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99章 高官厚禄?

第99章 高官厚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周离不由笑起来。

    王秘书这是软的不成,要来硬的啊。

    不过,他离火仙尊又怎会怂?

    片刻,周离笑道:“王哥敬小弟酒,小弟又怎能不给您面子?我也换大碗吧!”

    说着,周离也换成了大碗,倒满酒,一口饮尽,笑嘻嘻的看了看王秘书,又看了看众人。

    众人皆是倒吸冷气啊。

    哪怕之前还有不服周离、认为周离年轻的,也都有些愣住了。

    这少年……

    可绝不是寻常少年人能有的气场啊。

    这边,王秘书忙给马鹏飞使眼色。

    马鹏飞也反应过来,嘿嘿笑道:“周先生,我老马也敬您一碗。”

    周离不疾不徐一笑:“好,马哥的酒,我接着。”

    “周先生,我老刘也敬您一碗。”

    “周先生……”

    本来是商议正事的,却忽然变成了战场……

    这些威武彪悍的军官们,直接对周离展开了车轮战。

    丘老刚开始还想劝阻,怕玩过了火,但看到周离一直云淡风轻,军官们却开始有人趴下,也乐的旁观。

    他也要好好看看,这位少年宗师的手段,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可……

    令丘老无语的是。

    他这帮彪悍的后辈子侄们,平日里上战场都没怂过,但不多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倒在了地上。

    最后,连一向沉稳的王秘书也扛不住了,一头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这……”

    丘老简直无语,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周离这时笑了笑,招呼小张:“张哥,拿个新碗来,倒一碗温水。”

    “呃?是。”

    小张今晚可是开了眼了,哪还敢怠慢?

    忙去拿碗。

    很快,小张将碗和清水都准备好。

    周离笑着取出一枚清灵丹,捏动法诀,放入碗中。

    转瞬,这枚香气四溢的清灵丹便在碗中彻底溶解,清香气宜人。

    “张哥,再劳烦您,每人喂他们一口。”

    “是。”

    小张和几个警卫员忙七手八脚将这帮军官们扶起来,挨个喂水。

    “这,这怎么回事?”

    “老子不是醉了么?怎么竟然这么舒服?”

    “哎哟!这天已经黑了?我又睡了一天一夜?可今儿身体没难受呢?快,快去部队,还有任务那。”

    “……”

    众人呆萌一阵儿,还是王秘书率先反应过来,忙看向周离。

    周离却只是静静笑着看着他。

    王秘书忙又看向丘老。

    丘老也只是笑,却不多言半字。

    以王秘书的精明,又怎还能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看向周离,不由摇头失笑:“周先生,您~,您这酒量、本事,我老王算是服了啊。”

    马鹏飞也反应过来,嘿嘿笑道:“周先生,您这……这搞的,我老马以后都不想跟别人喝酒了啊。”

    其他军官们也都反应过来,看向周离的目光,又怎还能与之前同日而语?

    也无怪乎老爷子说……这位周先生是宗师大能啊!

    这气势,这手段,这酒量……

    不是宗师大能,谁能办到?

    一时间,一众人简直对周离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更加佩服丘老的眼光!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若不是老爷子点播,他们又怎能找到周离这种超级牛人呢?

    喝够了酒,自然开始换上了香茗。

    有酒为媒,众人也都熟络了不少,气氛渐渐轻松。

    随着与这帮军官们的聊天,周离也切实了解到士兵们的个人能力,在战斗中究竟有多重要。

    毕竟,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你上个战场是擅长的沙漠,下个战场可能就是不擅长的雨林,再下个战场可能就是荒野。

    如果没有超强的个人素质,个人能力,又如何应对这种百变的战场?

    也无怪乎,各特种部队,折损率一向很高了。

    而每折损一个特种部队的将士,可想而知,到底多让人心疼了。

    这已经不是人力、物力、财力可以计算的了。

    但对此事,周离却还是没有太多兴趣。

    主要是他不想被某件事情限制住。

    身为华国人,如果能为祖国的军队出一份力,周离当然也是乐意的。

    但此时,周离显然分身乏术。

    丘老这时又怎能看不出周离的心思,却不着急,笑眯眯道:“小幺,小马,今年秋后大比,冠军是哪儿来着?”

    王秘书一时没明白丘老的深意,忙下意识道:“首长,当然还是彭开山的潜龙了。”

    “彭开山的潜龙?哦。他们好像已经有十几年没动过了吧?”

    王秘书这时才有些摸到了丘老的深意,胸腹中却简直翻江倒海!

    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在拿彭开山的潜龙,来刺激这位小爷……

    “是的,首长。他们已经蝉联十七届春秋大比的冠军了。如果要分开来算,他们已经三十四届不败。而且,潜龙的折损率,一直是全军中最少的,只有不到百分之五,远远低于平均率的百分之十……”

    王秘书说着,偷偷打量旁边周离的脸色。

    果然。

    周离原本云淡风轻的清秀脸孔上,竟然闪过了一丝凝重。

    王秘书登时更是对丘老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老爷子的眼力……

    忙又道:“潜龙别说是在咱们华国了,恐怕~,放眼全世界,也是前三甲有力的争夺者。甚至,就算坐到头把交椅,也绝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这时,马鹏飞众人也明白了其中道行,却皆如刚才王秘书的感觉,胸腹中止不住的翻腾滚荡。

    老爷子这是……这是要拿这位小爷,跟彭开山对比……

    不过,在此时,众人都已经见识到、并亲身体会到了周离的手段。

    虽对丘老拿周离与彭开山相比,还持保留态度,但他们却绝不会否认周离的能力!

