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97章 一力承担!

第397章 一力承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时,定州郊区,某战斗部队驻地,这位刘海峰、刘队长,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看着四面高墙、密不透风的小黑屋,他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也会被关到这种他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环境里。

    他甚至不能想象,他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境遇...

    可....谁让他有眼不识凌云木,傻乎乎的撞到了别人的刀口下呢?

    好在,事情虽然蜿蜒曲折,但总算还不到无法彻底挽回的境地,他只能拼命祈祷,解鹏那个傻大个能挺住,千万别死啊。

    否则,那他可真就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迷离的霓虹中,这辆棕色的gl8就像是一条灵活的大鱼,飞快行驶在整个城市之间。

    至于红灯,根本就视若无物。

    马超头上已经打好了白色的绷带,用力握着方向盘,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

    他的伤并不重,又岂会浪费这种表现的忠心的绝佳机会?

    “周先生,咱们马上就到了,解鹏大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着,马超直接一脚油门,冲断了眼前军区招待所的栏杆,直接冲入了院儿里。

    周围众人都被吓了一跳,忙就想上前来阻拦,可这时,大厅里的经理,却是急急迎了出来,满头冷汗:

    “周先生,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我已经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救护车应该马上救过来了...”

    他刚刚才接到的电话,简直做梦也没想到,原本弱不禁风的东风,竟然骤然压倒了西风,原本几乎已经板上钉钉的铁案,竟然生生又被人翻了过来...

    周离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大步快速走向前方。

    这经理也反应过来,赶忙小跑着在前方引路。

    这时,解鹏已经被从地下室的审讯室移到了一楼的一间贵宾客房,只不过,他的伤口太过狰狞了,服务人员根本不敢给他穿衣服,只能简单的给他点了些碘酒消毒。

    “我?!”

    “我艹你们大爷啊!”

    “这他么是谁干的?是谁干的!!!”

    一看到屋内,解鹏只穿着一条内裤,浑身上下,全是狰狞翻滚的血口子,简直已经不似人样,饶是马超的性子,一时也无法安耐住,暴喝出口。

    严夫人也有些不敢看眼前的景象。

    这些人,忒狠啊!

    这简直就是想要人命的手段呐!

    如果他们再晚来一会儿,天知道...

    周离的眼睛也紧紧眯起来,冷眼看向了这位经理。

    “......”

    一时间,这经理浑身简直像是蒸了桑拿,他本来还想遮掩什么,片刻,腿肚子都软了,下意识般道:“是,是省厅刘队长的人...”

    “他们人现在哪里?”

    马超像是豹子一样怒喝!

    这经理忙道:“就在,就在不远处的客房里等着呢。”

    “艹你么的!”

    马超一把推开这经理,直接将他推倒在地上,招呼身后小弟道:“都他么傻愣着干什么?跟我去干活!!!”

    “这....”

    这经理还想说些什么,片刻,却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周离这时已经来到了解鹏面前,取出一枚补气丸,塞进了解鹏嘴里,周身浓郁强悍的真元,缓缓将解鹏笼罩。

    顿时,一股圣洁舒适的气息,自周离为圆心,在整个室内扩散开来。

    然后,解鹏的伤口,就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内,不疾不徐的恢复起来,不多时,已经完全如初。

    “呃...”

    这经理登时无比惊恐的咽了一口唾沫,用力揉着眼睛。

    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这,这难道是神仙手段吗?

    竟然可以....

    严夫人狐媚的双眸中也满是惊恐,贝齿紧咬着红唇,不敢多言半字。

    这位小爷的手段,简直是.....

    那个白大小姐已经走了,她是不是可以...

    啪!

    随着周离的大手轻轻一挥,解鹏登时悠悠转醒了过来,一看到眼前的周离,不由大喜:“恩公,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啊。”

    忙急急撑着就要下床来行礼。

    周离忙摁住了他,笑道:“解鹏大哥,你受伤不轻,好好休息。先不要乱动。”

    解鹏这时却也注意到了,他身上原本已经狰狞的不成模样的伤口,竟然~~,全都不见了,不仅恢复如初不说,好像....比以前还要更强大!

    这....

    “恩公,这...”

    解鹏还想要说些什么,周离却一笑:“解鹏大哥,你先休息一下。事情咱们等下再说。”

    说着,周离扫视身边几个女服务员:“照顾好他。”

    大步走向门外。

    严夫人和这经理哪敢怠慢?忙急急跟在了周离身后。

    可一来到门外,饶是这军区招待所的隔音已经极好,可不远处简直杀猪般惨烈的呼声,却是依然暴躁又清晰的传到了众人耳中。

    这经理的腿肚子几乎已经快站不住了。

    就算是用屁股想,他又如何不明白不远处发生了什么...

    这位刘队长,这回,到底碰上的是个什么样的对手哇...

    周离直奔声音方向,推门而入。

    这时,里面刘队长留下的几个手下,已经是满面狼藉,浑身是血,几个小弟正牢牢的制住他们,脱光了他们的衣服,马超拿着沾了水的皮带,‘啪啪啪’的抽个没完。

    有人已经被抽晕过去。

    看到周离过来了,马超又狠狠的补了一皮带,这才恭敬对周离道:“爷,这些狗杂碎!欺人太甚那!”

    外面救护车的声音已经响起,周离扫了他们一眼,道:“解鹏大哥没事了,救护车留给他们吧。”

    大手却是悄然一挥。

    “嗳?”

