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430章 北狂张洛北!

第430章 北狂张洛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仲夏早晨的海边,海风虽带有些许燥热的潮湿,但初升的阳光,却是无限柔软。

    柔软的阳光透过窗帘进入卧室,映照出两个无限美好倩影的轮廓,在旁边一盆温润柔和的君子兰映衬下,恍若一副美如诗的画卷。

    也将不远处的周离的心,暖暖融化。

    昨夜,虽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能感受到两个最熟悉的女孩子,就在自己身边,可以清晰听到她们的呼吸,可以清晰的嗅到她们身上熟悉的幽香,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们的生命....

    这种温馨的熟悉、舒适和满足,让周离的心里说不出的舒适。

    却也让周离更明白,他想要保护这些他爱的人,那就必须让自己的变的更强!

    唯有强者,才会有选择的余地!

    也只有强者,在遇到困境时,才会有去逆转、改变这个困境的资本!

    周离小心翼翼退出门外,来到不远处悬崖边的观景台,一边感受着初升朝阳的活力,一边给洛林仙子发去了一条短信。

    片刻,洛林仙子的信息就回过来,先是一个小拳头,后面却带了一把滴血的刀。

    “呵。”

    周离的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又给她回了一条:“我的小仙子姐姐适应的还不错嘛。新环境还满意吗?”

    片刻,洛林仙子的信息又回过来,这次却是换了个哭着笑的表情:“周离,这里的灵气,实在是低的发指。你该不是诚心的吧?”

    周离哈哈大笑,给洛林仙子发了个大笑的表情,又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的小仙子姐姐,咱们要善于去发现美嘛。”

    “周离,你这个混蛋,这才几点啊。你就起来了,吵的人家也睡不好。我讨厌死你了。”

    周离正在等待着洛林仙子这边的回复呢,怀中,一个小脑袋却是慵懒的钻出来,极为不爽的看着这边的阳光,又满是怒气的看向了周离。

    不是小白狐香香这小东西是谁?

    这时,洛林仙子的信息又回过来,对周离做了个大怒的表情:“周离,你不会是想玩金屋藏娇吧?”

    “小东西,乖一点。”

    周离用力揉了揉香香的小脑袋,正准备给洛林仙子回信息,香香这时却已经跳到了周离的肩头,看着周离的手机屏幕。

    然后,简直不可思议的看着周离的眼睛:“周离!没想到,我竟然看错你了!你竟然包了个仙子做二~奶!”

    “呃....”

    周离本来正舒爽呢,可一听这话,嗓子眼里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赶忙捂住了香香的小嘴巴:“我说,小东西,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好不好?你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哼!”

    “周离,你这个坏蛋!你还想狡辩!你难道不知道,本小姐我,最擅长的就是探查灵气波动吗?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里面俞北瑶和丘涵青那两个老女人,把这个什么洛林仙子找出来吧?”

    说着,香香得意的看向周离,就像个傲娇的小公主。

    “......”

    周离简直无言。

    饶是他对洛林仙子的安排已经很妥当,在莫小柔位于崂山近郊的别墅里,可如果香香要找,哪还...真的藏不住...

    忙道:“小东西,咱们~,还能不能做朋友了?这件事情,其实...只是个意外。”

    说着,周离忙简要的将之前洛林仙子的事情对香香叙述一遍。

    “意外?”

    “周离,本小姐有这么好骗吗?”

    香香脸色中闪过一抹微微凝重,但稍纵即逝,又换上了这吃定了周离的傲娇表情。

    周离一笑:“对了,小东西,咱们说点正事儿。这个缝隙波动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笨得很,可全靠我家的小公主香香指点了。”

    “嗳?”

    香香狐疑的看了周离一眼,却见周离的眼睛里满是真诚和柔软笑意。

    不自禁的,她的嘴角边也止不住微微翘起来,笑道:“周离,还算你这个坏蛋懂事。这件事,也就只有我能解决了!”

    香香说这话时,简直霸气十足,仿若从小公主一下子变成了女王。

    眼见转移话题成功,加之,对香香的能力,周离还是很有底气的,忙道:“我的小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香香这时已经傲娇的靠到了周离怀里,又讨了周离一番亲热呵护之后,这才道:“周离,这丝缝隙在出现时,我便有了察觉。只不过,周离,我现在实力还有限,而这丝波动的能量又太过强大,我并没有敢仔细探查!但是周离,我好像发现,这丝波动中,透露着一丝...诡异?”

    “诡异?”

    “什么意思?”

    周离忙看向香香的眼睛。

    看周离明显被自己完全吸引,香香小脸儿笑意不由更甚,但片刻,脸色却郑重了不少,又道:“这种诡异我一时也很难形容。最简单来说,就是不稳定!是被人借着一个缝隙,然后强行开辟出来,但开辟时的能量又不够!所以,肯定不会稳定喽。”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香香这话说完,周离额头上冷汗都渗出来。

    如果按照香香所言,这传送法阵开辟出来的缝隙不稳定,那谭落雪....

    香香当然也看到了周离脸色的变化,忙道:“周离,你,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周离一阵苦笑,也没瞒香香,把谭落雪的事情说了一遍。

    香香小眉头紧皱,也瞬时将周离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如果谭落雪出事,那~~,他真的是无法原谅自己了...

    但片刻,香香的小眉头就舒展开来,笑道:“周离,你为谭落雪那个老女人紧张什么呀?放心吧。这老女人离开的时间,还不再危险区域,应该没有大碍!不过,你干嘛那么关心她啊?”