    马鹏飞笑道:“彭开山的潜龙……恐怕,未来十年二十年,还要稳坐这头把交椅啊。他们实在是太强了。咱们飓风,别说超越他们了,什么时候能与他们打一场,已经值了啊。”

    “跟飓风打一场……”

    “哎。这只想象就让人热血沸腾啊。可……”

    “………”

    听到身边众人止不住的赞叹,丘老也叹息道:“如果将来有人能打败潜龙,那大家的表情该是多么精彩?我老头子可真是拭目以待了啊。只是~,不知还有没有这个机会看到啊。”

    丘老已经做好了‘桥’,王秘书又怎还能不好好接住?

    忙恭敬对周离道:“周先生,此事,我们只是排头兵,先过来询问下您的意见。只要您能答应此事。我们的直属首长将会来亲自和您谈。您有任何条件,咱们都可以好好谈。包括您父母的安全,您女朋友的安全……”

    周离与李民浩对战的视频,在场众人可是都亲眼看过不止一遍的!

    一位宇宙民族‘国宝级’的内劲巅峰大高手啊。

    却在这位小爷手里,简直跟麻花儿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更不要提,周离的人品、酒品、手段,就明明白白的摆在这里!

    即便此时王秘书把条件开的这么高,简直高到有些令人发指了,但却没有人觉得不妥。

    因为,这少年……是一位宗师大能啊!

    能有一位宗师大能来飓风当总教官,指导飓风的将士们取得真正的进步,就算大家都为他‘背书’,那又怎样?

    周离点了点头,却依然并未着急表态,笑了笑道:“丘老,王大哥,马大哥,诸位大哥,此事,我还得仔细考虑考虑。时候也不早了,丘老,晚生先告辞了。”

    丘老笑了笑道:“也好。小幺,小马,你们去送送周离。”

    周离很快离开了十号别墅,一众军官又与丘老聊了一会儿,这才纷纷告辞离去。

    但王秘书却并未走,小心帮丘老的茶杯中添了些热水,低声道:“老爷子,您,您为何会对周先生如此看重,并下这么大的筹码啊。周先生纵然手段了得,可还是年轻了些啊。”

    王秘书对丘老的意思,自然是毫无保留的贯彻实施,但这却并不代表,他没有他的想法。

    纵然周离手段了得,可毕竟年龄摆在这里。

    而年龄~,或者说资历,在华国的传承里,一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

    丘老淡淡笑了笑:“小幺,你这是不知道一位宗师的真正本事啊。你知道~,之前刘司令,为此事、私下里都想去请谁了么?”

    刘司令是半岛诸部海军的一把手。

    这种事情,毕竟是大佬的私密,王秘书倒真不知道此事,忙下意识摇了摇头,恭敬看向丘老。

    丘老淡淡笑了笑,“建城我那位前辈兄长啊。”

    “呃……”

    王秘书简直目瞪口呆。

    身为丘老的子侄,他可是清晰的知晓的。

    丘老的师傅,当年还有一位师兄,他得称作师尊。

    他这位师尊的本事,比丘老的师傅还要高超很多。

    只不过,他这位师尊却并未走正途,在晚清、民国年间,一直为钱而做事,与当年黄浦江畔的诸多混黑的大佬交从甚密。

    他师公不齿此事,便不屑与这位师兄来往。

    但他这位师兄,却收了个天才徒弟。

    不到四十岁,已经达到了化境宗师之境,可以说是彭开山之前、华国最强的天才!

    解放后,他并没有随师尊远走海外,而是留下来,为我军稳定江南局势,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因为诸多纠结,很多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细节。

    而丘老这位师兄也相当低调,已经多年未曾出山。

    “呵呵。我那位前辈兄长,自然不屑于此事,出来与小辈竞争。咱们华国虽还有几位宗师,但他们要么家大业大,要么神龙见首不见尾,像是周先生这么年轻的宗师,难得啊!”

    王秘书已经隐隐摸到了丘老的意思,却还不敢确认,忙恭敬的小心道:“老爷子,您的意思是……”

    丘老淡淡一笑:“小幺,你知道,当年引荐彭开山入军队的人,现在是什么军衔了?”

    王秘书瞳孔不由猛然放大,嗓子眼儿都有些止不住的发干了,忙道:“老爷子,您是说……那位中将……”

    丘老哈哈大笑:“小幺,你虽非我出,却自幼被我养大,情若骨肉啊。你大哥有他的路,你二哥……哎,不提也罢。唯有你,才以咱们黄海为根那!”

    时至此时,王秘书又岂能还不明白丘老的深意?忙重重点点头:“老爷子,小幺知道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