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190章 药园!

第190章 药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兄弟们,小船可是厚道人啊....能否支持小船一发订阅..让小船买盒烟抽...不用再捡烟头了.....

    ~~~~~~

    “周离……”

    “谢谢。”

    走廊的露天露台上,齐菲菲轻轻却又用力的从背后抱住了周离,俏脸紧紧贴在了周离的后背上。

    周离一笑,转过身来,溺爱的将少女搂在自己怀里:“菲菲,咱们之间,还要说这个嘛?”

    齐菲菲俏脸微微一红,片刻,踮起脚尖、贴在周离耳边、咬着周离的耳朵低低道:“周离,咱们……去开~房吧……”

    周离一笑,用力揽住了她的小腰,低声笑道:“小丫头,你以为你还能跑的了?不过~。”

    周离一顿,笑道:“老齐的车子在这里没?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嗳?”

    齐菲菲一愣,忙道:“应该在的,我去拿钥匙。”

    很快,齐菲菲拿来钥匙,找到了楼下停车场里、老齐撑门面的这辆黑色宾利欧陆。

    周离发动车子,直奔东面大海的方向。

    这一会儿功夫,周离忽然发现,在东北面方向、灵气明显要比周边浓郁不少。

    此时,周离的神识虽只能往外扩散百步范围,但其中的敏锐程度,对灵气的感应程度,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灵气如水。

    就像是水一样,由高往低流动。

    半岛地区的地势,西高东低,水流径自流向东面的大海。

    但东北面方向,竟然有一丝倒流的痕迹,又怎能逃的过周离的眼睛?

    不多时,周离两人已经赶到了海边。

    但周离这时发现,这处灵气波动,不在海边,而是在旁边不远处的一片郁郁葱葱的小山上。

    周离一笑:“菲菲,咱们去爬山吧?今天这小雪我很喜欢,咱们去山上看看风景。”

    身边少女一颗芳心,早已经完全融化在周离身上,又怎可能会拒绝周离?

    乖巧的点了点头:“周离,待会儿你累了,我------允许你躺在我的腿上睡一会儿。”

    “哈哈。”

    周离溺爱的亲吻了齐菲菲的红唇一下:“我的菲菲要是累了,我背她上下山。”

    邱菲菲俏脸登时一红,小手紧紧抓住了周离的大手。

    半岛地区,人烟非常稠密。

    尤其是黄海周边地区,几乎走几步就一个村子,鲜有纯粹的自然风貌。

    很快,两人把车子开到了村子里,沿着一条小路,往山上攀过去。

    两人一夜未睡,周离本来还有些担心齐菲菲的体力,又给她吃了一枚清灵丹,滋养身体。

    但齐菲菲此时,已经极其贴近与洗髓,体力精力,自然远非常人可比。

    很快,两人就上到了山腰,进入了密密麻麻的松树林子。

    但这边区域,明显与山下不同。

    不仅松柏树根深蒂固,周围隐隐有一股缭绕的云雾。

    周离正要拉着齐菲菲往上走。

    齐菲菲忽然道:“呀。周离,我想起来了。周围的老百姓,一直叫这边的山鬼山。好像~~,当年明朝时、在这边打过仗。周围有许多的军户,都逃到了这座山上,后来,被官军放火烧了山,全都烧死了。我小时候跟我爸来过这里收海货……好像是这样。”

    “嗯?”

    周离一愣。

    片刻,哀怜的帮齐菲菲整了整衣襟,将她羽绒服的拉链拉的更紧了些。

    本就是深冬,这山上的风还是很冷的。

    对于齐菲菲说的这些,周离也有所耳闻。

    黄海周边地区,在明朝时,是军屯所在。

    他和齐菲菲此时,就处在鳌山卫当年的遗址上,而大海对过不远处,就是田横岛。

    当年,秦末时的田横五百士,就是在这里,听闻到了田横不肯臣服于高祖刘邦,自杀在洛阳郊外的消息。

    随后,他们全都追随他们的主人田横,自杀身亡!

    当年,华国最著名的油画大师悲鸿先生,还曾以此为背景,创作了一副著名的同名油画。

    至于明末时期,别说是死个几十几百人了,便是成千上万,那都不足为奇。

    先贤曾在某本著名的官场演义小说中,详细描写了一个欺上瞒下的典型案例!

    这边死一百人,他只报三两人。

    而且,正所谓滴水不漏,让人根本找不到马脚。

    至于所谓的杀良冒功,那简直都是小儿科了。

    在太平盛世,这种事情都很难计较,更不要提,是末代乱世了!

    此时,听齐菲菲说起这事儿,周离忽然也明白过来。

    为何~~,这里的灵气,能保持到现在了。

    这个所谓‘鬼山’的称呼和典故,怕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啊。

    否则,那还不是蝼蚁过境、挖地三尺?

    “呵呵。”

    周离一笑:“菲菲,那你怕不怕?”

    “额?”

    齐菲菲一愣,却娇憨的白了周离一眼:“跟你这死木头一起,我才不怕。”

    周离忽然也想起来……之前,‘死木头’这个外号,还是齐菲菲给自己起的……

    大手忍不住在她娇嫩的娇~臀上揉捏几把,故作恶狠狠道:“这里四下无人,信不信,死木头要对你做坏事儿?”

