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58章 父敬子?子敬父!

第58章 父敬子?子敬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怒求各种支持..

    ~~~~~~

    看着趴在桌上、脸都差点到菜盘子里的老周。

    直接躺在地上、毫无形象、简直若流浪汉一般的的马鹏飞。

    还有已经钻到了桌子底下、正呼呼大睡的黄惟民。

    周离忽然感觉有些好笑。

    若非身在局中,亲身所历,谁又能想到~,这三个手握重柄的老男人,也会有这样失态的时候呢?

    正如古之先贤言:“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昔年,陈阿娇得宠时,武帝不惜造金屋、以金屋藏之,是所谓‘金屋藏娇’!

    然待其失宠,又将其禁闭在长门宫,虽近在咫尺,却终不相见。

    也无怪乎昔年李青莲豪放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呆了片刻,周离笑着摇了摇头,取出两枚清灵丹,捏动法诀,先服侍老周服下一枚,又扶他躺到了一旁的长椅上,让他能有个更舒服的姿势。

    又将另一枚清灵丹捏成两半,一半给黄惟民服下,另一半给马鹏飞服下。

    将黄惟民扶到另一侧的案台上躺好,周离捏动法诀,不多时,马鹏飞就悠悠转醒了过来。

    “周,周先生,我,我老马还没醉,咱们再,再走一个……”

    马鹏飞不愧是军人出身,身体素质相当不错。

    哪怕是此时脑子还有些模糊,却以一个近乎鲤鱼打挺的姿势,一下子站起身来,就要去寻找酒杯。

    但片刻,他忽然发现,他此时非但没有宿醉后酸涩艰辛的痛楚,整个身体内,反倒是仿若有一条潺潺小溪在汩汩流动。简直就像是大热天里来了一瓶冰镇雪碧,无法形容的畅快。

    “周,周先生……”

    转瞬,马鹏飞也看到了在旁边淡淡笑着看着他的周离,又看了看旁边的黄惟民和老周,整个身体登时一个机灵。

    周离笑了笑:“马哥,好些了吧?”

    马鹏飞有些艰辛的咽了口唾沫,但很快就舒缓了不少,忙笑道:“周先生,这,这是……”

    周离笑了笑,拿刚才青衣美女已经磨好的茶,给马鹏飞倒了一杯,亲自递到了他手里,“喝口茶,润润喉咙再说话。”

    “周先生……”

    马鹏飞还想说些什么,却忙闭住了嘴巴。

    眼前的一幕,虽有些诡异,让人匪夷所思,但想起眼前这少年是宗师来,马鹏飞只感觉瞬息便能解释的通了。

    也只有周先生这种宗师大能,才有这等手段那!

    今天这场酒,他可是真没白来!

    马鹏飞喝了几口茶,已经完全适应了整个身体的变化,简直说不出的轻松畅快。

    若不是顾及周离还在这里,他怕要舒服的欢呼出来。

    看向周离的目光也更为恭敬,陪着笑憨憨道:“周先生,刚才……嘿嘿,让让您操心了。”

    周离一笑:“马哥豪气,小弟也有些佩服啊。这是拼了命也要上啊。”

    马鹏飞嘿嘿一笑:“周先生,让您见笑了。我这人,打小就这脾气。为这事儿,打小没少挨揍,可就是改不了……”

    两人寒暄几句,气氛熟络的放松下来。

    这时,马鹏飞忽然一拍脑门子,忙道:“周先生,瞧我老马这脑子。刚才,那位齐总的女儿,好像是您的同学?”

    马鹏飞小心看向周离。

    齐元来就算有不少家资,在黄海也算是一号人物,但军队和地方,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别说是齐元来这种等级了,哪怕是黄海首富马冬青,想见他马鹏飞,那也得看他马鹏飞心情够不够好!

    但此时,马鹏飞可是清晰的记得,齐元来那个乖巧标致的女儿,是眼前这位小爷的同学……

    那~,齐家的整个级别,自然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之前,马鹏飞对周离的了解,都是那日在紫百合看到的,包括王秘书、小张他们说起的,有些云雾缭绕,不够直接。

    今天,他之所以过来找周离喝酒,一方面是他的确想和周离结交,另一方面,也是想试试周离酒量的深浅!

    或者说,试试周离的酒品!

    但此时,就算不提周离的酒品,单凭他身体内的变化,他又怎还能不了解周离的手段?

    又怎还敢对周离不恭敬?

    周离笑了笑:“马哥,这事儿是怎么回事?”

    马鹏飞挠了挠后脑勺,略有尴尬的道:“周先生,我之前也就听底下那帮兔崽子随口报了一句,倒真没留意。您稍等下,我马上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马鹏飞对周离憨憨一笑,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忙掏出了手机。

    “王明发,你个兔崽子,大齐商贸那艘货船是怎么回事?”

    “呃?”

    对面声音明显一愣,忙道:“报告首长,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这艘货船或有违禁药品……”

    对面王明发还未说完,马鹏飞又怎还能不明白其中的猫腻?

    这肯定是有人看大齐商贸不顺眼了。

    “王明发,你个龟儿子的给老子听好了!现在,立刻,让值守弟兄们去检查货船!若无异样,即刻放行!”

    “呃……”

    此时,海军港口某重要驻地。

    今夜值守的大校王明发还想说些什么,对面的马鹏飞已经挂断了电话。

    一把手发了话,他哪里还敢怠慢?

    狠狠啐一口:“是哪个不开眼的龟儿子给老子惹的这些骚腥事儿?通知弟兄们,马上去大齐商贸的货船检查!”

