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54章 父子!

第54章 父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天居然是父亲节..祝全天下的父亲们一切安好吧!

    ~~~~~~

    周日的课程比平常要稍微轻松点,以自习为主。

    当然,此时只是月初,如果到了月末,那就成了雷打不动的模拟考战场。

    回到教室,周离的心绪已经平静了不少。

    ‘父亲’这个字眼,在周离的记忆里,一直感觉很……很模糊。

    因为,父亲对自己,除了严格还是严格,甚至是有些不能理解的苛刻!

    这个来自荒城大深山深处的男人,是当年荒城第一个考上燕京大学的才子!

    父亲虽然从未对周离说起过他当年读书时的经历,但周离却多次听爷爷、奶奶,以及三个姑姑和母亲俞溪说起过。

    作为老周家的独子,上面又有三个姐姐,老周家虽比村子里的乡亲们稍稍宽裕些,但绝宽裕不到哪儿去。

    周离的老家、荒城市狼山镇泉北村,海拔在一千二百米以上。

    早年,这里曾是著名的土匪窝。

    周离的太爷爷,就是被土匪抓到山上的苦力。

    解放后,已经在山上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家,不愿再往山下迁,周离的爷爷为了尽孝道,便也没有再往山下迁。

    村子里的孩子想要上学,只能去山下的北集村,每天需要穿山越岭的步行近十公里,还得背着书包干粮。

    父亲十岁才上小学一年级,但他十二岁,就已经跟正常的同龄人一样、小学毕业,升到了狼山镇的初中。

    后来,中考时,父亲又以整个荒城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荒城一中。

    再后来,父亲更是荒城全市第一、海东省榜眼的成绩,被燕京大学最牛逼的经理管理学院录取,成为当年荒城、甚至海东省的一个神话!

    这个地道农民的儿子,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了他远超越常人的心志!

    哪怕每天早上三四点起,晚上天黑了九点十点才回家,他依然竭尽他的所能,帮助家里干农活,分担家务。

    哪怕在大冬天里,依然是凉水就干饼,他依然从未有一刻,放弃过对知识的渴望!

    这个男人,是狼山镇泉北村老周家的骄傲!

    是整个泉北村的骄傲!

    也是整个狼山镇的骄傲!

    在狼山镇,随便问哪一个人,只要提起父亲周培安的名字,每个人都会犹如本能一般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句:“这个娃子了不得啊!”

    再到后来,则变成了“周市长可是咱们狼山镇出来的哟。咱们狼山镇可是出人才的宝地哟!”

    但周离前世却一直觉得,父亲太冷漠!

    因为~,他对自己,要么是冷冰冰的大道理,要么便是更冷漠的沉默甚至拳脚。

    可直到后来大风暴时,父亲用他那如山般宽阔的肩膀,将所有的责任扛在他自己的肩头,毫不犹豫的用他的性命保全自己之时,周离这才发现,他对自己的爱其实……

    而待父母离世后,周离尝尽世间冷暖,才真正明白那句最简单的歌词:“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恍惚之间,周离忽然有一种已经数以百年未曾出现过的感觉,开始在他的身体内涌动。

    他的眼睛竟然湿润了。

    片刻,周离忽然摇头失笑。

    为何,在修真大世界时,哪怕山崩于前,自己却依然刚毅挺拔,淡定自若!

    原本,周离一直以为这是自己的坚强,是自己的强悍,但现在来看,未必没有这个男人最优秀的基因传承啊!

    不知不觉,两节课已经过去,第三节课都开始了。

    俞北瑶发来了一条短信:“周离,你干嘛呢?怎么一直都闷在桌子上?出什么事儿了?”

    周离这才完全回过神来,笑着给俞北瑶回了条短息,“没事。等下跟你说。”

    在白纸上慢斯条理的画着直线,周离已经完全恢复了沉静。

    他虽然不喜欢政治,却不代表他就不懂政治!

    当年,周离可是在玄都宗掌教大师兄的位子上呆了近百年,掌握万万里都不能计的一方世界,横踏诸天!

    像是黄惟民这种政客,跟他谈感情,怎么可能呢?

    如果没有目的,他会这么好心?

    如果说,他知晓自己是宗师,是此事成型的一个诱因,那~,他的主要目的,究竟又何在?

    不多时,周离的嘴角边忽然露出了一抹凛冽的冷笑。

    还有大半年,黄海就要换届了,依照一哥的身份,还不到退休的年纪,黄惟民想要再进一步,恐怕……

    而此时,他来黄海不过才三年……

    黄惟民此时运作将父亲调到黄海,显然,是想磨一把好刀啊!

    但~,即便是为人手中之刀,对父亲而言,也是一个很难得的好机会。

    这事情,究竟要如何取舍,还是得见了父亲之后,再仔细考量那!

