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25章 无语的莲心!

第325章 无语的莲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周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给您打电话.....您....现在方便吗?”

    莲心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清幽恬静,飘然出尘,恍若一株空谷幽兰。

    但周离又如何听不出她言语中的紧张和小心?

    一笑道:“莲心小姐找我有事吗?我刚刚才回家,看到你之前给我打了好多未接。”

    电话那头,莲心原本还算平静的呼吸节奏,明显有了紊乱。

    忙道:“周先生,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诉您。不知您....您现在有时间、可以...面谈吗?”

    周离一笑,刚要说话,身边,香香这小东西的大眼睛里,却简直要喷出火来。

    她显然不想周离在这个时候再出门去。

    周离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以眼神示意她听话,笑道:“面谈?也行。不过得稍等一会儿,我正在洗澡呢。咱们去哪儿碰头?”

    “嗳....”

    此时,就在周离这山顶别墅和仙关别墅区北面不远处的海景大路边,一辆不起眼的白色丰田ra~v4中,莲心本来就有些羞红红晕的俏脸儿上,一时间,简直要红透了。

    作为马冬青卦术推演的唯一亲历者,莲心当然知道,周离此时遇到了严重的危机!

    但今天她去找俞北瑶之后,俞北瑶摄于诸多方面的原因,给她的消息并不够明确。

    莲心一直拨打周离的电话又打不通,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了最笨的办法,来周离此时的居住地、山顶别墅这边的必经之路上等着。

    希望能等到周离。

    可她这几天一直忙于为马冬青的推演大阵筹备,几乎没有怎么休息,等着等着,竟然....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快要十一点,马上就要到凌晨了。

    莲心简直要后悔死了。

    没想到...这么关键重要的时候,她竟然睡着了,忙下意识拨打了周离的电话。

    却是更没想到.....竟然打通了。

    关键是....周离此时竟然....正在洗澡....

    片刻,莲心这才反应过来,俏脸儿已经红的简直要滴出水来,忙对周离说了地点。

    但~~,直到周离这边笑着挂断了电话,莲心这才反应过来,她好像....明明可以去接周离的嗳....

    周离此时心情正好,显然也没理会这个小细节,哼着小曲儿,舒舒服服的洗起了澡。

    对于莲心这种简直堪称尤物般的妙人儿,周离显然....也愿意跟她交朋友。

    不过,她背后、狂妄又自负的马冬青,给周离的感觉并不好。

    对于莲心这边,周离自然也不会贸然。

    但马冬青毕竟是黄海的老油条,在海东省、包括在整个华国,都拥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加之,这厮又自称是什么麻衣一脉的传人。

    他通过莲心、这么急急的过来递消息,周离也想听听,这厮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这边,香香却已经到了要爆发的边缘!

    什么情况?

    她大难不死,刚刚从那个日国小鬼子恐怖的鬼蜮里逃出来,跟周离还没有亲热够呢,竟然又有讨厌的女人,要过来跟她抢周离?

    这怎的还能忍!

    眼见周离三两下就快要冲完澡,这小东西一下子扑到了周离怀里,小嘴又稍稍用力的在周离的胸口上咬了一口:“周离,我不许你去,不许你去,不许你去!你们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我要你今晚抱着我睡!”

    周离又岂能不明白香香这小东西的小心思?

    不由莞尔。

    溺爱的笑道:“好,好,好。我去听听老马这边到底是什么消息,最多半小时,就回来抱你睡,好了吧?喏,你先好好洗白白。”

    香香本来还要故作生气,小脸儿却是止不住一下子娇艳的红润起来...

    周离这个混蛋,他....是什么意思?

    她可是个女孩子嗳...

    他怎么可以偷看她洗澡?

    但这小东西却浑然忘了,明明是周离在洗澡,她自己硬冲进来...

    安顿好了香香这边,周离换了身舒适的运动装,龙行虎步,直接从之前、他跟林若然亲热的悬崖上跳下去,‘嗒嗒嗒’,踏海而行,赶赴莲心说的约定地点。

    至此时,周离距离凝聚道体、炎帝乾坤体大成,不过只半步之遥!

    尤其是诸多强悍战斗的积累,周离的根基,愈发稳固!

    此时,周离踏在海上,虽不像是成道体后、若蜻蜓点水、几近御风而行,但周离此时这卖相,却是更为威武!

    他完全是利用他强悍的真元和力量,踏浪行歌,充满了暴躁的暴力美感!

    片刻,周离便赶到了两人的约定地点。

    此时,莲心正惦着脚尖,焦急又期待的看向不远处山顶别墅的马路方向,显然,根本没有注意到直接踏海而来、走了这大捷径的周离。

    她今天穿了件复古的淡绿色绣花长裙,盘起的柔顺青丝之后,还扎了一朵幽幽的茉莉花。

    虽是没有穿高跟鞋,可她的身材已经足够高挑,足有一米七多。

    此时,周离从其背后而来,正好将其曼妙的妖娆曲线,尽收眼底。

    在很大程度上,俞北瑶,丘涵青,林若然,谭落雪,包括齐菲菲、司晓静、辛默涵诸女,身材其实未必就会逊与莲心。

    但莲心身上这种安静恬雅、又说不出复古的气质,韵味,却是独此一家,独一无二,绝无分号!