    “是。”

    马超一愣,又怎敢反驳周离的威势?忙让小弟招呼救护车来这边,又急急去查看解鹏那边。

    这时,外面却又响起了喧哗声。

    片刻,一个白衬衣、金边眼镜男,快步来到了这边,一看眼前的景象,瞳孔不由一缩。

    忙极为恭敬的看向周离道:“是,是周先生吧?我是王副省长的秘书,王副省长现在就在外面,他有些事情,想跟您聊聊...”

    说完,这位大秘愈发恭敬,连大气而也不敢喘。

    周离早就感觉到了王副省长和曲风荷的气息,淡淡一笑:“让他们等着!”

    然后,周离又看向了严夫人:“你在这里,看好局势。”

    说着,看也不看这位大秘一眼,徒自走向了门外。

    “是...”

    严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恭敬称是。

    这位经理忙急急追出来,想跟周离解释一下,却发现,周离竟然好像凭空消失了,哪里还有人影儿?

    他终于控制不住心中惊恐,失魂落魄的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咻!

    伴随着细微的破空声,几分钟之后,周离已经出现在了这位刘队长的房间。

    这位刘队长此时正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在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踱步呢,忽然发现,一股强大又有些熟悉的气息,骤然逼近了他。

    忙猛的回过头。

    忽然发现,空气中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整个小黑屋内,一下子变的圣洁般光亮。

    “是,是您....您,您是怎么到这里来?”

    刘队长登时无比惊恐的看向了周离。

    但他毕竟久经风浪,又知晓一些周离的手段和能量,片刻,稍稍强迫着自己稳定下来,但胸腹却是在止不住的剧烈收缩,眼神中,充满无助的惊恐。

    周离淡淡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下半辈子做太监,终生不得行房事!要么,双手加双腿吧。”

    “呃...”

    刘队长一愣,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可....一看周离的眼神,他下示意的闭上了嘴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哪还有之前的高傲和根骨?

    片刻,强撑着心中无助的惊惧道:“爷,我,我选双手双腿。求您....念在我也是执行命令的份上,给我留一条生路啊...”

    周离淡淡一笑:“你本应该去地狱里忏悔!双手双腿,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了!”

    “......”

    这位刘队长还想说些什么,却只感觉眼前一模糊,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瞬间蔓延遍他的全身!

    饶是以他的心志,不由也是杀猪一般痛呼,手脚皆已经失去了知觉,竟是被生生捏断。

    可等他泪眼朦胧的回过神来,哪还有周离的身影?

    好在,这位小爷总算没有对他赶尽杀绝,他的四肢虽断,却并不致命,以后就算不能恢复如初,但勉强跟正常人一样,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爷,谢谢您,谢谢您的仁慈!我老刘这回真长记性了!”

    饶是周离已经不在,这刘队长却是趴着、拼命对周离刚才站的方向磕头,虔诚异常。

    这时,空气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我很欣赏你的性格。你对于此事,就到此为止了!”

    “这...”

    刘队长片刻才反应过来,额头上、浑身,简直冷汗直流。

    这位小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不多时,周离已经回到了这军分区招待所。

    这时,那几个刘队长的手下,都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

    不过,医院可以医治他们的外伤,却怎可能医治他们被周离亲自下手的内伤?

    他们虽罪不至死,但这种蛮横,又岂能不付出代价?

    十年之内,他们是别想再行任何房事了,只能是软趴趴的软脚虾!

    至于他们能不能熬得住,想不开,那~~,就不关他离火仙尊的事情了。

    就像是港岛那部著名影片中的名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周离来到解鹏这边,却发现,王春耕和曲风荷已经在这边等候多时,周围还摆满了礼品。

    显然,这都是王春耕让人买来的。

    王春耕本来正发呆,一看到周离过来,忙快步起身来:“周先生,今天这事情,我王春耕惭愧啊!真是....周先生,咱们可否换个房间,仔细谈一下此事...”

    周离看了一眼王春耕。

    这个原本巍峨澎湃的男人,此时眼神中却满是哀伤和神伤,不过,男人的根骨还在。

    而旁边,曲风荷虽然看着自己的目光里还有一丝儿仇恨,但多半,都被隐藏起来。

    周离一笑:“王先生有指示,我本该洗耳恭听的。不过,抱歉,今天我没时间!”

    说着,周离对严夫人和马超道:“扶解鹏大哥回君悦。”

    “是。”

    马超和严夫人赶忙亲自扶着解鹏,就要离去。

    看周离也要离去,王春耕忙快步来到了周离身前,就像是周离的大秘一般,急急道:“周先生,就,就几分钟的时间。我王春耕保证,绝不会耽误您一秒钟。”

    周离回头看了王春耕一眼,王春耕眼神里满是诚恳。

    看马超和严夫人、解鹏几人,回头看向自己,周离一笑:“你们先上车。”

    王春耕简直如释重负,汗水都已经打湿了后背,忙小心关死了门。

    房间内,只剩下他和曲风荷还有周离。

    王春耕稳了下心神,眼神已经恢复了不少镇定:“周先生,今天的事情,过错全在我王春耕一人,不关小荷的事儿,也无关我们王家!就请您...只惩罚我一人吧!您所有的怒火,我王春耕愿意一力承担!”

    说完,这位大佬级的大人物,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周离面前,谦卑又恭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