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427章 乱弹琴!

第427章 乱弹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关近郊,黄海常委院,一号别墅。

    简单典雅的书房内,灯光若水般柔软,李书记戴着眼镜,伏在案头,正在仔细翻阅着一本线装版的《二十四史》《隋书》。

    旁边,还有一叠刚刚处理完的文件。

    这也是李书记自年轻时代养成的一个习惯,不管多忙,不管多晚,在处理完公务之后,他都会抽出时间来看一会书。

    哪怕只是翻一章呢,却是雷打不动。

    正如唐初那句名言:“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身处如此要职,李书记可从未有一刻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

    而在最经典的《二十四史》中,李书记犹喜欢《隋书》,尤其是对文帝杨坚,李书记有着很深的研究。

    每当心情烦躁之时,他总会重温这本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古书。

    可当李书记刚刚‘入定’,正要徜徉于最熟悉的书海时,不远处的私人手机突然暴躁的响起来。

    李书记的眉头登时一皱,知道他这私人手机号码的人,可并不多。

    而当看清来电显示之后,他的眉头一时不由皱的更紧了。

    片刻,他笑着接起了电话:“黄书记,这么晚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李书记和黄惟公曾是某期党校的同学,黄惟公的这家龙头企业,在黄海方面也有一些业务,两人并不算陌生,但却又到不了亲密朋友的状态。

    电话那头,黄惟公忙道:“李书记,这么晚还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不过,我现在在你们黄海,遇到了一些麻烦...”

    黄惟公此时虽是强压着怒意,但毕竟不是圣人,言语有些略粗暴的直接将此时在碧海蓝天的事情叙述一遍,“李书记,这件事,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黄惟公说完,阴翳的老脸,简直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高傲又冷漠的看向周离。

    周离淡淡一笑,却看都懒得看黄惟公一眼,一只大脚踩在了黄伟峰的小脸上,慢斯条理的坐在一旁,招手示意丘涵青,让她将俞北瑶扶到这边来。

    “......”

    如果目光能杀人,周离怕是早已经被黄惟公杀死了千万遍,但对黄惟公这种凡夫俗子而言,这显然不可能。

    黄惟公哪想到他已经拨打了李书记的电话,可眼前这个卑贱的小子,竟然浑然没事人一般,简直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啊!

    当即又补充道:“李书记,在黄海,有人已经凌驾于国法之上了吗?”

    黄惟公说完,继续阴翳又高傲的看向周离,仿似,已经吃定了周离。

    但黄惟公并没有注意到的是~,他旁边,黄惟民止不住无力的摇头,有些说不出痛苦的看向天花板。

    而俞秋原的头更是快要低到了桌子底下。

    别人不知道李书记对周离的信赖、爱护,他俞秋原难道还不知道?

    此时,黄惟公竟想拿李书记来压周离,这不是....

    电话那头,李书记这时嘴角边,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以他的身份地位,又如何不知道此时燕京的这股风向?

    本来,他正打算周离回来,跟周离好好聊一聊呢,没想到,这边黄惟公父子,已经撞到了枪口上。

    片刻,淡然笑道:“黄书记,这事情,我倒也略有耳闻。不过,为此事便上升到国法~,有点大了吧?周先生我也认识,对于周先生的人品,对于周先生为黄海做出的贡献,对于周先生对我们华国做出的贡献,我还是知晓一些的。我明早还有个会,那就先这样吧!”

    “嘟嘟嘟....”

    看着电话那头传来的轻飘飘忙音,黄惟公原本一切尽在掌握般的老脸上,瞬间红了起来!

    一时间,简直要变成猴屁股一般,浑身都在颤抖!

    李书记这是什么意思?

    这,这摆明了就是要为眼前这小子、把这事情遮下来,而且,简直是毫不畏惧、根本就毫不避讳的不怕得罪他黄惟公啊!

    这他么的...!

    但他黄惟公虽是跟李书记平级,可其中含金量,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就算不爽,他又怎敢再去捋李书记的虎须?

    片刻,恶狠狠的放狠话道:“好!好!你们黄海很好啊!我就不信了,这天下,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忙急急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旁边,黄惟民摇头失笑,刚才丘涵青说的话,竟然又从他大哥的口中说出来...还有什么讽刺,能比这更直接...

    他本想阻止他大哥,不要再去自讨苦吃,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他这位大哥不碰壁,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长痛不如短痛呐!

    这时,一号别墅内,李书记的嘴角边却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意,恍若小孩子一般,拿起手机,给一个熟悉的号码发起了短信。

    人在做,天在看!

    无理还争三分理,更不要提,是周离这边占着十成十的理呢!

    他李书记有怎是俞秋原这种温室里长大的娇花能比?他一路走到现在,意志是何等坚定?

    正好,借着此事儿,让这位小爷,多拿出点干货来,为黄海,为华国,更尽一份力!

    黄惟公这边忙着打电话,周离也收到了李书记的短信。

    大手一边揽着俞北瑶的纤腰,让俞北瑶靠在自己怀里能有个更舒服的姿势,一只大脚,却并未放松对脚下可怜的黄伟峰的教育。

    让俞北瑶和丘涵青也看了一眼这短信,周离思虑片刻,给李书记回了一条:“李伯伯召唤,小侄就算是吐血,那也必须得尽力而为啊!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侄可还指望着李伯伯给我做主那!”

