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71章 胜券在握?

第371章 胜券在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嗤!

    江水翻滚,幽凉澎湃,滚滚向东流去。

    饶是白知水有过数次高空蹦极和跳伞的经验,又精熟水性,可她还是小瞧了这条汇聚向母亲河大江的庞大能量。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颗最卑微的小石子,甚至连朵大些的浪花都不能翻滚出来。

    尤其是周身浑浊又刺骨的凉意,瞬间将她弥漫,她只感觉,她仿似一下子坠入了无边的黑暗地狱!

    可脑海中最后一丝儿清醒的求生意识却告诉她,她此时还绝不能死!

    她死了,她那个可怜的弟弟又该怎么办?他又如何能承托住父母的遗愿?

    还有,究竟是谁,竟然在这种场合、这种时间,对她下这种死手!

    瞬间,白知水原本有些被江水击溃的芳心,顿时又凝聚起来。

    她用力咬着银牙,吃力的张开眼睛,先护住自己的周身要害,顺着大江翻滚而下。

    在这种状态,随江流的流速,肯定比她自己挣扎要快得多!

    关键是高架大桥上的敌人,显然不是她能力敌的,在没有确定自己的安全之前,她肯定不会贸然露头。

    而此时,祁老三已经得到了这枚五百年何首乌,鬼魅般回到了大桥之上,可他这时再想寻找白知水的倩影,却只看到缥缈霓虹中的滚滚江水!

    “我#¥%!”

    “这个臭婊子!”

    祁老三狠狠啐了一口,却也鞭长莫及。

    他虽是内劲巅峰大圆满,只差半步,就能踏入化境宗师之列的大高手,但~~,他又岂能有周离的神通?显然不知神识为何物。

    又如何能探查到已经被江水冲出去百多步外的白知水的踪迹?

    而这时,赵元宝的钩镰刀已经狠狠刺进了重伤的李遥安的胸腹,转而,又狰狞的割下了李遥安的首级!

    但不远处,刺耳的警~笛声已经轰鸣而来。

    此时毕竟是定州药材展会期间,饶是他们动手之前,已经疏通了不少的关系,但这种交通要道,纸肯定很难包住火,他们的时间也相当有限。

    赵元宝一看到祁老三回来,战局也已经明朗,也顾不得浑身血污,赶忙提起李遥安的首级挂在腰间,急急对祁老三道:“三爷,东西到手了没?”

    祁老三有些羞怒:“东西到手了,可那小美妞儿跳江了!”

    赵元宝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忙道:“三爷,东西到手就行!跳江她还能活?条~子来了,咱们先撤一步!”

    祁老三就算心有不爽,却也知此时绝不是较劲的地方,忙一点头,“撤!”

    很快,一辆辆车子,迅速加足了马力,消失在了迷茫的夜空中。

    天空中淅淅沥沥的小雨,很快便将地上的血迹冲刷大半,等警察过来,除了湿咸的血腥味道依稀残留,根本看不出,这里刚刚才发生了一场恶战!

    而此时,小巷子中的解鹏,也被这个阴郁的身影,一刀狠狠刺穿了胸腹,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手中的银行卡抢走!

    解鹏虽是极为不甘,甚至,刚才时、他差一点就把眼前这个阴郁身影击杀,却不料,这个阴郁身影身上、有一件诡异的法器,在关键时刻,他被骤然镇住了心神,等他反应过来,这厮的刀尖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腹!

    饶是解鹏是铁打一般的汉子,却又怎可能违背自然的规律?

    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阴郁桀桀怪笑着,拿着他给母亲治病的银行卡,嚣张的离去。

    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时,刚刚睡醒一小觉的解母,也听到了外面似乎有声响。

    如果寻常这个时候,听话的解鹏早就该回来了,忙披上衣服,撑起雨伞,来到外面查看,等待她的宝贝儿子回家。

    可来到门口,一看清眼前的场景,解母差点要昏过去。

    倒在地上的,可不就是她那可怜的宝贝儿子吗?

    “我儿,我儿,你没事吧?”

    解母赶忙将解鹏抱在怀里,可她以往最孝顺的宝贝儿子,却再没有了一丝儿回应...

    …………

    此时,君悦国际的奢华帝王包厢内,周离正与俞北瑶几个女孩子开怀畅饮、玩的正嗨呢,手机突然响起来。

    周离本不想接这个电话,正想哄着谭落雪偷偷服下这枚培元丹,晚上,争取再找机会,继续‘加深感情’呢。

    毕竟,她们明天一早就要返回黄海了。

    可手机却响起来没完了,周离眉头微皱,不悦的掏出来一看,竟然是白知水打过来。

    犹豫了片刻,周离还是接通了电话。

    “周先生,您...现在说话方便吗?我有一件重要事情,需要您的帮忙。”

    白知水的声音虽故作冷静,但周离是何人?瞬息便清晰的听到了其中的波动!

    周离笑着对俞北瑶几个女孩子打了个招呼,不动声色的来到了里面的洗手间,平缓着自己的语气道:“白小姐,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江岸的一处隐秘堤坝旁,白知水冷的牙关都在打颤。

    她之所以给周离打这个电话,也是思虑良久之后的决定!

    因为她此时并不知道她的敌人究竟是谁,她不知道谁能值得她真正信任!

    而周离这边,与她并没有利益纠缠!

