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70章 两路狙杀!

第370章 两路狙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昆仑腹地的无名山?”

    周离此时略疑惑的看着解鹏。

    解鹏忙无比恭敬的解释道:“恩公,的确是这样。那片山脉,位于昆仑腹地,方圆近千里之内,都是无人区。我也是被逼疯了,实在是缺钱,这才冒险到那里碰碰运气。没想到,果然找到了这样一枚五百年老山参。只可惜....”

    解鹏说着,很是尴尬、又不好意思的看着周离:“恩公,这枚老山参的品相,实在是太差了。您还....”

    “呵呵。”

    周离淡淡一笑:“解鹏大哥,无妨。钱的事情,你不要担心。如果不够,尽可以来找我。先医治伯母的病情吧。有什么困难,随时联系我。你这声恩公,也不能白叫了不是?”

    “恩公....”

    解鹏堂堂七尺男儿,一时间,眼眶里泪珠都在打着转儿。

    可他显然不知该怎么表达,只是跪在地上,拼命对周离磕头。

    周离不由一笑,又亲手将解鹏扶起来:“好了。解大哥,礼再行多了,可就是客套了。咱们以后的时日,还长着嘛!”

    周离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年代,还有解鹏这么实诚的人。

    以周离横踏诸天的阅历,他看人自然有一套他的方法。

    人很多地方都会说谎,但~~,眼睛却很难说谎。

    解鹏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纯粹的真诚,简直没有一丝杂质。

    周离一时也有些佩服~,解鹏的母亲,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女人,才能培养出这样真诚的儿子来。

    解鹏当然也看到了周离眼神中的真诚,忙重重点头:“恩公,那,解鹏先告辞了。”

    “呵呵。去吧。注意安全。”

    看着解鹏大步离去,俞北瑶的秀眉微微蹙起:“真想不到,在这个时代,还能有这么忠义的汉子。”

    丘涵青也有些微微失神,低低道:“这样的人才,不去军中为国效力,真是可惜了啊。”

    谭落雪也是连连点头:“这个魁梧大汉身上,有一种人格的魅力。”

    林若然嘴角边也微微翘起来。

    瑶瑶、小青、落雪说的都不错,但~~,很明显,还是周离这个坏蛋....棋高一招。

    原本,解鹏对周离,只是出于道义上的尊敬,毕竟,他感觉周离花了冤枉钱。

    但此时,周离这么一通收买人心,这十五亿,好像~~,花的不仅不亏....反倒是要大赚那。

    以林若然和周离的关系,她当然知道,周离此时正处于用人之际。

    解鹏这样的汉子,又岂是金钱可以收买?

    林若然芳心中忽然有一种错觉,这是....刘备得关张、曹操得典韦吗....

    周离此时心情也是大好,大笑着在挨着他最近的俞北瑶和谭落雪的娇~臀上,各自拧了一把。

    “美女们,如此良辰美景,咱们又怎能虚度?走吧。就去这定州最好的酒店,哥请你们吃大餐!”

    丘涵青和林若然一看形势不对,还想要逃~~,却又怎可能逃的过周离的魔掌?

    “周离,你这个混蛋!”

    “周离,你这个臭流氓!”

    “......”

    周离还没走出半步,身边却同时响起了几个女孩子的娇呼。

    很快,一行人嬉笑着打闹起来,与寻常的高中生也无异。

    连淅淅沥沥的雨丝仿似都柔顺了不少,不忍打破这一幕的风景。

    但旁边,马超哪敢多看这边半眼?

    开什么玩笑!

    周先生跟他的女朋友们玩闹,又岂是他能够觊觎的?

    尤其是~~,在周离身边伺候的越久,马超便愈发了解了这位小爷的强大!

    这可是一位.....怕是神仙都压不住的真龙那!

    他马超又不傻,好不容易,这才上了这位小爷的大船,又怎可能犯这种最低级的忌讳?