    “这个臭小子!”

    一号别墅书房,李书记不由笑着啐了一口,心情却是一片大好!整个人仿似都年轻了几岁。

    人捧人,越捧越高!

    一步高,步步高!

    先不谈周离这一身本事手段,就单单是这人品,这人格魅力,便是他李书记都要给周离点个赞呐!

    这完全就是把他李远山当成了亲近长辈啊!

    这种信任,这种坦诚,他李远山又如何不舒服、不爽快?

    而相形之下,黄家这边,准确的说,是黄家大房这边,那简直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了。

    他李远山又哪还有时间理会黄惟公?

    李书记虽是未再给周离回短信,但通过刚才的电话,周离又如何不明白李书记对他的呵护?

    尤其是李书记这条短信,也给周离提了一个醒。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是该为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跟着流着相同血液的人们,做些什么了。

    事实上,周离对此事,本就有所规划,只不过,在之前时,条件一直不够成熟,而此时,有着此次海底死火山的收获,加之境界的成熟稳固,周离已经有了足够的余力!

    此时,省城白水城,日月湖疗养院,一座处在核心腹地的幽深别院内。

    蓝建国、蓝老爷俩,正在院内的葡萄树下下着象棋。

    蓝建国此时心情很不错。

    老爷子的身体安康,无疑就是让他吃了定心丸,更有了最强有力的依靠,只要事情顺利,他的前路,自然也是按部就班。

    只不过,此时在棋路上,他的形势可就不容乐观了。

    眼见自己的老帅几乎已经被老爷子形成围杀之势,已经很难再有还手之力,蓝建国不由苦笑:“爸,我刚才一直提着精神呢,也没发现,您这布局,到底有多精妙,可为何....这会儿,我竟已然快是死局了呢?”

    “哼。”

    蓝老淡淡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你不是脑子不好使,而是这里,不够静。”

    “不够静....”

    蓝建国简直无言。

    他明明很安静好吗?也一直在稳扎稳打的布局,好像并没有什么破绽呢...

    看着自己的骄子陷入了深思,蓝老嘴角边的笑意也是越来越甚。

    某种程度上,他这个儿子,可谓是真正的天子骄子了,比他的绝大数同龄人,都要优秀的多的多!

    只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却更需要沉淀!

    静了几分钟,看蓝建国似乎有了一丝头绪,蓝老正要点拨一下蓝建国呢,蓝建国旁边公文包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

    蓝建国一时不由更为尴尬,忙看向蓝老:“爸,是,是私人手机...”

    “哼。”

    “这事儿,你不用跟我汇报。”

    “......”

    蓝建国又是无言。在自己的父亲心中,自己显然还是不达标啊。

    但蓝建国又岂能不明白,这是父亲对他的要求。

    但掏出手机来一看,蓝建国眉头不由一皱,看向蓝老道:“爸,是黄惟公的电话。”

    “黄惟公?”

    蓝老眉头也皱起来,片刻,道:“接。”

    父子连心,蓝建国又如何不明白蓝老的心意?当即打开免提,接通了电话。

    几句寒暄,黄惟公简直带着滔天的怒火,又带着几分哭腔,将事情对蓝建国叙述了一遍。

    蓝老这几年虽是一直在白水城疗养,却又如何不了解燕京的情况?登时微微冷笑起来。

    蓝建国也是眉头紧锁,片刻才道:“黄书记,这事情,还到不了国法的地步吧?”

    “呃....”

    一听蓝建国的口风,黄惟公又如何还不明了,连蓝建国似乎也对眼前这个小子....

    忙急急道:“蓝省长,现在,现在小峰的脸,还被他在脚底下踩着呢!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欺负人?”

    蓝建国还未说话,旁边的蓝老却是已经忍不住了,冷声叱喝道:“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自己不把脸伸到人家的手边上,人家会打他的脸?要不是我老头子还没聋,我还以为回到了解放前的旧社会呢!”

    “这....”

    黄惟公作为大院里的孩子,又如何听不清蓝老的声音?

    包括旁边的黄惟民,也将蓝老刚才的话,听的清楚,一时间,手足心都要冒出冷汗来!

    什么意思?

    这位老爷子竟然...竟然也对这位小爷如此赏识?

    这简直已经不是赏识了,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护短呐...

    这位小爷,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饶是黄惟民,也不知道周离之前曾经亲手救过蓝老的命,那就更不要提眼前的黄惟公了。

    黄惟公一时简直都要被吓尿了。

    这位老爷子,不仅亲自出声定了调子,更是把这性质说的如此严重....这事情....还怎么玩?

    要知道,蓝老的位置,比之黄老的位置,那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呐...

    这他么的....是天要塌了吗?

    蓝建国这时冷声道:“黄书记,此事,你好自为之!”

    直接挂断了电话。

    “......”

    包厢内,原本像头老斗牛一般的黄惟公,一时简直汗如雨下,浑身颤抖不停。

    不知是气的,还是内心的惊惧。

    周离怀里,丘涵青的嘴角边却露出了一丝无比畅快的冷笑,‘失去了这层皮,黄家这爷俩,还有什么?’

    而一旁,俞秋原的头早已经快要低到了桌子底下。

    他怎么就这么傻呢,简直就是....被猪油蒙了心、有眼无珠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