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09章 呵呵!是么?

第309章 呵呵!是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林若然的俏脸一下子有些煞白。

    他们紧赶慢赶,到头来,还是...慢了一步吗...

    小茗也一下子紧张起来,忙对周离道:“周离,你快想想办法啊。这已经到了上班时间,这里怎么没有人呢?”

    周离的眉头微微皱起来,扫视四周。

    周围,其他几个院校的考点上,都有人值守。

    虽然艺考已经接近了末梢,考生不多了,但都还算有不少的人气。

    也将燕京舞蹈学院这边的招生点上,凸显的格外突兀。

    片刻,周离笑道:“若然,小茗,你们先别着急,我去周围问问。”

    其实~~,就算不用问,周离也能猜到其中端倪。

    但为了安抚林若然和小茗,顺便也将情况打探的更清楚些,他还是去不远处的超市,买了几包中华,走到了旁边一个招生考点上,跟一个老师攀谈起来。

    聊了几句家常,递上了两盒中华,这中年老师笑道:“咳。小伙儿,人家牌子硬,自然跟咱们不一样。不过,今天下午还有一下午的时间,你们在这等一会儿吧。他们应该会过来的。”

    周离一笑:“老师,那真是谢谢您了。”

    看着周离走远,这中年老师不由失笑着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心还是真大啊。燕京舞蹈学院的考试,都不早点过来。”

    依照此时周离的能量~,莫说是让燕京舞蹈学院给林若然重开复试的大门了,便是直接让他们破格特招林若然,也没有任何的难度。

    毕竟~,这天下,还有谁~~,敢不给金老面子?

    更不要提,林若然在舞蹈方面的专业和天赋,几乎无人能及!

    但~,周离可不是愿意轻易麻烦别人、欠别人人情的人。

    加之,他也不想破坏林若然这考试的神圣感。

    既然事情还有出路,周离自然也不会轻易破坏规则,按部就班的来就是了。

    把事情跟林若然和小茗一说,两女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三人就在门口安静等待起来。

    可~~,三人等了快两个小时,直到三点半多、快四点了,校方这边竟然还没有人过来。

    小茗已经忍不住了,忙急急道:“周离,你的情报是不是有误啊。他们今天,不会不来了吧?”

    周离正要打个电话,找黄惟民和陶大秘这边问问呢,两辆商务车朝这边驶过来。

    看车子的牌照和贴纸,正是燕京舞蹈学院的校方人员。

    周离一笑:“丫头,你着什么急呢。这不是来了吗?”

    小茗和林若然明显送了一口气。

    小茗忙握着林若然的小手道:“若然姐姐,加油啊。”

    “嗯。”

    林若然重重点了点头,明显一下子紧张起来。

    在这种事关人生转折的重大关口,便是林若然这种骄女,也很难逃脱这种紧张感。

    但周离却是极为放松。

    对林若然的实力,他心知肚明。

    莫说是眼前区区小小的艺考了~,便是直接将林若然推到春晚压轴难度节目的女一号上,这个高傲的少女,怕也绝不多承让!

    但~~,等校方的这帮老师们下了车,周离的眉头却微微皱起来。

    这帮人,不管男女,明显酒气深重,好像是刚开完了庆功会回来。

    不过,周离并未贸然。

    等他们开了门,把这边差不多收拾妥帖,周离这才靠上前去,把林若然的准考证和资料,递给了门口一个酒气熏人的中年胖子,柔和笑道:“老师,我同学之前初试时是第一名。可不巧这几天她家里出了些意外,母亲生病住院了。您看,这考试怎么安排?”

    但这中年胖子却看都不看周离一眼,直接将林若然的准考证和资料丢到了地上,自顾自的玩着他的手机,冷声道:“走开走开!没看到复试已经结束了吗?今年没赶上,明年再来吧!”

    “......”

    依照周离的脾气,若是他自己的事儿,他就算这鸟毛的考试不考了,必定也要把这死胖子揍成猪头,让他去大海里好好清醒清醒。

    但此时~,毕竟事关林若然的前途。

    周离强自压下了心中这口恶气,蹲下身来,捡起了林若然的资料,继续陪着柔和的笑意对这胖子道:“老师,事情实在是意外,还请您...通融通融,给我同学一个机会吧。她初赛可是第一名!”

    “嘿!”

    “你这小兔崽子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不是?第一名怎么了?没听老子说~,燕舞的艺考已经结束了嘛?走开走开!明年再来!”

    “嗳!”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若然姐姐又不是不想来考试!是阿姨生病了,危及生命了啊。你就不能通融通融,给若然姐姐一个机会嘛?你知不知道一年有多漫长?女孩子的青春又有几个一年?”

    小茗哪受过这种委屈?

    跟周离差不多的火爆脾气瞬间也涌上来,对这胖子怒目而视。

    “嘿!”

    “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说话呢?有爹生没娘养是不是?老子说结束了,那就是结束了!这里,老子说了算!走开走开走开!”

    身后不远,林若然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翻涌出来。

    倒不是为她自己无法考她梦想中的学府、燕京舞蹈学院而委屈。

    而是....周离为了她,竟然....低下了他高贵的头,去捡她的资料。

    而小茗,更是为了她据理力争...

    却要忍受这种...

    “我就不走开!就不走开!就不走开!”

