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135章 你要背弃你的信仰?

第135章 你要背弃你的信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周离淡淡一笑,闪身避过了蓝老的礼数。

    刚才,周离在给蓝老按摩之前,就已经提前用法阵包裹住蓝老的身体。

    蓝老的身体虽处在无意识状态,但被法阵的灵气包裹,他的脑海却是异常的清明。

    这倒并不是周离想要装逼,想要用蓝老来打藤原小一郎和吴勤修这一众专家们的老脸。

    区区一群蝼蚁而已,又怎值得周离如此浪费力气?

    主要是周离的本命真火威力实在是太强了...

    周离也并不是专攻医道,他自然需要一直与蓝老保持着交流,询问蓝老力度是否合适。

    却恰巧,让周围藤原小一郎、吴勤修一众专家们的丑态,皆入了蓝老的耳中!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天下间再大的恩情,能比授予人生命的父母更加珍贵?

    而周离此时,完全对蓝老的整个身体实行了再造!

    说是对蓝老有再造之恩,绝不为过!

    周离当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受下蓝老这一礼。

    不过,此时毕竟是地球,周离也并不像是前世、光杆司令一条,他的亲人、他的爱人,都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周离自然也不会太出跳。

    否则,这事情传出去,他家的门槛,就算再厚,怕也得给人踏破了啊。

    “蓝老,您客气了。晚辈对您当年在西营种树防沙的浩大手笔,也是深深佩服啊。”

    周离笑着看向蓝老的眼睛。

    “嗳?”

    蓝老一愣,片刻,不由哈哈大笑。

    当年,西营油田初立,但周边沿河地区沙化严重,风沙极大,严重影响当时简直是全国生命线的油田作业。

    时任当时西营一把手的蓝老,当机立断,直接对中央立下了军令状,三年,必使情况得到改善!

    从那一刻起,蓝老亲自带头,深入一线,组织广大人民群众植树造林,三年时间,竟种植了上百万亩的风沙防护林。

    哪怕到现在,这依然是西营油田的生命防护线。

    而这一幕,也被写到了初中的教科书里。

    蓝老是军人出身。

    在军中,他的闪光点并不多。但在地方政务上,他却是一把好手。

    而西营油田之事,更是他人生中一个极为亮眼的闪光点,便是太祖都亲自给他发来贺电,肯定他的工作。

    而此时,周离提起此事,恰到好处。

    蓝老又怎能不喜?

    “周先生,我以前一直不相信缘分这一说。但此时,我老头子这才真正明白啊。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建国,远山,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我那好茶拿来?还有~~,赶紧招呼后勤,给我准备一桌好菜,今晚,我一定要跟周先生好好喝一杯!”

    “呃?”

    “是。”

    蓝建国和李远山片刻才反应过来,赶忙急急去忙活。

    饶是他们都是执掌一方的大员,但在老爷子面前,只能是最乖巧的晚辈!

    尤其是蓝老的身体康复,简直就是让他们吃了一剂定心丸!

    君不见~~,在当下的华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但藤原小一郎和吴勤修一众人却都懵圈了。

    便是钟远博也迟迟回不过神来。

    这~,这怎么可能呢?

    这根本不科学啊。

    一个骨头都已经坏死,血液都几近不流通、只能通过丢车保帅、截肢来保命的老者,竟然……

    竟然在十分钟之内,让人用一种匪夷所思、根本看不懂的手法给治好了?

    而且还是完全康复!

    这……

    吴勤修毕竟是老油子,片刻也反应过来,忙恭敬道:“蓝老,您,您要不要再做一遍全面的检查,确保您的身体无忧?”

    蓝老不由冷笑:“我老头子的身体,我老头子能不知道?我现在好得很,从未像今天这么好过!检查?检查什么?你们要再给我老头子截肢?”

    “这……”

    吴勤修登时无语。

    “哼!”

    蓝老冷哼一声:“老吴啊。你今年也到退休的线了吧?年纪大了,就该认输嘛。一直占着位置,后生们还怎么上进?我们华国、包括我们海东的医学事业,必须要有新鲜血液流进来嘛。”

    “蓝老,我……”

    吴勤修还要说些什么,蓝老却根本不再看他半眼,笑着跟旁边的周离说笑起来。

    周围众人又怎还能不明白?

    大名鼎鼎、威震江湖的吴勤修,这一回,可是真踢到铁板上、要彻底玩完了啊!

    饶是他吴勤修声名极大,人脉广泛,但蓝老都亲自发了话,谁又敢不给蓝老这个面子?

    要把给蓝老截肢这个事情传出去……

    “蓝老,您,您听我解释啊。这里面,这里面有误会啊……”

    吴勤修简直如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还想解释什么。

    但旁边,却早有精悍的警卫员,直接将他带离了当场!

    治病救人,大家的确不甚精通。

    但~~,做人做事,谁又能不会?

    眼见死狗一样的吴勤修已经被警卫员拖的没了踪影,中医专家谭老简直如获大赦啊。

    幸好!

    幸好他刚才稳住了……

    否则,万一他说了半句诋毁……

    甚至别说是诋毁了,便是轻慢这位小爷的话,落入了蓝老的耳朵里,那还能有了好?

