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34章 雾山毛尖?

第34章 雾山毛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周离,你,你觉得老师漂不漂亮?”

    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最后一层窗户纸已经被捅破,司晓静索性也放开了。

    她很想恢复她的最佳姿态,让周离可以好好看看她的脸,欣赏她最美好的时刻,却发现,眼泪根本控制不住,就像是断了帘的珠线,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淌……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人世间悲剧,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

    还好,她还有一个最大的依仗……

    眼见周离还是淡定如常的看着她,司晓静贝齿紧咬红唇,做出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却也是最无悔的决定!

    她轻盈却又无比坚定的重回周离的怀抱,双手紧紧搂住周离的脖颈,贴在周离耳边低声道:“周离,老师虽然结过婚,可……还是处女。周离……爱我好吗……”

    司晓静无比笨拙又生疏的紧紧贴在周离身上,整个身体,简直烫的可怕!

    周离也没想到一直懦弱胆小的司晓静居然会突然这么冲动……

    本想推开她,却发现,司晓静就像一只柔软又充满弹性的八爪鱼一样,简直恨不得把他融入到她的血液里……

    周离又何尝不明白?

    这是司晓静已经报了必死之心那!

    否则,以她的性子,何至于此?

    与俞北瑶神圣般的高傲、丘涵青的豪放又古灵精怪不同,司晓静没有她们高高在上的高贵血统,却更符合绝大多数华国男人的审美,娇小可人,柔顺听话,小家碧玉!

    倘若司晓静换到俞北瑶和丘涵青自幼的生活环境,恐怕,未必就会比两女差多少!

    更不要提,司晓静是周离的老师,也是前世的周离无数次在梦中出现过的主角儿!

    饶是周离的心志是渡劫期老怪,但此时,他的身体毕竟是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少年!

    重重原因叠加,周离又不是柳下惠,又怎可能抵御司晓静这‘必杀一击’?

    眼见事态就要无法控制,司晓静几乎已经完全陷入迷乱,周离本想将司晓静先打晕,先控制住事态的发展,这时,周离裤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

    4s的震感还是非常强的。

    司晓静本能的就想将周离的手机丢掉,周离这时却完全冷静下来,额头用力顶住司晓静的额头:“司老师,你冷静点!可能是有事情!”

    司晓静也一下子回过神来,俏脸简直红的可怕。

    她简直做梦也没想到,她会对周离……她的学生,做出……这种事情……

    刚刚止住不久的眼泪,再次像是涌泉一样,止不住的往外奔流,就仿似两湾清澈的清泉……

    “司老师,没事的,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很快就会好起来!”

    看到周离已经恢复了清澈又充满了浓浓关心的眼神,司晓静芳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忙擦了一把眼泪道:“周离,你,你先接电话……”

    她这辈子已经不指望,但周离还年轻啊,她总不能毁了周离啊……

    周离用力在司晓静的脸上亲了一下,又对司晓静做了个ok的手势,先安抚住她,这才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丘老的警卫员小张打过来,极为恭敬的道:“周先生,是我,小张啊!您现在方便吗?我现在在您公寓楼下,是这样的,兄弟们刚刚去雾山摘了点新茶,首长让我给您送过一些来……”

    此时刚刚五点半,正好是下午放学的时间。

    小张其实早已经来了半个多小时,却一直在周离的公寓楼下等着,就害怕周离接电话不方便。

    但他还是没想到,周离碰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周离这时已经完全缓过神来,笑道:“谢谢张哥。本来我还想着今天去看老爷子,跟老爷子聊聊天呢,正好下雨,就没过去。行!张哥,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

    “好的周先生,我就在楼下等着您!”

    挂断了小张的电话,周离笑着看向司晓静。

    司晓静此时已经收拾好了刚才凌乱的职业装,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肃和规整,但在周离的角度看过去,刚才他已经微微有些熟悉的秀美风光,反倒更平添了几分深邃朦胧之美。

    司晓静本来稍稍稳住的心神,登时又凌乱了,俏脸一片羞红,低声道:“周离,你这个小坏蛋!你就是不想让老师好是吧?”

    周离一笑,拉起司晓静的小手,把她拉起来:“走,咱们去楼上。这房子明天再收拾,咱们先把今天的事情解决好!”

    周离说着,脱下了他的外套,披在了司晓静身上,扶着司晓静穿好了高跟鞋。

    司晓静一时不明白周离的用意,但已经这样了,只能由着周离,被周离牵着走。

    两人并未坐电梯,而是直接走楼梯上了上一层的22楼。

    等周离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来到了屋子里,司晓静这才发现,周离为何会这么痛快就买下楼下的房子了。

    “周离,这,这是你家?”

