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85章 就是这么狂!

第85章 就是这么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我是不是该视为、你这是对我们繁星集团的挑衅?”

    李止忝此言一出,整个大厅内登时都有些安静下来,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压抑感,正在迅速的蔓延、滋长。

    繁星集团!

    世界顶级财阀集团之一。

    世界500强企业前30位内。

    旗下涉及通信、制造、能源、地产等诸多方面。

    简直可以说是这个民族背后的‘爸爸’、整个国家的柱梁!

    饶是此时李止忝的身份,稍有细微的差池~,但~~,董事长先生对他这位幼子的疼爱、喜爱,根本就不是秘密!

    尤其是这位董事长先生,向来护短!

    此时,在这种公开场合,李止忝的意志,基本就能代表董事长先生的意志,更是代表着整个繁星集团的意志啊!

    便是蒋大师、黄大师这种近乎要‘遁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化外高人,一时也都是面色大变。

    这少年,的确有些手段。

    刘飞虎这种内劲巅峰的大高手,在他的手里,简直就像是一只小鸡子……

    很大程度上,这少年即便不是宗师,怕也为时不远啊。

    但……即便是宗师,又怎能跟庞大的官方意志来对抗?

    这位李少,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直接与华国高层对话的啊……

    这……

    眼见事态就要超出控制,朝着无法掌控的未知方向发展,来自沂林州的黄大师忙笑着打圆场道:

    “这位小哥,人上下两片嘴皮子,都有打磕绊的时候。更不要提,是人与人之间了。有纠纷是很正常的嘛。些许债务纠纷,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一切~,咱们都可以坐下来谈,好商量嘛。呵呵。”

    这位黄大师,名头没有省城这位蒋大师大,手段也没有蒋大师高。

    不过~,此人极善察言观色,‘眼睛好使屁股准’,简直拥有比狗鼻子还灵敏的嗅觉。

    是以,他手段、财力、声望,都与蒋大师差着数个台阶,但海东省内不论各种大场合,人人都喜欢邀请他。

    就是想一旦出现某种问题,这位黄大师能出来‘和稀泥’,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此时,眼见周离手段高超,也差不多到了时候了,这位黄大师又怎可能错过这种几面都讨好的机会?

    “呵呵。”

    周离淡淡一笑,清秀的脸孔上却有些不可置否。

    显然,他并没有卖给这位黄大师面子的意思。

    “呃……”

    黄大师一时有些尴尬。

    没想到他这张热乎乎的老脸都递上去,这少年却丝毫没有买账的意思……

    饶是以黄大师的性子,胸腹中火气也有些止不住的升腾起来。

    这毛头小子,忒的嚣张啊!

    不过,他黄大师是何人?

    少年人心高气傲、志比天高,那都是正常。更不要提,是眼前这少年拥有这等手段了。

    他又怎会在这种时候、硬罡周离的光芒?

    讪讪笑了几声,便牢牢闭住了嘴巴,绝不再多话。

    谭永伦眉头也紧紧皱起来。

    这少年竟然能将刘飞虎当玩意儿一般耍弄,还真是有些了得。

    不过,他却从未见过这少年。

    而海东、包括京里有头有脸的公子哥,他基本上都认识,就算不认识的,至少也会脸熟。

    而眼前这少年,手段明显有些飘忽,身上更是无半点气息涌动,想来,就算有些道行,却不过也是借助了某种外力。

    尤其是这少年如此不讲规矩,谭永伦心里也有些止不住的火气。

    片刻,冷声道:“小哥,黄大师都发了话,你难道还这么不讲规矩?还不快把人放了,给李先生道歉?”

    饶是谭永伦非常不喜欢刘飞虎,但他却更看重规矩。

    更不要提,此时还有李止忝在了。

    他谭某人又岂能丢了天朝上国的脸面?

    “规矩?呵呵。”

    周离冷漠一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讲规矩?”

    这谭永伦明显屁股不正,脑门子都歪了。

    区区内劲巅峰的小爬虫,只比刘飞虎强上一星半点儿,若不是看谭落雪站在他的身后,两人脸堂又这么相似,周离早就一巴掌拍过去,教教他怎么做人了!

    他堂堂离火仙尊,一剑斩山河,一言灭万法,何时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

    “你-------!”

    谭永伦鼻子几乎都要被气歪了,猛的一拍桌子,就想要发作。

    但他究竟是忍住了~。

    这种场合,他要真跟周离这小辈计较起来,尤其还是为了刘飞虎这狗杂碎,岂不是有份?

    “好,好,好!我谭某人倒要看看,你这小毛孩子,到底要怎么收场!”

    旁边赵源忙陪着笑劝道:“谭先生,您先消消气儿,您先消消气儿。这里面,可能是有些误会……”

    如果说刚才周离的嚣张不羁,直接戏耍刘飞虎,让赵源知道了眼前这少年心高气傲、又有手段,那此时,周离竟然连大名鼎鼎的谭永伦也不给面子,显然,这事情,又得提高一个等级了。

    谭永伦身后,娇嫩的谭落雪简直又惊又怒。

    她简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可恶的混蛋到了这种时候,竟然敢这么对待她的父亲!

    这简直是在打他们烟云谭家的脸那。

    但谭落雪却又忍不住悄悄为周离捏着一把汗。

    这个混蛋,他怎么就敢这么嚣张,这么猖狂……他这是要与整个世界都为敌嘛?