    …………

    周离携同四美去舒畅的吃大餐,这边,解鹏也带着大包小包的美食,回到了他暂时租住的小巷子之外,心情自也是极好。

    “今天,娘知道我竟然赚了十五亿,已经可以去清元观求医、完全根治她的老毛病了,一定会很开心吧?”

    想着,解鹏不由加快了脚步,大步走向巷子最里面,他和母亲租住的那间小民房。

    但刚刚走进这小巷子还没有十几步,耳边忽然‘嗖’一声劲风掠过!

    砰!

    转瞬,一枚不知是什么的金属利器,骤然撞在了脚下的老旧石板上。

    “谁?”

    解鹏面色顿时一凛,小心把这些外卖美食放在身后,一双虎目,直勾勾的盯上了不远处暗器发射过来的方向,内劲大成的气势,迅速往外蔓延!

    “呵。”

    “谁?要你命的人!去阎王殿里问吧!”

    这声音话音未落,闪电般一刀,内劲暴躁翻涌,径自朝着解鹏的面门劈过来!

    “内劲巅峰高手?”

    一看这刀芒中的内劲,解鹏不由大惊,惊呼出声。

    哪还敢有半分怠慢?

    忙聚集了全部的精力,应对来敌。

    他虽已经年近四十,才只是内劲大成,却并不是说他的天分不行,悟性不行,只是家境贫寒,母亲又一直以古之圣贤的高标准来要求他,他身边的资源,实在是少的可怜。

    但即便是这般,他的根基却也打的极为扎实,面对普通的内劲巅峰,他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更不要提,他此时正值壮年,今晚,心情又是大好,简直处在人生巅峰状态了!

    砰!

    砰砰砰砰!

    转瞬,两人已经在这黑黝黝的小巷子里剧烈冲杀起来。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白知水的车队刚刚驶上一座高架桥,李遥安面色突然一凛!

    “大小姐,情况有些不对!”

    话音刚落,李遥安已经如同一只老鹤一般,骤然从车窗飞出了车外。

    “嗯?”

    白知水正沉浸在得到这枚五百年何首乌的喜悦中呢,哪想到竟会突然有这种变故,不由被吓了一大跳。

    忙看向前方。

    却正看到,这高架桥前方的路,竟然被人封死了,而他们的车队背后,已经有数量不起眼的各种轿车,堵得死死的。

    一个身材略胖、手中拿着一柄钩子般利刃的黑衣男子,高高站在一辆车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遥安,阴郁冷笑道:“李遥安,识相的,把那枚何首乌交出来!爷今天心情好,说不定还能饶你这老狗一条狗命!否则~~,可就别怪爷我心狠手黑,要将你们一锅端了!”

    “你,你是巴山的赵元宝?”

    李遥安这时也看清了赵元宝手中钩子般利刃上的元宝图案,瞳孔不由猛然放大!

    “呵!”

    赵元宝冷冷一笑:“李遥安,还算你这老狗有点见识!把何首乌交出来!”

    “哼!”

    “赵元宝,你虽已经踏进内劲巅峰大圆满多年,却迟迟不能入化境,你可知是为何?”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阶段。

    赵元宝哪想到,到了这种时候,李遥安这老狗,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当面打他赵元宝的脸?

    这怎的还能忍?

    “李遥安,你这老狗找死!”

    赵元宝此时哪还忍得住,手中钩子一抖,‘唰唰唰唰’,空气中骤然飞舞起数朵梨花,铺天盖地的朝着李遥安席卷而来!

    “这就是巴山赵家的暴雨梨花阵吗?老道我倒要好好讨教一番!”

    李遥安露出一丝冷笑,老牌内劲巅峰大高手的气势尽显无疑,手中拂尘一摆,一股磅礴的内劲,骤然而出,迅猛的顶着赵元宝的攻势迎上去。

    砰!

    噼里啪啦!

    空气仿似要炸裂开来,两人已经在空中交手数个回合!

