑。

    “北狂先生也是好身手啊,如此强悍的肉身,周某还是第一次遇到!便是那什么光明圣教的战神阿瑞斯,也根本无法与您相比。”

    周离也是笑着回应一声,可拳头却是没有片刻停滞,嗖的一拳,直取张洛北的丹田要害。

    张洛北眼神不由一狞,哈哈大笑:“来得好!”

    骤然挥起一拳来挡,明显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

    砰!

    砰砰砰!

    须臾之间,两人又是二十几招过去,对对方的了解也是更深了,却都没有贸然,依然保持着相当的谨慎。

    周离之前那句话可并不只是刺激张洛北而已,而是~~,这老东西,的确是周离重生后所见过肉身最强的!

    比那战神阿瑞斯,还要再强上一个档次。

    而且,到此时,周离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张洛北这厮明显是在隐藏着什么,这,并不是他的真正实力。

    尤其是~,周离庞大的神识敏锐的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正在发生某种细微的异变!

    这种异变虽是极为细微,却是给了周离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

    咻!

    两人又是一个交错。

    周离的嘴角边忽然露出了一丝凛冽笑意。

    这老东西既然要拖着,这里是他的主场,自己又岂会轻易让他如愿?

    既然这老东西不愿暴露身手,那~~,便将他给逼出来!

    “憾天拳第三式------乘风破浪!”

    交错之间,周离身上的真元骤然澎湃,铁拳之上,犹如蒙上了一层幽蓝色的光浪,就像是在澎湃浪花中乘风破浪的利船一样,骤然朝着张洛北狂袭而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