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85章 吕淳风

第385章 吕淳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嗯?”

    这位清元观老祖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来。

    他的威压已经完全将这个小子笼罩,可这小子,在此时这种状态,竟然还能这么淡定,甚至是自如....

    他的底气,到底是哪里来?

    “师叔,这小子身上有诸多古怪,必是有什么好法宝或是秘术护身,您...咱们绝不能让他跑了!”

    旁边,玄真道人阴郁的盯着周离的眼睛,简直恨不得将周离捏成魇粉。

    他本想说‘您一定要小心的’,但一想起他这位师叔的境界和手段,忙改了口。

    今天,他的脸面早已经丢尽,脸都被周离摁在地上爆踩,即便不能得到周离身上的法宝秘术,却又怎可能会放过周离?

    “无妨。”

    这清元观老祖淡淡一笑:“他跑不了。”

    言语间庞大的自信和威压,根本不容置疑。

    说着,他饶有兴趣的看向周离:“年轻人,你如此天分,便是老道我都有些惊艳!如果~~,你能放下心中怨念,对我清元观诚恳道歉,一改往昔,我可收你为徒,让你拜在我的门下修行,直接与玄真同辈,如何?”

    “师叔,这...”

    玄真道人一时眼珠子都快要掉在地上。

    搞什么?

    他这师叔,竟然要....收眼前这个小子为徒...这事情还怎么玩?

    他以后岂不是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要知道,他这位才华绝伦的师叔,此生,仅仅只收过两个徒弟而已啊。

    “这....”

    “老祖竟然要收这个小子为徒?这是怎么回事?天要塌了吗?”

    “老祖他老人家的思虑,又岂是我等可以揣摩?若是我等有这少年一样的天分手段,想来,老祖也会收我们为徒的。”

    “这,真是人比人,要气死人呀...”

    “......”

    一众清元观内门弟子顿时一片喧哗,低声议论不止。

    马峰山、白知水、严夫人一众人,也都些无言了。

    没想到,事情到了此时,竟然有了这样的峰回路转。

    如果这位小爷能拜在了这位清元观老祖的门下,那他们~,岂不是也要跟着沾大光?

    不说是在华国横着走吧,谁又敢不知死活,敢挑衅这位清元观老祖嫡传弟子的威严?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呐。

    “呵。”

    周离这时却笑起来,不疾不徐,简直云淡风轻道:“前辈美意,晚辈感激不尽。不过,晚辈已有师长,恐怕要有负前辈所托、不能拜在前辈门下了。”

    说着,周离翩翩然对这清元观老祖一礼。

    饶是此时周离衣衫狼狈,简直近乎赤果果的污秽不堪,可其中风度,让周围一众人简直赏心悦目,却又自惭形愧。

    “你已经有师长?”

    这清元观老祖的眼睛顿时微微一眯,片刻,淡然笑道:“年轻人,不知你的师长为何人?一身手段,传承何处?我吕淳风可否知晓?”

    他这话,明显谨慎了不少,对周离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呵。”

    “前辈,您过谦了。晚辈的授业恩师,是一位....隐世高人,早已经看淡了世间风雨,已经多年不曾入世。恩师他老人家,自幼便教诲晚辈,不要轻易透露他老人家的姓名,以免...吓着别人,引起不必要的争端。前辈,这件事,晚辈实在是有些抱歉了。”

    周离没想到,他随口胡诌一句,竟然把眼前这个老怪给唬住了。

    但转瞬,周离也反应过来。

    这老怪,没有二百年寿元,至少也得一百五了。

    人老成精,树老成妖!

    他这辈子,肯定没少见过风雨,有所忌惮,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也无怪乎,这老东西,并没有一上来便对自己动手。亏自己早已经积聚好了能量,正准备飞天遁逃呢。

    “......”

    听周离这么说,这清元观老祖吕淳风,一双老眼不由眯的越来越紧,连带着眉头都微微皱起来。

    但他一时却并未说话,而是在思量回忆着什么。

    这边,底下一众人却又已经一片议论纷纷。

    “什么?这少年的师长,竟然是一位多年不曾入世的高人?也无怪乎,这少年这么傲气,竟然胆敢跟咱们清元观为敌了。”

    “擦!这世界,果然不公平啊!还以为,这少年是凭自己的本事走到此时的呢。真是让人失望。”

    “凭自己的本事?你凭自己的本事练到这少年的境界试试?你在清元观,有这么多优秀资源,此时不过内劲巅峰刚入门,还敢有脸说人家?”

    “嗳?你什么意思?抬杠是不是?”

    “哎呀,都别吵了。这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嘛。这少年的恩师,到底又是哪位前辈呢?竟然能调教出如此高徒来...”

    “对呀。到底是哪个大佬,能教出这样的高徒来哇。”

    “......”

    一众清元观弟子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马峰山、白知水、严夫人一众人,一时也都是面面相觑。

    对啊。

    周先生也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不是?他这一身本事,到底是师传何处呢?

    到底是什么大能,才能教出周先生这样的徒弟来?

    想着,马峰山小心对白知水道:“白女士,你与周先生是...旧相识,你可曾~~,听闻过这方面的消息?”

    严夫人、马超,忙也急急看向了白知水。

    “嗳...”

    白知水俏脸不由一红。

    马峰山这厮,竟然把她当成是周离的女人了...

    可她跟周离,不过也只有之前在高速服务区的一面之缘而已。

    但此时,她又怎能否认?

    在这种状态,如果她否认了与周离的关系,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如何离开?