    “是!”

    原本安静的港口驻地顿时飞速行动起来。

    而此时,红石的园子里,周离对马鹏飞笑了笑道:“马哥,这事儿,麻烦您了。”

    马鹏飞忙急急道:“周先生,您这话,可是看不起我老马了啊。能认识周先生,可是我老马的福气!”

    周离一笑,不再多说什么,“马哥,改天,咱们凑齐了人手,不血战到底,决不收兵,如何?”

    马鹏飞登时大喜,哈哈大笑着一个立正:“我老马保证随时听从周先生召唤!”

    两人又闲聊几句,马鹏飞去外面叫王亮和管海涛进来。

    他和王亮将黄惟民背上车,这边,周离则亲自背着老周上了电瓶车,离开红石会所。

    …………

    不多时,周离几人在红石不远处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开了两个房间。

    管海涛本来想付钱,用老周的招待费,周离却直接刷卡结了账。

    老周每月的招待费虽不少,但他这次来黄海,明显非公开行动。

    以周离的财力,又怎会缺这点钱,给老周留下隐患?

    周离亲自将老周背到了房间,管海涛和小陈则是亦步亦趋、如影随形。

    周离亲自服侍老周脱去了外套,让老周在床上躺下,确保老周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这才来到了门外,对管海涛和小陈道:“管哥,陈哥,今晚你们也辛苦了。早些休息吧。老周这我来照顾。”

    “小离,这……”

    管海涛还想说些什么,周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管哥,自家人,不说两家话。”

    说着,周离又对小陈道:“陈哥,明天你拉着管哥,去礼品店多买些礼物,回去给老婆孩子分分。还有,给我老家的乡亲们也带去些。陈哥,别怕拉不下,明早我给你找两辆商务车,账目直接挂我的名字。”

    看周离已经回了房间,管海涛和小陈久久依然回不过神来。

    半晌,管海涛看了小陈一眼。

    小陈也本能的看向了管海涛。

    两人不由同时失笑。

    这位小爷在黄海混的,恐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的多的多啊……

    …………

    周离回到房间,躺在隔壁的床上,静静的看着熟睡的老周,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弯弯笑意。

    曾几何时~,老周恐怕也是这样看着襁褓中的自己吧?

    以周离的神通,再加之清灵丹的效力,让老周直接恢复过来,达到最佳状态,简直犹若探囊取物。

    但周离知道,老周这人,就是个天生工作狂,平日里,他能有的休息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尤其是母亲又不在他身边陪伴……

    今夜,就让这个山一般宽广的男人,踏踏实实睡个安稳觉吧。

    不多时,周离也盘腿坐在床上,服下了几枚清灵丹,运转法诀,开始凝神修炼。

    此地灵气虽不浓郁,但周离却发现,大名鼎鼎的飞天茅台中,竟也拥有一些灵气。

    当然,这与八瓣草聚集的灵气完全不同,不纯粹也不够圣洁,但却让周离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竟有些类似于他恩师酒道人的气息。

    前世,周离曾喝过不少酒道人亲自酿制的琼浆,但他对酒一直不感兴趣,也从未曾深究过。

    但此时,周离忽然想起来,恩师酒道人曾经传给自己一卷来自上古的残卷,其中有一套掌法,名为《穿魂掌》!

    好像……正是以这种灵力凝练。

    想着,周离忙凝神静气,仔细回想着这套掌法的脉络,徐徐凝练起来。

    …………

    此时,红石齐家父女所在的堂屋内。

    齐菲菲像是柔软的小猫儿一样,正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就好像睡着了,嘴角边,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好像很安心也很甜美。

    但窗边,齐元来却像是个烟筒一样,一根接一根的继续抽着闷烟。

    哪怕女儿的那个同学,能跟黄市长坐在一起,但齐元来还是很难相信,一个半大的毛头小子,又能有什么话语权?

    更不要提,他们还是外地人了。

    这是老天爷要收了他们齐家呀……

    齐元来越想越伤心,一片绝望,片刻,不由摇头失笑,喃喃道:“菲菲,爸爸明天一早就给你买去韩国的机票。趁现在爸爸还能调动一些资金……这所有的错,都让爸爸一人来背吧!”

    这时,齐元来的手机忽然剧烈的响起来。

    齐元来眉头一皱,本不想理会,但还是看了一眼手机,转瞬,瞳孔不由猛然一缩。

    竟是他的得力干将、大齐商贸的总经理李勤鸣打来。

    齐元来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儿,不敢怠慢,忙小心接起了电话。

    但他还未来得及开口,对面已经传来一个嘶哑的兴奋声音:“齐总,齐总,老天爷开眼了啊。那些大兵哥已经开始检查咱们的货仓了,不出意外,最多两个小时,就能给咱们放行了啊!”

    “什么?放行?”

    “这,这……”

    齐元来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哆哆嗦嗦,却就是说不出话来。

    旁边,好像睡着了的齐菲菲也猛的惊醒过来,忙接过了父亲手里的电话,打到了免提上。

    “李叔叔,您说~,咱们的货轮没问题了嘛?”

    对面李勤鸣忙道:“大小姐,咱们又没有真的违禁药品,这能有什么问题?最晚凌晨两点,咱们就可以在码头靠岸、可以卸船啦!”

    “太好了,太好了!咱们大齐得救了啊!得救了啊!谢谢李叔叔,谢谢李叔叔!明天,菲菲请您吃饭!”

    待齐菲菲挂断了李勤鸣的电话,齐元来这才反应过来,忙道:“菲菲,你,你掐爸爸一把。咱们,咱们不是在做梦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