    谭落雪身边,青衣老道李遥安的眉头也紧紧皱起来。

    作为谭家的供奉,如果放在寻常,有人敢这么跟他的‘衣食父母’这般说话,他早就一拂尘飘过去,把这人先撂倒在地上,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人了。

    但此时~,眼前这少年身上虽无半点内劲气息,但李遥安却总感觉,这少年身上,有一种说不出危险的气息!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

    但~,李遥安很明白,这种感觉,绝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起的。

    再加之此时又不是谭家的事儿,他又岂会跟自己过不去?

    “年轻人~,念你也算是新生代的年轻才俊,老夫奉劝你一句话!年轻人,不要太气盛~~!”

    这时,飘飘似仙人般的蒋大师也有些坐不住了,寒眉冷眼、居高临下的瞥了周离一眼,冷声道。

    周离哈哈大笑,直勾勾的盯着这位蒋大师:“您便是蒋大师吧?敢问~,不气盛~,还叫年轻人么?”

    蒋大师的修为是众人中最高,已经隐隐摸到了化境宗师的法门,体内法力涌动澎湃。

    只可惜,他的传承依旧杂乱无章,卑微的令人发指。

    周离也不是瞧不起他。

    就他这境界,想要再往前一步,倘若没有天大的机缘造化,十年、二十年,依然还是这个衰样。

    像他这样的,周离一只手都能把他摁在泥地里,让他下半辈子都在泥地里过!

    周离本以为这位蒋大师也算是德高望重,嘴里能有句人话,却想不到,他竟然满嘴跑火车,周离又怎会忍他?

    “你……”

    蒋大师哪能想到,这卑微少年,竟然连他的面子也不买!竟然还敢用这种话来怼他……

    忍不住就要发作。

    但一看周围场合,蒋大师也只能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

    如果他在这种场合,跟一个卑微的少年人较真儿,那岂不是自降身份?

    一旦传出去,他蒋大师这张老脸又往哪里搁?

    “哼!竖子,不足与之谋!”

    蒋大师冷哼一声,直接不再看周离。

    仿似,只要看周离一眼,他的整个身份就会掉价一般。

    周离冷笑不语。

    在座这些人,一个个看着人模狗样,德高望重,却不过是一群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尔!

    这个娘里娘气的思密达,只不过刚刚自报家门,这帮人,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去捧这思密达的臭脚!

    还他么自以为是天朝上国的精英?

    这是要打谁的脸?

    倘若夫子、圣人看到这一幕,怕直接要从棺材里跳出来,扒了这帮衣冠禽兽的皮啊!

    周离脚下,眼见这么多大佬、大人物,都出来为他刘飞虎说话,刘飞虎刚才心中还忍不住大喜。

    却哪能想到,眼前这小爷,竟然……竟然胆敢这么猖狂,这是要谁的面子也不买啊。

    此时,周离脚下的力道虽不大,但刘飞虎却只感觉他的骨头都要断了、一双帅气的老脸都快要变形了,只能本能的对李止忝求救道:“李少,李少,救我,救我啊……”

    周离身后,洪涛看到这一幕,只感觉浑身血液都在沸腾,简直就要喷薄而出!

    这小爷,这他么已经不是猖狂了啊!

    这简直是要逆天啊!

    但他的身躯却也在止不住的颤抖。

    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规模,这小爷……到底要怎么收场……

    洪涛一时简直感觉他这幅小身板儿,已经承受不住这么高强度的兴奋生活了啊……

    此时,李止忝英俊帅气的脸上,阴郁的简直要滴出水来。

    这个卑微的华国小子,已经不是挑衅他们繁星集团、挑衅他们伟大的大韩民族了!

    这简直是在打所有人的脸、要与整个世界为敌啊!

    “华国小子,我必须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确定,你要这样做么?”

    既然已经图穷匕见,李止忝又怎还会故作他的绅士风度?

    阴郁的盯着周离的眼睛,已经按耐不住的要爆发了。

    “呵呵。”

    周离淡淡一笑:“尊贵的李先生,既然您已经承认,这位刘飞虎先生,是你们繁星集团的职员,你们繁星集团要庇护他。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理解,刘飞虎先生欠我本人的债务,可以转嫁到你们繁星集团身上?”

    “这……”

    “这位小爷还真是要逆天啊。他竟然……他竟然敢敲诈繁星集团。这……”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今天这趟,没白来,没白来啊。简直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

    “……”

    周边众人登时一阵唏嘘议论。

    见过猖狂的,见过霸道的,也见过蛮横的,可……可谁他么也没见过这么猖狂、这么霸道、这么蛮横的啊……

    竟然要敲繁星集团的竹杠……

    关键是……这位小爷说的有理有据,别人还真挑不出毛病来……

    李止忝的嘴角登时止不住的连连抽动!

    他长这么大,哪怕还在娘胎里时,走到何处何地,又有哪一刻不是众人的中心、万众瞩目的焦点?

    可眼前~,这个卑贱的华国小子,简直就是把他绑在十字架上,用沾了盐水的藤条鞭子狠狠的抽啊!

    这怎的还能忍?

    这他么还能忍?

    他李止忝可不是忍者神龟!

    “报警!不!给当地驻军打电话!就说我李止忝,在这庄园,受到了你们华国人的生命威胁!”

    李止忝冷声对身后俏丽的女秘书道。

    “嗳?是。”

    女秘书怎敢怠慢?忙拨通了电话。

    登时,场内一下子更为寂静!

    这事情,要大条啊……

    这少年该怎么办?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