    想通了其中关节,周离给俞北瑶发了条短信:“瑶瑶,今天我爸可能过来。晚上,我就不送你和小青了。你们自己回去吧。车子钥匙我给你留在我的铅笔盒里。明天有机会,咱们一起吃饭。”

    前面,俞北瑶的俏脸儿登时就红透了。

    小姑父居然要来……那……

    但俞北瑶也怕旁边的丘涵青和辛默涵看出她的异样,忙给周离回了一条短信,却只有一个字,“嗯……”

    周离不由一笑,又给司晓静发了条短信。

    告知她等下先回去把公寓收拾下,搬到楼上去,尤其是她的生活用品,不能有遗留,家里老头子来查房了。

    正在隔壁办公室欢快的看着宫斗小说的司晓静,一看到周离这短信,差点坐不稳了。

    赶忙急急跟主任请了个假,拿起包包就往家里赶。

    这事情若是万一暴露,那她还怎么……必须得赶紧收拾干净啊。

    …………

    很快,就到了放学时间。

    以周离对父亲周培安性子的了解,八成,这男人肯定在校门外蹲守着呢。

    除非等到七八点,学校没人了,他才会给自己打电话。

    不过,虽是没有俞北瑶和丘涵青陪着,慢斯条理的走出校门,看着身边熙熙攘攘的同学们,却也是一种特别的感受,很真实,也很踏实。

    不出意外。

    刚出校门口,周离很快就在车流里,找到了一辆不起眼,但其位置的视野却极好的老款帕萨特b6。

    周离刚走出几步,一个身材高瘦、戴着金边眼镜的青年人便快步奔过来,笑着拍了拍周离的肩膀,“好小子,都长这么高了。老板在车子里等你呢。”

    正是父亲的贴身秘书管海涛。

    周离这时早就看到了,父亲一直在透过窗户玻璃,打量着这边情况呢。

    忙笑道:“呵呵。管哥,什么时候过来的?这四五百公里呢,辛苦了吧?”

    管海涛一愣,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小爷什么时候这么好打交道了?

    以往,他都是理都不理自己的,点点头已经很给面子了……

    但看到周离平淡却真诚的眼神不似作伪,忙笑道:“小离,你变化真有点大啊。管哥都有点不敢认了。走,咱们去车子里说话。这些时日,憋坏了吧?让老板请你吃大餐……”

    管海涛边说着,边搂着周离的肩膀,笑着朝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看着管海涛此时淡然自信的笑意,周离心中也有些微微感慨。

    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前世,父亲出事后,管海涛的日子可绝不好受。不仅被关进了监狱,老婆也跟他离了婚,几乎一夜白头。

    没在里面撑过一年,便以一根鞋带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但此时~,一切自然全然不同了!

    来到车子边,司机小陈忙小心为周离打开了车门。

    周离正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戴着金边眼镜、英挺沉稳的中年男人,正颇有些冷的看着自己。

    但血浓于水的感觉,根本不是人的意识可以控制的。

    片刻,周离下意识道:“爸……”

    周培安的脸孔上缓缓露出了一丝舒缓笑意,“小离,又长高了些。这些时日功课怎么样?”

    周离此时早已经过了初见时的拘谨,笑着坐在了周培安隔壁的后座上,慢斯条理道:“爸,还行吧。但跟您当年肯定是没法比。”

    管海涛这时刚坐上副驾,正准备关车门呢,蓦然听到这话,手一哆嗦,差点让车门砸到手。

    什么意思?

    这小爷竟然跟他老子这么说话,这是要……

    周培安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平静、却不怒自威的看向了周离。

    周离毫不畏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互看着对方。

    前边,直到小陈用动作提醒,管海涛这才反应过来,忙小心关死了车门,心中却早已经惊涛骇浪。

    今天这……这爷俩不会上演全武行吧……

    这时,周培安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舒缓笑意,笑道:“小离,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吃。你高了,可是瘦了不少。学习之余,也一定要多注意营养搭配。”

    以周培安的阅人经验,这一会儿,他自然看明白,他这宝贝儿子,是真的沉稳了,装是绝不可能装出来的!

    便是很多正县级实权干部,也很难在他的这种目光中还能保持镇定。

    周离笑了笑,“爸,我想吃的倒真不少。可是怕您的时间不够。”

    周培安一怔。

    片刻,大手爱怜的摸了摸周离的头,却抿着嘴看了眼手表,笑道:“小离,我听说附近喜来登的海鲜不错。咱们爷俩过去,爸爸请你吃龙虾。”

    周离笑了笑:“爸。我今天倒真想吃龙虾。可不想花您的钱。今晚,黄伯伯应该有安排吧?”

    周培安脸色登时一变,整个气势骤然凛冽,直勾勾的盯着周离的眼睛道:“你妈告诉你的?”

    周离一笑:“爸,我想跟你去和黄伯伯一起吃大餐。”

    “你!”

    周培安本来要发火,片刻,却强自稳住了语气,似是解释般道:“小离,爸爸这是工作。等明天爸爸忙完了,再去请你……”

    但周培安话还未说完,手机却响起来,只能对周离打了个手势,先接电话。

    片刻,黄惟民爽朗的笑声出现在电话里,“老周啊!接到小离了吧?我在红石订好了房间,王亮在门口等着你们呢。你们直接过来吧。对了,老周,千万别忘了小离。这小子,今晚我得跟他好好喝一杯。”

    “老班长,这……”

    饶是以周培安的城府,面色不由也是大变!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