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221章 灵泉、飞剑!

第221章 灵泉、飞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求订阅支持!小船多谢.......

    ~~~~~~

    潭中水很清凉。

    越往下潜,水势越凉。

    尤其是潜下十余米之后,周围水势虽不是冰点,但这种全方位覆盖、包裹的凉意,比冰点更甚,简直漫无边际!

    加之,月光已经不能折射入水下,四周皆是漫无边际的黑暗,给人一种很难形容的恐惧和压抑。

    在这种状态,哪怕是寻常宗师,也绝别想轻易施展开手脚!

    但~~,区区弹丸之地,又怎能难得倒他离火仙尊?

    周离的身体外,仿似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淡淡的光罩,水中的清凉寒意,根本不可能近他的身!

    而在旁边不远,两条小火蛇,一前一后,散发出非常柔和、穿透性却极强的光晕!

    就像是两个蛇形灯笼,清晰的为周离开拓视野和引路。

    周离手中,这二货小怪物虽然还并未开启灵智,呆萌的可爱,但它身体的本能毕竟摆在这里。

    它还想进入水潭后、想个办法,赶紧逃脱身边这人类的禁锢呢。

    却哪想到~~,这个人类,简直比它记忆深处的那个人类......更加强大!

    它又岂敢在这种时候还不知死活?

    可怜巴巴、三角眼满是讨好的看着周离。就生怕眼前这个人类会生气,因而迁怒于它。

    周离此时哪有时间理会这二货小怪物的心思?

    他的强大的神识,正快速朝着潭水下渗透,仔细感知着水面下的世界!

    水是媒介。

    尤其是这地下之水,因为蕴含着特殊的阴煞之气,包容性、扩散性,都是很强的。

    此时,饶是周离,神识也就能往外扩散三四十米左右。

    但~~,如果换做其他筑基后期的修士,哪怕是拥有法门的天骄呢,至多~~,也就能往外扩散十几米。

    周离的神识,完全是出自本源,又精心滋养、千锤百炼而成,岂是以药物积累堆积而成的可比?

    水潭表面的空间不大。

    但~,水下的空间却是极为辽阔。

    潜下三十余米之后,有数道地下暗河,跟这边相通,周围已经可以看到不少淡水深水鱼。

    二货小怪物这时‘吱吱吱吱’几声,大头连比划带点头,示意就快要到了。

    这时,周离的神识早已经探查到,就在下方不远,有一个气场极为庞大的隐匿之地。

    上面,被数道法阵所覆盖。

    哪怕这些法阵年代早已经久远,可其巍峨和稳固性,依然不容置疑。

    很快,周离和这二货小怪物来到了一处幽深的崖洞之前。

    二货小怪物连比划带点头,对周离示意,‘这里是它的家,可以去它家里看看。’

    但周离哪有时间跟这二货墨迹?

    继续往下潜。

    这二货小怪物却无比惊恐的挣扎起来,拼命对周离示意,‘千万不要再往下了,下面住着可怕的东西。’

    周离一笑,却是径自潜到了下方、一道简直流光溢彩星河般的水域里。

    这二货小怪物忽然无比惊恐的发现~~~,原本,一直困扰着它的噩梦,竟然.....对眼前这个人类,根本就没有阻碍....

    他们直接穿透了这道流光溢彩的星河,进入到了底下。

    底下,是一个幽幽的崖洞,坐南朝北,隐隐有不知名的晶莹小鱼,发出幽幽微光,极为缓慢的来回涌动。

    但这二货小怪物看到这些小鱼,却仿似是见到了鬼一般,拼命挣扎着往周离怀里钻。

    明显,非常惧怕它们。

    周离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竟然是炽星鱼。

    哪怕这些炽星鱼还非常渺小,仅有米粒儿大小,但~~,在此时的地球,这绝对算得上是真正的神通了!

    也无怪乎~,上面的法阵,会有这种流光溢彩的效果,并且这么多年,还能一直维持着稳固了。

    炽星鱼就算在浩渺的宇宙中,也算是一种非常珍惜的小鱼类。

    寻常人,一辈子恐怕都未必能见到一回。

    它们的个头最大也就长到手指长,一般,都会犹如指甲盖那么大。

    它们天性喜阴,喜欢生活在深水。

    它们以灵气为食,却又会生产灵气,对稳固水域法阵,有着非常精妙的作用。

    在修真大世界,许多法师大势,都喜欢在水域法阵中聚集这种小鱼,保持法阵的稳固性。

    但此时,这些炽星鱼,一条条只有米粒儿大小。

    这还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积累。

    前世,周离曾在神族的一颗圣星上,布下过一个庞大的水域法阵,将一位与他争锋过的神族王子,囚禁与水底。

    在那个法阵中,周离同样用到了炽星鱼。

    但周离的炽星鱼,却比手指还要长,足有亿万条,以那位神族王子的真元为食,几乎已经到了万法不侵的程度!

    也是周离生平的一大得意之作!

    此时,这位地球前辈的手段虽已经算是神通,但跟周离相比,差的何止是千万里?

    就在这二货小怪物的极度惊恐中,周离大步潜进了这崖洞里。

    这崖洞并不大,也就三四十个平方。

    走进几步,被法阵隔离开来。

    周离随手一抓,仿似破空,直接大步走进了法阵里的空间里。

    这二货小怪物简直要被吓尿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周离。

    周离懒得理它,直接把它丢到脚下,一条小火蛇已经将它紧紧缠绕住。

    这二货小怪物哪敢乱动?