    片刻,羞红着俏脸喃喃道:“马爷,我,我并未曾听周离提及过...”

    “呃?这样啊...”

    马峰山三人明显有些失望,但很快,却又充满期待的看向了周离的方向。

    周先生既然此时把坐上恩师搬出来,并且,似乎并没有将这位吕淳风放在眼里,想来,周先生的恩师,肯定是比这吕淳风要强大的。

    那他们还担忧个毛线?

    吕淳风已经明知道周先生有底气、有后~台,还敢胡来不成?

    吕淳风这时也从思虑中回过神来,笑着看向周离道:“年轻人,恕吕某愚钝,这百多年间的风流人物,我吕淳风也算认识不少,却是....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有这种手段之人?莫非~~,是我吕某眼拙了?”

    吕淳风最后这句话,又带上了一抹庞大的威压。

    如果不是周离凝聚道体,又有《龙象炼狱经》支撑,神魂之力强大,换做普通的内劲巅峰,哪怕是入门宗师,怕是要被吕淳风这庞大的威压直接压的爆体身亡!

    周离脑海中飞速旋转,面上却并没有半分异样。

    照吕淳风这老狗这么搞下去,他肯定很快就会露馅儿。

    毕竟,地球人的修炼者,哪怕是神境大能呢,在没有踏入先天、领悟体会真正的神通之前,又岂能了解他离火仙尊的手段?

    就算是他们踏入了先天,至多也就是一些残羹冷炙的下等功法,又怎可能理解他周离这真正的无上神通?

    不过,此时形势虽然危机,但这对周离而言也是个好机会。

    吕淳风就算庞大,周离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周离想强行脱身,以他的神通,至多身受重伤,保住小命儿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而观吕淳风这些年一直隐与这清元观腹地的深山之间,想来,他也是有所追求,或是有某种忌惮,不敢轻易出世。

    再加之周离与军方的关系,大不了,就去找金老庇护。

    以周离和金老的关系,吕淳风就算再强大,难不成,他还敢与整个国家意志来对抗?

    以华国此时的武器装备水平,莫说是他吕淳风了,便是先天地仙,又怎敢轻易以肉身硬罡?

    而吕淳风这块‘活化石’,却是周离了解古华国武道传承的一个绝佳机会!

    片刻,周离笑道:“前辈,晚辈的恩师,距离那个境界,已经只有半步之遥!他已经多年未曾出世,年纪也要比前辈您要长上不少,您未有听说过,倒是也不足为奇。不过,前辈,晚辈也可以给您透露一丝儿,晚辈的恩师,祖籍东莱。”

    “东莱?”

    吕淳风的眉头越皱越紧。

    片刻,他道:“难道是胶州李武峰?不对,李武峰早在民国初,就已经在那场浩劫中身死道消。可~~,这又是谁呢?谁能有这样的手段呢?我竟一时也想不起来!”

    吕淳风明显有些暴虐,竟抓起了满头白发。

    “......”

    周离原本以为,吕淳风这老东西,过来的只是一道分身。如果是分身,哪怕这老东西的本尊就在这身后的深山里,周离照样敢凭借他开八门的实力,跟这老东西斗一斗,拼一拼,先把玄真道人这老狗灭了再说。

    毕竟,这种事情,周离之前又不是没做过!

    早已经是轻车熟路。

    但此时,吕淳风这显然不是分身!

    依照吕淳风的境界能量,周离对阵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获胜的机会,只能是自取其辱、以卵击石而已。

    周离又岂会做出这等傻子决断?

    但此时吕淳风明显陷入了焦虑,情绪似乎并不是很可控,周离的关子也就不是太好卖弄下去了。

    笑道:“前辈,既然如此,晚辈今日也算是有过错在身,那~,晚辈就告知前辈您,晚辈恩师的姓名。还请前辈看在晚辈恩师的面儿上,能给晚辈一个机会。”

    说着,周离一字一句道:“前辈,晚辈恩师的姓名,叫做东莱------史白岩!”

    “东莱史白岩?”

    吕淳风的瞳孔猛然放大,低低喃喃道:“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我一定在哪里听过,我一定哪里听过!”

    他又急的抓耳挠腮的猴儿一般。

    周离这时也发现了一个------一个隐藏的小秘密。

    这位清元观老祖吕淳风,情绪波动似乎很大,明显~,他的心神方面,曾经受到过某种创伤。

    史白岩这名字,他当然会耳熟!

    因为,这正是周离最早接触的那位先天地仙、东莱上人的本名!

    周离甚至还有他的一块骨骸!

    东莱上人真正消失的时间在清初,这位吕淳风应该是清中期末、清晚期前叶生人,对史白岩的名字有印象,肯定在情理之中了。

    看吕淳风的老脸不断变化,阴晴莫名,仿似天地间的空气都发生了某种扭曲,周离看似面色如常,但身体内的戒备已经提到了极限!

    形势一旦不妙,他马上就要开溜!

    至于马峰山爷俩儿、白知水、严夫人几人,那就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

    周离喜欢女人,更喜欢美女,但他和白知水之间,显然还没有那么亲密,自然不可能留下来为她拼命!

    更何况,这根本就是个死局!

    哪怕吕淳风是个神经质,也绝非是此时的周离可以力敌的。

    此时不跑路,更待何时?

    但周离刚要找准间隙跑路,嗡,腰间的绿皮葫芦,忽然发出了一声轻鸣。

    似乎在对周离说,它对这个吕淳风很感兴趣,让周离不要着急走。

    “嗯?”

    周离一时也有些错愕,这是个什么情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