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11章 骑虎难下!

第311章 骑虎难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猖狂!”

    “猖狂!”

    “忒的猖狂啊!”

    “这天下,还是不是我华国的天下?这黄海,难道~~,就不在我华国的法律治下?”

    这威严中年人哪想到~~,这老王家的倒霉小子马上就要被送上救护车了,眼前这个傲然的毛头小子,竟然....还要再给他补上一脚...

    他本身便是舞蹈专业出身,又已经活了大半辈子,又焉能不知~~,刚才,这小子这接连两脚下去...

    这老王家的倒霉小子,这辈子算是废了啊!

    关键是....他与王教授交情匪浅,老王教授当年更是对他有过拂照提携之恩...

    如果在这种时候~~,他还不表态~,等回到燕舞,他又如何面对燕舞的王家人?

    这威严中年人毕竟是搞艺术出身的。

    此时,他笔挺着胸膛,面色凛然,虽然站的并不高,却仿似居高临下一般、满身正气,简直就像是正义的化身,派头气场十足!

    直勾勾的扫视着周离这边众人。

    “......”

    这位会展路派出所的张所长,不由极为吃力的咽了口唾沫。

    不愧是燕京来的大人物啊。

    这水平....

    的确是高啊!

    可...他已经站到了这位小爷这边,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应对?

    阿波哥的眉头也紧紧皱起来。

    嘴角边,却忽然露出了一抹凛冽的笑意。

    有些人,还真他么就是不知道死活啊!

    正如民间那句老话:“老鸹站在了猪腚上-----看到了别人黑,却就是他么的看不到自己黑!”

    在指责别人之前~~,你自己屁股下面那坨屎,擦干净了吗?

    林若然也有些慌了神,小手紧紧握住了周离的大手。

    看向周离的眼神里,已经满是哀求,明显~~,不想让周离再在这里、为这件事情继续纠缠下去了。

    小茗也一时也有些被这个威严的中年人震住了,忙低低对周离道:“周离,这,这个老头儿好像不好对付啊。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看到周离这边似是有些乱了阵脚,阿波哥和这些警察们也都被镇住了,燕舞这边的士气却一下子提起来。

    这位风韵犹存的马老师,不由极为佩服的看了身边这威严的中年人一眼。

    这位李教授,不愧是当年燕舞的大才子啊!

    这气势,这气场,这勇气,这手段...

    简直了啊!

    阿波哥又怎样?

    黄海的地头蛇又怎样?

    在她们燕舞这面金字招牌,在她们‘燕京来的’这面金字招牌之下~,什么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不他么都得让路?

    周离这时却淡淡一笑,捏了捏林若然软若无骨的小手,又将小茗揽在怀里:“若然,丫头,别怕。没事的。”

    说着,周离笑着看向了这位威严的李教授:“老先生,您说的对,说的真是太对了!燕舞能有您这样高风亮节、铁骨铮铮的老师,晚辈真是佩服、佩服!”

    “哼!”

    这位威严的李教授却是不屑的从鼻孔里冷哼一声,轻蔑的看了周离一眼,便直接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大海方向。

    仿似~~,再跟周离说一句话,就要掉了他的身份。

    马老师和燕舞一众人,眼见周离这边似乎是要有服软的意思,士气登时更振!

    一个个得意洋洋、高高在上的骄傲,根本就遮掩不住了。

    但阿波哥的嘴角边却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意。

    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他阿波哥从最底层混起来,能不知道?

    别人不知道身边这位小爷的手段~,他黄海阿波哥能不知道?

    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场面,阿波哥倒也要好好看看,这场大戏,到后面,燕舞这边到底该怎么唱!

    尤其是....华国这圈子里的某些气氛,的确是得好好肃清肃清了!

    周离这时又笑起来:“老先生威武!晚辈除了佩服,还是佩服啊!不过,老先生,您~~,这回来黄海,赚了不少,收了不少礼吧?”

    “呃.....”

    周离此言一出~。

    就如同平地起惊雷、天空中骤然投下了一颗原~子~弹。

    然后,‘轰隆隆’一片,简直要把整个世界都炸的碎裂了!

    周围登时一片纷乱的噪杂。

    这位李教授登时也像是一头愤怒的老牛一般爆发了!

    “黄口小儿!”

    “你~,你血口喷人!”

    “我李昶央站得正、行的直!愿意接受任何调查!可~~,你,竟然血口喷人!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哦~~。”

    周离淡淡一笑:“李老先生果然是高风亮节啊。不过~~,你手上戴的这块表,是百达翡丽系列的吧?得上百万吧?”

    “轰!”

    周离此言一出,燕舞这边一下子静了下来,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人群,却是一下子剧烈的炸裂开来!

    什么意思?

    一块手表就...上百万?

    他们这些老百姓,一个月拼死拼活、辛辛苦苦,这才赚多少钱?

    “这位李教授真有钱那。一块手表都上百万....那,他吃顿饭,得多少钱?”

    “他不过是个教授,一个月能有多少工资?他这钱是哪来的?”

    “哎,别胡说。慎言,慎言那。人家李教授说不定有第二、第三产业呢。”

    “对,对,这事儿可不是咱们能插上话的。老老实实看热闹就行了...”

    “......”