    就算是屁股想,在场众人也都能知道,海东,包括整个华国,一颗冉冉的医学新星,已经要长虹贯日啊!

    蓝老已经定了调子,就算是整个华国,谁又会明目张胆的反驳他老人家的意见?

    但谭老不愧是老江湖。

    片刻,忙笑道:“周先生,老夫,老夫虽才疏学浅,但还是想请教您一句,您刚才……对蓝老使用的按摩手法,到底~~,是出自何处?”

    蓝老对此也很感兴趣,不再说话,笑着看向周离。

    周离淡淡一笑:“我这门按摩手法,并不是传统的医学手法。而是我古华国文化中一种更深邃的传承。你也可以简单理解为,这是气功中的一种吧。”

    “气功?”

    “这……”

    谭老登时陷入了深深的深思。

    作为中医方面的大专家,他当然翻阅古籍无数。

    传闻,在古代,的确有先贤大能,可利用气功来治病,可,可都是凤毛麟角的野史中事……

    但眼前这位小爷……

    “气功?”

    藤原小一郎这时也反应过来,不由大怒,气急败坏道:“华国小子,你作弊,你作弊!我不服!我不服!你竟然用气功!这分明已经不是医学的手段了!刚才的赌约无效,无效!”

    “你不服?”

    周离笑眯眯看向了藤原小一郎。

    因为种种原因,周离对华国的这个近邻,并没有几分好感。

    当然,某些日国动作女明星除外。

    “藤原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日国人,一向是自诩为重信义的民族。怎么?现在,你要背信弃义,背弃你们的信仰,翻脸不认账?”

    “我,我……”

    藤原小一郎简直哑口无言。

    他又哪能想到,这华国少年,几乎全无特长,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毛孩子,却是……

    却是懂得华国人失传已久的气功绝学啊……

    与华国人不同。

    日国这个民族,仅是各种有名有姓的神灵,就有几万个,至于不知名的,那简直是多如牛毛。

    日国人是非常信奉这些东西的。

    包括他们一直传承的‘武士道’,该切腹时,那谁也不能手软!

    日国所谓的贵族阶层,说白了,都是当年武士们中的高层演化而来。

    此时,周离一语正中核心,已经将藤原小一郎逼到了悬崖上!

    你不是日国的精英阶层吗?

    那现在咱们就按规矩来走!

    要么,你跪下磕头,钻裤裆,学狗叫。

    要么,你就自行了断,直接切腹吧!

    如果之前藤原小一郎懂事儿,看在钟苗苗的面子上,周离也不想跟这个傻乎乎的小鬼子计较太多。

    但~~,这厮非但不懂事,反倒是非要往他离火仙尊的枪口上撞!

    周离又岂能给他留面子?

    正如那首著名老歌里的歌词:“朋友来了,我有好酒!但~~,若是豺狼来了--------当哥的猎枪是摆设么?”

    “藤原君,这事情……”

    钟远博颇为肃穆的看向了藤原小一郎。

    但他心底里,却简直要笑开花。

    你这个狗日的小鬼子,平日里不是嚣张么?不是一个劲的想欺我华国无人么?

    现在可好了,你正儿八经的踢到了铁板上了!

    这事情,看你到底怎么收场!

    “我,我,我……”

    藤原小一郎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他哪能想到,这个貌不惊人、名不见经传的华国小子,竟然……竟然是条真龙那……

    他这已经不是踢到铁板上了,分明是把脑袋伸到这华国少年面前,等着他扣动扳机啊……

    这……

    他身边一众日国专家们也都是脸色各异。

    藤原小一郎的高傲,在平日里,他们也多有不爽,只不过,摄于藤原家的威势,大家不会轻易表露,能让一步,便把事情都过去了。

    但此时~,藤原小一郎碰到了真正的高人,他们也想看看,藤原小一郎的高傲,到底还要怎么维持!

    “呵呵。”

    周离丝毫不着急,淡淡笑道:“藤原先生,如果你不选择磕头认错学狗叫,那~~,也不是没有别的路。只是,你想选择另一条路么?”

    周离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眼睛。

    藤原小一郎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如涌泉般往外翻涌。

    他又如何不明白这华国少年的深意?

    这是要他……

    可他今年才四十一岁,大好的年华,好好的生活还没有享受啊。又怎可能去……

    “扑通。”

    这时,藤原小一郎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他‘扑通’跪倒在周离面前,用力对周离磕了几个响头。

    “周君,您的大能,我藤原小一郎简直佩服之至。今天的事情,全是我的错!如果,如果您能收我为徒,我便是在您身边当牛做马,甚至做狗,都毫无怨言!”

    “呃?”

    “这……”

    “这个狗日的小鬼子,好厚的脸皮,真打的好算盘啊。”

    “做人,怎么还能跟这小鬼子这么无耻?竟然踩着鼻子还想上脸了?竟然想认周先生做师傅……”

    “……”

    周围一众华国专家们哪能想到,这藤原小一郎,竟然变脸变得这么快,还他么能这么心安理得?

    周离淡淡一笑:“藤原先生,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没有仔细听吗?我收徒可以,但你们日国人和狗,我是不收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