    这赵元宝明显小瞧了李遥安这老油子的实力,被李遥安抓住了机会,一记老拳,直接轰出去十几步。

    止不住‘哇’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李遥安高傲的冷笑:“赵元宝,就凭你,还想来抢我家大小姐的何首乌?今天,老道我就要为民除害,除掉你这个祸患!”

    说着,李遥安犹如老鹤,骤然朝着赵元宝飘过去!

    白知水本来还想报警求助,但一看李遥安已经掌控了局面,就要拨出去的电话,又被她取消了。

    毕竟,在定州,她的关系并不深厚,身为一个聪明人,她自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多事儿。

    “李遥安,你这老牛鼻子,欺人太甚!”

    对面的赵元宝不由大怒,再次抖出一片梨花,剧烈的朝着李遥安冲上来。

    很快,两人已经恶斗了几十回合。

    但李遥安明显技高一筹,内劲也更为深厚,再次将赵元宝一脚踹在了地上。

    李遥安冷笑着就要一记拂尘,取了赵元宝的性命。

    却并未看到,赵元宝的嘴角边,忽然露出了一抹凛冽的冷笑。

    就在李遥安即将要冲进赵元宝身边的一瞬间,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鬼魅般的身影。

    这身影,飘忽至极,却又快若闪电,狠狠一掌,径自拍在了李遥安的后背上。

    噗!

    李遥安哪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有人从背后偷袭!

    关键是~~,依照他的敏锐程度,竟然未曾发觉....

    下一刻。

    李遥安被这黑影一击正中,止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栽倒在地上,惊恐的看向了这身影,声音都有些颤抖道:“你,你是恶鬼宗的祁,祁老三?”

    “桀桀!”

    “桀桀桀桀!”

    这黑影发出一阵夜枭般的怪笑:“李遥安,你眼睛还不瞎吗?还知道你三爷的大名?不过,你三爷今天可没有时间给你叙旧,拿命来吧!”

    说着,这祁老三跟不远处的赵元宝相视一眼,同时对已经身受重伤的李遥安发起了猛攻!

    “大小姐!快跑!快跑!我来拖住他们!”

    李遥安此时哪还敢有半分轻敌?

    拼命大喝,身体外,猛的涌现出一层青芒光罩,一咬牙,朝着祁老三硬顶上去!

    白知水这时也反应过来,一边拨通报警电话求救,一边招呼司机:“快,快离开这里!”

    但此时,显然已经晚了!

    数个黑衣身影,迅速逼近车队这边,与保镖们交起手来。

    原本宁静的夜,瞬间被浓烈的血腥味道占满,周围却没有丝毫人影,而白知水手中的报警电话,也根本打不通了。

    显然,这帮人早已经筹谋多时,直接屏蔽了这边的讯号!

    眼见李遥安接连受到重创,已经快要顶不住了,身边保镖们也是死伤一片,白知水哪还敢再犹豫?

    一咬牙,抓起这枚五百年何首乌的包裹,迅速下车来,从桥上一跃而下,朝着脚下的大江内跳下去。

    “嘿!你这妞还想跑!”

    却不防,不远处祁老三早就看到了她的动作。

    瞬时一道幽茫闪过,直取她的胸腹。

    江风猎猎的空中,白知水即便没有修为,却也是感受到了这道劲茫,不由大惊。

    千钧一发之际,她那还来得及顾及这枚何首乌?

    猛的将这枚何首乌丢到了一旁,就要落尽这大江中。

    祁老三本来想美人儿和何首乌兼得呢,没想到,这妞儿竟然这么机智!

    美人儿虽好,但今晚他的首要任务,肯定还是这枚何首乌!

    当即猛的接连在空气中蹬踏几下,迅速改变了方位,先取何首乌!

    “......”

    感受着致命危机擦肩而过,白知水瞬间整个衣衫都湿透了,却根本来不及思虑,本能的做了个保护动作,‘扑通’一声,沉入了翻滚的大江中!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