    听着周围根本已经止不住的议论,这位李教授的老脸,已经涨的比猪肝还要红、还要黑!

    他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呢?

    一时间,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都怪今天这个狗尿不骚的庆功会....早知道,等招考完了、晚上再庆功不行吗?

    但他李教授是何人?

    又岂能被周离这一个个小小攻势便直接击破?

    片刻,狰狞的冷笑着道:“小子,我这块手表,的确是百达翡丽。不过,这是我在美国工作的儿子,送给我的礼物!买这表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我自然会跟组织汇报!可你------!”

    这位李教授话锋陡然一转,无比凛冽的道:“你借助你家庭的出身,在这黄海神圣的考场上,肆意打人,为所欲为,颠倒黑白!你真以为~,这天下间,没人能治了你吗?”

    这位李教授不愧是从特殊年代成长起来,不论手段还是经验,那简直是张口就来!

    浑然正气加身!

    周围百姓们的风口登时又有了转变。

    纷纷议论起了周离。

    毕竟,周离刚才对那死胖子王老师下手,不少人可都是看到了。

    众人也对周离的家庭背景非常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家庭出身,才能给周离这种毛头小子、这种简直要逆天般的勇气呢?

    李教授身旁,这位马老师本来都快要被吓尿了,但~~,一看到李教授竟然强自撑住了气场,心底里不由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她今天虽然没戴跟李教授这般名贵的手表,但~~,为了应对今天的庆功宴,她这一身行头,随随便便也过百万了。

    普通老百姓不认识这些奢侈品牌,肯定不会多想,但~~,眼前这个小子却....

    想着,她忙凑到李教授耳边低低道:“老李,这件事,还是不要再墨迹了。赶紧过去为妙。”

    这位李教授胸有成竹的一笑:“马教授,您放心。我与这黄海市市长黄惟民,也算是老相识!我现在就给黄惟民打电话,让他看看,他的治下,到底是出了什么妖孽!”

    说着,他掏出了手机,就要拨打黄惟民的电话。

    林若然明显极为紧张起来。

    这个老头儿,竟然认识...黄海的市长。

    但小茗却也认识黄惟民,知道黄惟民跟老周是同班同学,忙以眼神示意林若然别担心。

    林若然虽很想说些什么,但在此时,她显然没有开口的余地。

    周离这时又笑起来:“李老先生,您一时找不到黄市长的电话吧?没关系。用我的吧。”

    说着,周离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黄惟民的电话,开到了免提上,递到了这位李教授的手里。

    又笑着近距离打量着李教授:“李教授,您这西裤不错啊。阿玛尼的吧?至少得三万多吧?”

    “哟。”

    “皮鞋也不错。意大利货呀。得十几万吧?”

    “马教授,您这包好啊。路易斯威登的吧?哟。还有限量版的标签呢。这得大几十万吧?”

    “......”

    眼见周离几乎要将燕舞这边人的行头,挨个点评一遍,关键还每个人都点评的准确无误...

    燕舞这边的气氛一时简直要沉寂到极点,就要到爆发的边缘!

    这时,李教授手里的周离的手机,黄惟民那边的电话也被接通了。

    “呵呵。小周,你可是稀客啊。找你黄伯伯什么事儿?”

    静!

    简直是死一般的静!

    除了呼呼的清凉海风,时而从耳边掠过,会展中心偌大的广场上,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话。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这位李教授手里的手机上。

    这位李教授此时,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止不住的开始往外翻涌了。

    他刚才牛逼虽是吹的震天响,说是黄惟民都要卖给他面子。

    可~~~,他不过只是燕舞的一个普通老师而已,又怎可能跟黄惟民这种根正苗红、前程不可限量的真正大佬,有什么真正深入的接触?

    但~~,他也不傻,他可是清晰的听清了对面黄惟民的声音。

    绝对是黄惟民本人无疑啊。

    这.....

    这位李教授本以为,一个毛头小子,就算家里真有些权势,可~~,又怎可能跟黄惟民这种真正的大佬直接说上话?

    但此时.....

    他已经被不是眼前这毛头小子打脸了啊。

    这简直就是...骑虎难下了啊。

    黄惟民何等精明?

    他也听到了电话这头的风向不对,声音骤然郑重了起来:“小周,出了什么事儿?”

    周离一笑,看向了这位李教授,示意他接电话。

    李教授无比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额头上的冷汗,已经犹如涌泉。

    但~~,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境地,他又岂能轻易认怂?

    忙清了清嗓子道:“黄,黄市长,您好。我是燕京舞蹈学院的招考老师李昶央啊。是这样,今天,在会展中心这边,发生了一点...一点事情...”

    这位李教授究竟非同凡人!

    经历了短暂的紧张之后,他忙迅速又有序的把事情的经过,对黄惟民这边汇报、介绍一遍。

    当然,风向自然是完全有利于他们燕舞方面。

    但~,电话那头,黄惟民的呼吸,已经冰冷到了极点!

    饶是这位李教授说的这般冠冕堂皇,但~~,他又如何能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

    依照黄惟民对周离的了解。

    如果,不是事情到了无法选择,让他忍无可忍了,肯定不可能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今天这....要出事情啊!

    片刻,黄惟民冷声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直接挂断了电话!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