    正所谓‘窥一斑可见全豹!’

    周离今天对解鹏的态度,包括周离身边俞北瑶她们几个女孩子的人品,白知水还是了解的。

    此时,除了周离,她真的没有第二个可以求助的好对象了。

    沉吟片刻,白知水忙将刚才高架大桥上发生的袭击事件对周离简要叙说了一遍。

    “......”

    周离闻言眼神不由骤然凛冽!

    他早就有些预感,今晚的事情似乎有变数,却没想到,这变数,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沉吟片刻,周离道:“白小姐,你先坚持一下。我马上去接你!”

    挂断了白知水的电话,周离刚要出来洗手间,跟俞北瑶几女招呼一声,手机却骤然又响起来。

    一看,居然是解鹏打过来。

    接通一听,是个妇人声音,带着止不住的哭腔道:“恩公,您是解鹏的恩公吗?解鹏这边,出事情了哟...”

    解母惊慌之后,这才想起来要赶紧救人,可她没手机,只能用解鹏的手机。

    但打开解鹏的手机,第一个号码便是周离的号码,被解鹏标注上了‘恩公’。

    解母身体不好,在定州又双眼摸黑,第一个电话便给周离拨了过来。

    也幸得是苍天庇佑,她一拨就拨通了周离的电话。

    否则,还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怎样程度!

    周离英挺的脸孔上,此时已经阴郁快要滴出水来!

    如果说白知水那边,是因为‘怀璧其罪’,还算是情有可原,但解鹏这边...

    挑衅!

    这完全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了!

    这是想打他离火仙尊的脸吗?

    给俞北瑶几女招呼一声,让她们吃完了先回去休息,周离出了包厢外,直接从88楼的窗户中一跃而下!

    时间就是生命!

    在此时,不论电梯还是车子,又岂能跟他离火仙尊已经突破音障的肉身速度可比?

    解鹏的租住地距离君悦国际并不远,几分钟之后,周离已经抵达。

    正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妇人,抱着解鹏在雨夜里痛哭流涕。

    她很想将解鹏抱到旁边屋檐下避雨,却又怎可能抱的动解鹏这彪形大汉?

    只能把伞撑在解鹏头上,用她的身体,为解鹏挡雨。

    骤然看到这一幕,周离的鼻子也微微有些发酸!

    他之前答应了解鹏,要帮他治好他母亲的病,可此时这.....何异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伯母,您是解鹏的母亲吗?”

    解鹏跟解母非常相似,周离一眼便可以确认他们母子的身份。

    “您是...您是解鹏的恩公?”

    解母不由大喜。

    她虽然人老眼花,身体极差,但可不糊涂,很快便分辨出了周离的声音。

    周离重重点了点头:“伯母,是我没有照顾我解鹏大哥。您先不要着急,我先来查探下解大哥的伤势!”

    “呃?好,好!”

    解母这才反应过来,忙闪开位置,让周离查看解鹏的伤势。

    一看到解鹏胸腹间这道还在往外渗血的狰狞伤口,周离的眉头登时紧紧皱起来。

    啪!

    啪啪啪!

    手指接连在解鹏身上拍打几下,先护住了解鹏的身体命脉,又给解鹏服下了一枚培元丹。

    也幸得是周离此时来的早,解鹏的身体构架又稍稍有些特殊,他的心脏并不在胸腔左侧,而是稍稍有些偏右。

    否则,便是以周离的神通,有培元丹在,也很难再使解鹏活命了!

    “恩公,解鹏他,他怎么样?”

    身边,看周离这一连串简直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解鹏胸口的血不再往外流,看起来明显好了不少,解母忙紧张又着急的问道。

    周离一笑道:“伯母,解鹏大哥暂时命是保住了,不过要好好休养。来,伯母,我先把解鹏大哥扶到屋里,马上就有车子来接你们去更安全的地方!”

    “哦,好,好。”

    解母哪敢怠慢?忙急急在前面帮周离引路。

    周离把解鹏扶到了屋子里的床上躺下,一看周围的陈设,鼻子又有些发酸。

    但此时,白知水那边还在等着,生死不知,周离又岂能优柔寡断?

    跟解母知会一声,周离‘蹭蹭蹭’,简直仿若破空般离去。

    直将解母看的目瞪口呆,这~,这是神仙吗?

    而就在周离赶赴白知水所在的堤坝位置时。

    刚才,参与两边狙杀的祁老三、赵元宝和吴杰三人,也来到了刘大管事的身边,恭敬对刘大管事汇报着战果。

    看着这枚灵气浓郁的五百年何首乌已经到手,之前周离十五亿华国币的银行卡也成功到手,刘大管事的大圆脸上,不由也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

    心中暗道:“小杂碎!任你嚣张猖狂,到头来,不还得喝道爷我的洗脚水?”

    不过,对周离,这位刘大管事还是深深的忌惮的。

    毕竟,周离可是华国年纪最轻的宗师大能啊!

    又曾斩杀过圣甲虫吉尔、韩国大宗师李纯载,包括他的师叔马道长!

    他此时已经占尽了便宜,又岂还会跟周离墨迹?

    胜券在握般傲然笑道:“很好,很好。你们三个,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钱我马上就让人给你们转!不过,那小杂碎可不好惹!你们三个,最近都给我消停点,老老实实不要出门!我马上就回清元观!一切,都等掌门师叔出关之后,再做决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