    赶忙挣扎着爬到了周离的裤腿上,就生怕周离把它丢在这里。

    这空间内几乎没有陈设,但在中间,却有一眼几近干涸的灵泉。

    这灵泉只有巴掌大小,其中灵液,还没有蓄满,恐怕~~,也就两三升左右,这还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积累!

    但其中纯度非常纯净,散发出淡淡清幽的香气。

    冷山周边,所有的阴煞之气、草木灵气的本源,皆是出自这口泉眼。

    此时,这灵泉中的灵液虽是不多,但周离探查片刻,却是大喜。

    这些灵液,精纯程度远甚与普通灵泉,足足可以抵得过周离在山顶别墅的法阵一年半、甚至是两年多的产量了。

    已经足够周离修炼到筑基后期巅峰,甚至~~,直接进入开元了!

    但...这空间内却并未有周离之前想象的、那位古之前辈的遗骸。

    你害怕。头顶上,却刻画着一副古星图。

    这幅古星图,刻在一块椭圆形的牙石上。

    牙石被固定在岩石中。

    就像是缓慢的时针一样,细细微微的转动。

    它冲着门口法阵的那面圆滑,正对着门口炽星鱼游走的必经之路。

    每当这群炽星鱼游过这片区域,就会与这古星图发生某种感应,从而,将一些它想要表达的画面,映衬到那流光溢彩的星河上。

    然后,再往外传达。

    周离盯着这古星图看了一会儿,捏动法诀,一股纯粹的真元,径自渗透到古星图之中。

    片刻,古星图吱吱嘎嘎的运转开来。

    很快,周离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长发中年人抱着这玉冠少年的首级和木盒痛不欲生,悲凉而又无助的跪在了地上。

    他的愤怒,就像是火山喷发!

    周围燃起了熊熊大火,女人们纷纷哭喊着逃离。

    下一刻,画面一转。

    在一个清幽小城中的城主府中,一个面如冠玉的英俊少年,骄傲的梗着脖子,不理会身边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解着他的父兄,手里径自把玩着一枚光滑的桃核。

    老父亲劝解无果,大怒之下,直气的快要晕倒。

    旁边,他的兄长,赶忙小心扶住了老父亲,焦急的对他说着什么。

    但他却根本不理会,冷声对兄长说着什么,割断了一条头发,递到兄长手中,拂袖而去。

    画面开始不断跳转。

    老父亲因病身亡,兄长接过了家主宝座。

    他的兄长待人温和,轻徭薄赋,原本幽静的小城,渐渐开始繁华起来。

    很快,兄长已经到了垂暮之年,临死前,死死抓着儿子的手,在嘱托着什么。

    儿子含泪点头,抬手发誓。

    又是一个轮回。

    儿子也已经垂暮,在床边,用力抓着他孙子的手,仔细嘱托着什么。

    而这孙子,赫然是之前那玉冠少年!

    但玉冠少年的命明显不好,刚登上家主宝座没几天,战争爆发了。

    他年少体弱,根本无法阻挡强大的敌人,不得已,只得带着那只传家宝的木盒,一路逃向东北方向。

    那是他的先祖曾经离开的方向!

    可惜!

    他的敌人们,早已经收买了他的属下,提前得到了他们的逃遁路线,在山谷中对他们发起了惨烈的屠杀!

    画面又是一转,长发男人满含热泪打开了木盒。

    木盒中,残存的赫然是------他当年离家时留下的那一条长发,还有老父亲亲手写的四个字:“叶落归根!”

    长发男人简直要爆炸!

    他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杀尽了所有敌人,屠光了他们的部族,连女人和孩子也没有放过!

    却也因此犯了忌讳,被各路人马追杀!

    有一天,他拼命冲杀出了敌人的重重包围,却已经身受重伤。

    无意间,他又回到了当年的这片山谷。

    在地下发现了这眼已经干涸的灵泉!

    他自感时日已经无多,便用最后的精力,设立下一个庞大的隐匿法阵。

    以自己的身体,滋养这些炽星鱼,把他的秘密埋藏于地下……

    到这时,周离的眼睛也有些模糊。

    无情未必真豪杰!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位前辈,年少时,一心追求大道~~,却浑然忘记了,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等到他大道得成,回过神来,却发现...一切却已经晚矣......

    这时,一条黝黑、像是黄鳝、又像是鲶鱼一般的笨重的黑影,大概一尺余长,晃晃悠悠的从法门边缘经过!

    周离眼睛一眯,大手猛然一抓。

    下一刻,这条黑鱼,已经出现在了周离的掌中。

    或许已经在地下缓慢的生存了太多年,这条黑鱼已经丧尽了五识,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反抗。

    周离一捏它的腹部,片刻,一条黑黝黝、约莫三寸多长的小剑,径自落在了周离的手心里。

    这黑鱼仿似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骤然化成了一股黑烟,消散不见。

    “以身饲鱼,以鱼藏剑!化大道与无形!前辈高雅啊!”

    说着,周离对这古星图深深一鞠躬。

    有着前世的惨痛教训,周离对这位前辈的遭遇,简直感同身受!

    如果换了他,恐怕~,比这位前辈做的还要更坚决!

    但很快,周离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咬破了手指,将自己的鲜血,渗透到了这小剑之中。

    “嗡。”

    这小剑登时一声轻鸣。

    就仿似沉睡已久,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黝黑的剑体上,隐隐有精芒涌动。

    但片刻,它挣扎着就想要逃跑!

    却又岂能逃的掉周离的手掌心?

    周离紧紧将它握在手里,审视片刻,不由一笑:“前辈,我之前已有预测!想不到,咱们果然是同道中人那!”

    说着,周离接连几道法诀,径自打入这飞剑之中。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