    “......”

    周离一时大喜,却又对香香这小东西无言,片刻,笑道:“小东西,你有没有发现,地球这地方,好像....有些古怪。”

    “古怪?”

    香香忙看向周离,明显被周离吸引。

    周离见转移话题又成功了,便对香香说出了他的一些猜测,也包括他的一些疑惑,关于这缝隙出现的因由,包括传送法阵的一些问题。

    香香对这方面的原理虽是远不如周离精通,但她的感应能力,她的天赋,却远非周离能及,思虑片刻,忙为周离解释起她的看法来。

    ………

    而此时,燕京腹地,一处恢弘端庄的神秘大院内。

    宽敞精致、布满了各种绿色植物、灵气又极为浓郁的后花园内,一个白发老者,一身以金线缝制的传统白色练功服,正在慢斯条理的打着一套类似太极拳一般的拳法。

    他这拳法虽与太极拳相似,却远非传统意义上的太极拳可以相比!

    他的动作虽慢,看似没有力道,但若处在近处,却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哪怕是无意间行云流水的一个小动作,乃至一根手指,也仿似可以随意的撕裂空气!

    正是当代华国武道届的神话,华国隐世家族中的泰斗,人称‘北狂’的张洛北!

    张家这一系,并非燕京本土人氏,而是传自明末一位大名鼎鼎的枭雄人物,献贼、张献忠!

    史书记载,当年,‘献贼’张献忠所创立的大西,被满清肃亲王豪格所败,天府城破时,张献忠为了避免妻儿家眷被满清侮辱,亲自屠戮殆尽,然后,自杀身亡。

    虽说各种史料,因为立场关系,在这方面的记载有所出入,但大体都是这么个意思。

    好听的,无非就是为其增砖添瓦,面子上好看点,难听的,则是无底线的诋毁,将其贬的一文不值。

    但张献忠此人,却是当年明末流民军中的一个...异类!

    他虽然生性残暴,多疑狠辣,却有一个常人远远不可能有、甚至后天努力也不能比拟的特长!

    那便是------识人之明!

    在华国的历史长河中,虽是有大量的堪称‘伯乐’的大能,但~~,真正有灵性,并且,能亲手把这些‘千里马’带出来的,却是寥寥无几!

    而张献忠,就是其中之一!

    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所谓的明末‘四秀’,包括一大批堪称骨干、左右南明时天下大势数十年的猛男,有半数,甚至是半数之上,皆是出自张献忠的西营一派。

    而张洛北这一系的先祖,正是当年张献忠极为宠爱的一个儿子,自幼,便被送到深山,跟随一位大能拜师学艺。

    当然,历史只是个娇嫩的小姑娘,任人在她的脸上涂涂画画。

    张家的出处,到底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是真有这么回事儿,谁也无从考证。

    但此时的张家,却是名副其实的实力派!

    张洛北虽是已经三十余年未曾出山,可当年,在那公海之巅一役,他以一己之力,力挫泰国古泰拳拳王伊猜察,手刃日国剑圣渡边寮一,斩杀韩国大宗师李纯载的师兄金童然,并且,力挫米国ssss级异能者约翰~强尼!

    以一人之力,挫败天下群雄!

    夺得深岛灵泉,一战成名天下知,被誉为当代神话!

    虽说自此战之后,张洛北选择了韬光养晦,已经三十余年未曾出山,人们已经逐渐淡忘了他的名字。

    但他的影响力非但未有衰减,反而愈发根深蒂固!

    尤其是他的后辈子侄徒弟,更是人才辈出!

    他们看似无形,实则,是华国武道届的最顶端食物链!

    便是天榜,摄于其中隐秘,都不敢将他们这一系的人上榜。

    由此也可知,他们的能量,到底有多庞大。

    但此时,张洛北的心情却不是太好。

    清元观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那个不懂事的小子,竟然失踪了!

    这是要跟他张洛北玩躲猫猫吗?

    他真以为,他藏起来,他张洛北就找不到他了?

    这时,张洛北的爱子,赫然是一位大成宗师的张成龙,却是快步来到了张洛北身边,像是古代的子对父礼节一般,显示恭恭敬敬的对张洛北磕了个头,这才无比恭敬道:“爹!那个小子,有消息了...”

    “嗯?”

    正在打拳的张洛北眼睛不由微微一眯,登时,周围的空间仿似都被压缩起来。

    张成龙又岂能不明白自己老子的秉性?

    忙无比小心恭敬道:“爹,昨夜,黄惟公给我发来短信....”

    张成龙忙将事情对张洛北汇报一遍,又小心道:“爹,这小子,的确猖狂,要不要~,咱们派嫡系子弟下手,直接把他做掉?”

    “做掉?”

    哗啦!

    张洛北已经收住拳法,空气中登时又是一阵撕裂!

    张成龙赶忙更加恭敬。

    张洛北淡淡一笑,一伸手,早就小心在旁边伺候的丫鬟,赶忙为他递过来一杯香茗。

    张洛北淡淡品了一口,道:“成龙,为父是如何教你?这种事情,你急什么?再者,这小子,倒真是有些手段,更有些胆量!”

    “爹...那您的意思是...”

    “哼!”

    张洛北冷冷一笑:“我听说,缅国黑蟒教的那位圣子的死,好像与这个小子有些不明不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