    齐菲菲却咯咯娇笑,甜甜腻在周离怀里,“来就来,谁怕谁啊?死木头,你没听过一句话吗?”

    说着,齐菲菲俏脸羞红,贴在周离耳边低声耳语一句。

    “……”

    周离一时不由无言。

    齐菲菲什么时候,竟然也变的这么……

    但转瞬,周离忽然反应过来,这才是齐菲菲本来的性子不是么?

    之前,她只是一直在压抑着自己……

    周离不由将她揽的更紧了:“菲菲,你就不心疼你家的牛~~,难道要让他累死吗?”

    齐菲菲俏脸已经红的快要滴出水来,却满是深情的看着周离:“我会把他照顾股的白白胖胖,让他给我耕一辈子的地!”

    两人本来要上山,却在此时,直接演变成了一个漫无边际的长吻。

    好半天,周离这才回过神来,“菲菲,咱们得抓紧点了,天就快要亮了。天亮了,咱们可就看不到这里的好东西了!”

    齐菲菲忙道:“周离,是,是什么好东西?”

    周离一笑:“上山你就知道了。”

    很快,两人继续沿着这片老松树林,往山上攀过去。

    这山其实并不高,也就二百米左右。

    却是典型的丘陵地貌,叠伏很多。

    从山脚下到山巅,看着很近,却至少要五六公里。

    好在,此时正值深冬,天亮的晚,周离和齐菲菲自然不能与常人而语,脚步很快。

    大概在六点钟出头一点点,天边的云层还没有散去,两人已经来到了山巅下的一块巨石旁。

    这巨石,足有两三间房那么大,完全是嵌在山间。

    周围灵气波动,就是在这其间涌动出来。

    但周离神识已经探查过周围,并没有太多异常,这里面也没有空间。

    齐菲菲一时也有些错愕,“周离,我好像没听说过……这山上有这么大的石头啊。”

    周离一笑:“菲菲,看我给你变个魔术。”

    说着,周离手中接连打出几道法诀。

    片刻,空气中忽然‘啪啦啦’一阵。

    仿似气流发生了对撞,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玩阵法,谁人是他离火仙尊的对手?

    “这……”

    齐菲菲登时瞪大了眼睛。

    只见~~,原本的巨石之上,出现了一条碎石堆砌的阶梯。而不远处的上头,好像有个小茅屋,还有个不大的小院子。

    “周离,这……”

    齐菲菲满眼不可思议。

    周离一笑:“走,菲菲,咱们上去看看。”

    说着,拉着齐菲菲的小手,直奔上面小院儿。

    小院儿并不大,大概三四十平方。院子里,开了一块小田,种满了不少的药草。

    此时虽是寒冬,但这小院儿里却并不冷,温暖如春。

    一颗颗奇异的药草,也充满了生机,非常旺盛,怕是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

    在旁边的竹篱笆上,用古朴的篆体写着两个字:“药园。”

    灵气波动,正是出现在这药园里。

    当然,这也就是周离的敏锐神识,波光流转!

    否则~~,哪怕是神海境的大能,恐怕也很难发现这其中的波动!

    “药园?”

    齐菲菲仔细看了看这两个篆体字,忙回身看向周离:“周离,这,这难道是一处古迹?可……如果是古迹,这些药草……”

    周离一笑:“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当年的前辈、东莱上人留下来!算算,的确也应该有几百年了。”

    “东莱上人?”

    齐菲菲满头雾水,大眼睛迷惑又朦胧的看向周离。

    周离笑着拉着她的小手,走到这边的茅草屋前:“菲菲,咱们先去里面看看,等下我再给你解释。”

    “嗯?好。”

    齐菲菲忙抓紧了周离的大手。

    茅草屋的陈设非常简单,一张草床,一个衣柜,还有一个书架,再无他物。

    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但整个屋内,却依然是一尘不染。

    可惜的是~。

    书架上已经没有了书,空空如也。

    周离翻找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连简单记录的文字都没有。

    这种时候,齐菲菲哪敢多话?

    小手紧紧抓紧了周离的大手,绝不敢离开周离半步。

    不多时,周离也冷静下来,揽着齐菲菲坐在一旁的藤凳上,眉头紧紧皱起来。

    齐菲菲不敢打扰周离的思虑,只是静静看着周离。

    周离看向空空的书架,眉头越皱越紧。

    这里并不是人为开辟的空间,而是一个原有空间,而后,又被人为的改造过。

    如果不是对阵法、空间极度精通的大能,哪怕是先天地仙,想要在这种地方,人为开辟空间,也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这周围虽有不少法阵,但明显,这位东莱上人,对此道并不是太过精通。

    时间的流逝,许多法阵已经开始残破,虽还勉强能维持,但已经有了不少裂痕和缝隙。

    这其中的灵气波动,正是从这些裂痕和缝隙中流逝出去。

    而书架上竟然不摆书……

    周离隐隐已经猜到了什么。

    这时,齐菲菲的小手忽然有些惊恐的握紧了周离的大手,低声急急道:“周离,你看,你看那边!好像过有人来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