    “死胖子!今天,你不让若然姐姐考试,我跟你没完!”

    小茗怎的能咽下这种气?

    当即也跟这死胖子杠上了,对这死胖子怒目而视。

    这死胖子虽然官儿不大,但奈何位置极为紧要。

    他虽并不是专业方面的老师,只不过是长辈的余荫上来,负责后勤方面的事务,却是此行燕舞这边的副领队。

    此次招生,他已经赚的瓢满钵满,正寻思着回京后去哪里潇洒呢。

    哪想到,在黄海这种土坷垃地方,竟然有这么不开眼的小瘪三,来找他的麻烦?

    这怎的还能忍?

    “嘿!小丫头片子,今天老子不教训你,你他么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说着,这死胖子已经站起身来,人高马大,至少一米八多、二百来斤,比小茗足足大出了一大号。

    做足了威胁模样。

    但小茗又怎会怕他?

    对他怒目而视道:“怎么?你还要打人吗?”

    这死胖子今天明显喝多了,最基本的基准点也已经被抛到了脑后。

    “打人?”

    “我就打你你能怎么着?”

    他这时也发现,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是个混血美女。

    他这一巴掌下去....手感肯定会很美妙吧...

    说着,抬起一巴掌,就要朝着小茗娇嫩的小脸儿上打下来。

    但~~,还未等他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啪!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声剧烈的脆响。

    然后~,这死胖子二百多斤的身体,就像是一头死猪一样,直接冲出到后面十几步,杀猪一般痛呼起来。

    “保安!保安!保安呢?”

    “杀人了,杀人了啊!这就是你们黄海的治安吗?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老师动手?”

    这死胖子门牙都被周离一巴掌抽掉了好几颗,满嘴是血,说话明显有些漏风了起来。

    正在周围巡守的保安,包括里面的老师们,也都被这突发状况下了一大跳,纷纷冲到了这边。

    “怎么回事?”

    一看眼前的景象,这保安头子也被吓慌了神,忙冷眼锁定了周离。

    燕舞这边的老师们也是不敢置信。

    没想到,在考场这种地方,竟然出了打人事件。

    纷纷对周离怒目而视。

    “怎么回事?”

    小茗这时哪还能忍得住?

    冷声道:“我若然姐姐过来考试,他不让我们考试不说,还要打我!我哥当然要打他了!”

    “呃...”

    这保安头子也愣住了。

    这些外来的老师们的高傲,这些天,他可是有了切身体会,纠纷时常发生,却是从未有过跟此时这般、这么火爆的程度...

    几个燕舞的老师登时不乐意了。

    一个风韵犹存、戴着粉框眼镜的中年女人冷声道:“考试到五点半才结束。王老师是主管老师,怎么可能会不让你们考试?就算这边有意外,你们不会到里面来,找其他老师吗?”

    这中年女人明显也知道~,这位王老师,到底是个什么秉性。

    包括~,之前时,她在里面,也隐隐听到了外面的一些纠纷,并未敢把这话说死。

    但~,这位王老师家世可非同寻常,即便他做的不对,她又怎可能帮着几个弱势的学生们说话?

    旁边,另一个卖相威严的中年男人也道:“有问题,有纠纷,应该走正常途径来解决!打人,这算什么?这样的学生,我们燕舞高攀不起!不要!”

    “呵。”

    “呵呵呵。”

    看着这威严的中年男人高高在上、刚正不阿、简直好像宇宙无敌的模样,周离不由笑了。

    “是么?”

    说着,周离慢斯条理的走到了这死胖子王老师身前。

    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中,大脚飘飘然一下,果断、却又无比干脆的直接踩在了他的膝盖骨上!

    转瞬!

    “咔嚓嚓嚓!”

    伴随着这位王老师简直杀猪一般的呼喊,众人的耳膜简直要无法承受,一个个登时目瞪口呆、噤若寒蝉!

    这年轻人,这是....想要干什么?

    这保安头子也几乎要被吓尿了。

    如果这事情,他没有看到,还能和和稀泥。

    毕竟,他也是穷苦人出身,知道考生们不容易。

    但此时这...

    他就算想偏袒周离这边,也根本不可能做到了啊。

    忙指挥身边几个小弟:“快,快去控制住他!”

    “呵呵。”

    周离冷冷一笑:“你们几个不怕死,尽管过来。”

    “呃...”

    几个保安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周离的手段,再加之,周离这气势,又岂是他们可以比拟?

    登时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反了反了反了!”

    这威严中年人不由大怒:“马老师,快报警。报警!我倒要看看,这黄海的治安,究竟是差到了什么程度!”

    这个叫马老师的中年女人也反应了过来,忙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而这边,林若然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翻涌出来,快步跑到了周离身边,用力挽住了周离的胳膊,带着哭腔道:“周离,这试,这试我不考了啊。”

    周离笑着将林若然揽在怀里,刚想要开口安慰几句。

    这时,一辆不起眼的灰色起亚越野车,却是一下子停在了旁边。

    片刻,一个戴着鸭舌帽、大墨镜的男人,用有些标志性的黄海土话笑道:“诸位,诸位,这是出什么西了?”

    这位中年女人的瞳孔不由猛然放大,身躯都有些微微哆嗦:“你,你是阿波哥?”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