    让人只看她一眼,便很难忘怀。

    更不要提,是周离强悍的记忆力了。

    “呵呵。莲心小姐,等急了吧?”

    “呀。”

    “周...周先生....”

    莲心哪能想到~,她已经在这边全神贯注的等了周离好一会儿,周离却....直接从她的背后出现了...

    关键是....根本没有车子过来,而她的背后,可是一望无垠的幽深大海啊。

    “呵呵。莲心小姐,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今晚吃的有些多了,便在海上跑了跑步、活动了一下。”

    “......”

    莲心简直无言。

    去大海上跑步....这该是多么疯狂的想法...

    但她这时也回过神来。

    眼前这位小爷,又岂能以常人的思维来度之?

    他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少年宗师啊!

    看周离的态度很温和,心情似乎也不错,莲心也稍稍稳住了心神,但俏脸儿上还是有些遮掩不住的红晕。

    没办法。

    她干爹马冬青已经将她送给周离。

    此时这时代,大多数人家,虽是早已经没了封建时代的那些陋习,但莲心很明白,她干爹马冬青既然这么说了,周离也应承下来,这事情,那就根本没有再回头的余地!

    她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了...眼前这位小爷的私有财产!

    是生是死,过的好还是过的坏,全在眼前这位小爷的一念之间!

    “周先生,是...是这样的....”

    作为马冬青的左膀右臂,又是干女儿,莲心什么样的大阵仗没有见过?

    但~~,即便是这般,她却也根本控制不住在周离面前的紧张感。

    就生怕~,万一给周离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印象,从而,为她的下半生,种上一枚很难剥脱的苦果。

    忙恭敬将马冬青的推演,对周离简要叙述了一遍。

    周离闻言,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来。

    马冬青这厮,实力不怎么地,传承稀薄,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但在这预知方面....

    某种程度上,竟与香香有着一定的相似性。

    倒是有点意思...

    片刻,周离道:“莲心,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莲心忙恭敬道:“周先生,干爹...哦,不是,马,马先生的推演,在今晨拂晓时....”

    莲心说着,无比恭敬又小心的看着周离,芳心中,满是无法形容的悔恨。

    明知道这位小爷对马冬青的印象并不好,可她竟还是下意识、习惯性的喊出了‘干爹’...

    周离显然没时间理会这些卑微的小细节,眉头微微皱起道:“莲心,你干爹有没有说~,我这危机,具体是什么方面?”

    “嗳....”

    莲心刚要说些什么,但~,她穿的可不算厚。

    此时虽是初夏,但黄海这天气,尤其是晚上,还是很冷的,忍不住一下子打了几个阿嚏。

    登时,俏脸就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根本无法控制的红起来。

    又是羞涩,又是担忧。

    一时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周离这时也回过神来,忙笑道:“这事儿,怪我。外面太冷了,莲心,咱们去车子上说话。”

    说着,周离笑着亲手帮莲心打开了车门。

    “......”

    莲心片刻才反应过来,忙道:“谢谢,谢谢您,周先生...”

    这才小心上了车子。

    周离来到副驾驶上坐定,莲心俏脸上的红晕根本未曾消散,就像是一朵羞羞答答的水莲花。

    再加之车内密闭空间内,外面的海风已经根本吹不进来,其中幽幽香气,径自渗入周离的肺腑。

    周离一笑,取出一枚清灵丹,递到了莲心的小手里:“把它吃了,可别冻感冒了。”

    “......”

    作为专业研究周离、以周离的事务为一切的人,莲心当然认识清灵丹~,一时又羞又喜,忙恭敬道:“周先生,谢谢,谢谢您...”

    说着,就像是一只柔软的小猫一样,小心把这枚清灵丹吃进了樱红的小嘴中。

    看着莲心这小模样,周离的嘴角边也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意。

    此时,周离虽是一时半会不会接受莲心,但~,周离也很了解这个看似柔软、实则却很是坚强女孩的不易。

    像是马冬青这种老狐狸,又怎可能真正把莲心当成人看?

    不过只是他的一个工具而已。

    此时,有着之前在地巫宗的巨大收益,周离手中的清灵丹还有数千颗,又岂会对莲心吝惜这小小一颗?

    莲心服下了清灵丹,整个人不论身心、状态明显好了不少。

    如水般温润的眸子里,看向周离的目光,已经不再像是之前那般害怕,明显有了不少生动的生机。

    缓了片刻,她忙道:“周先生,马先生并未对我明说,您这危机到底是什么。不过,我...我好像听马先生自言自语,说....您的危机,可能是一个来自日国的庞大势力集团...”

    “日国的势力集团?”

    周离眉头微微皱起,片刻,却忽然笑起来:“莲心,老马说的是八幡宫?”

    “嗳...”

    莲心一愣,忽然也想起来,马冬青之前好像隐隐说过这个名字,忙道:“周先生,好像就是这,这八幡宫。可,可这个名字太拗口,我竟然给...忘记了。对不起,周先生...”

    看莲心委屈的小模样,周离不由一笑:“莲心,这件事,倒是感谢咱们马先生操心了。不过,这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什么危机,已经被我化解。你回去,给咱们马先生说一声,这次,我乘他的情!”

    “化,化解了?这....”

    莲心简直无言的看向周离。

    马冬青这边,费了老大的力气,刚刚才推演出这结果来,这位小爷,竟然...已经把这危机化解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