    司晓静已经好了不少,微微疑惑的看向周离。

    周离一笑:“司老师,寒舍简陋,您多担待。不过,我这小窝里生活用品比下面要全不少。你先休息下,去洗个澡。我换身衣服,去下面把茶叶拿过来。对了,司老师,如果你敢乱跑,或者寻短见,你知道后果!”

    周离故作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看到周离去卧室换衣服,司晓静原本哭的都有些肿的眼角微微弯起来,整个人也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周离竟把她带到了他的家里……而且,这两套房子还是上下楼……

    这房子可绝不简陋,只看装修便可见一般。

    不过,至少应该几天没人收拾了,说狗窝虽夸张,但也大差不离了……

    司晓静来到旁边,取了两个茶杯,给周离倒了一杯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嘴角边微微露出一丝浅笑。

    房间里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周离用过的啊……

    很快,周离换好了衣服,又过来警告司晓静一遍,让她不要乱想乱来,这才下了楼。

    看着周离的背影远去,司晓静俏脸上浅浅的笑意愈发明亮。

    周离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又焉能不明白周离的心意?

    周离即便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却是真心的爱惜她、呵护她!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

    她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自以为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嫁给了一个正确的人,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

    但直到此时,灾难爆发,世界末日,又遇到周离,她忽然发现,她过往的一切,简直是幼稚的可笑,如同镜花水月!

    周离这么坚持,甚至逃课、不去陪他的两个小女朋友来陪她,她如果再不懂周离的好意,又怎堪周离这么多付出?

    前路即便危险,但~,她这一路,这么多困难都走过来,又怎能畏惧此时?

    “周离,谢谢你,老师真的谢谢你!虽然你是男人,可还是个小男人……”

    但说着,司晓静俏脸忍不住一红,周离好像可不小,反而还……

    “哎呀。我都是在想什么呢……”

    司晓静低低啐一口,用力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眼神却愈发坚定:“周离,你如此待老师,老师又怎能让你失望?你放心吧!老师一定会坚强!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妥当!”

    司晓静拿起包包,本想直接离开,但片刻,她却停下来,帮周离将刚才两人‘嬉闹’的沙发收拾整齐,又从包包里拿出笔和便签,给周离留了一张纸条……

    …………

    周离来到楼下,很快便找到了绿色的兰德酷路泽。

    小张正跟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西裤、四十许的中年男人,在车子旁边的小景观亭下说笑着什么,旁边,还摆着几个古朴精致的礼盒。

    小张眼很尖。

    当然,这也是首长身边人最基本的素质之一。

    看到周离撑着伞过来,小张赶忙冲到亭子外几步,冒着大雨将周离接到了亭子内。

    旁边白衬衣的中年人忙也笑着迎上来,“小张,这位就是周先生吧?果然是一表人才,气度不凡那。”

    小张忙恭敬笑着对周离解释道:“周先生,这位是王秘书。是首长的贴身秘书,也是咱们海东军区黄海总后的副主任。之前这几天,王秘书一直在燕京出差,我回别墅正好碰到王秘书……”

    小张虽未说完,周离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意?

    片刻,不疾不徐的笑着对王秘书点了点头:“王秘书,你好。”

    王秘书今天之所以非要跟小张过来,也是早就知道了眼前这少年,不仅是首长身边的大红人,更与大小姐之间非常亲密,大小姐甚至为了他都转了学。

    身为丘老最亲近的身边人,他又怎能不与周离这大红人搞好关系?

    再者,王秘书也想看看,周离到底有没有首长说的那么好。

    毕竟,人老而耳顺。

    王秘书也是想帮丘老把把关。

    这位王秘书的出身可绝不简单!

    他是丘老当年一位贴身警卫员的独子!

    而这位警卫员,当年在西南战场上,是为了帮丘老挡子弹而牺牲……

    他从小就被丘老带在身边,视若己出。

    否则,王秘书不过四十出头,又怎可能成为黄海总后的副主任,又兼着丘老的贴身秘书?

    要知道,黄海可是海军驻地,这位王秘书,可是妥妥的将军级人物啊。

    此时,看着温润如水、不疾不徐的周离,王秘书的眼睛不由微微眯起来,但转瞬便恢复了正常。

    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他本以为老爷子可能看走眼,十七八岁的少年人,能有个什么能耐?

    但此时,周离虽穿着普通,只是最普通少年人喜欢的运动服,但周离无论是姿态还是气度,尤其是一双明亮的眼睛,简直古波不惊!

    便是一直修习养气功夫多年的王秘书,在此时也有些自愧弗如啊!

    这少年人,装可是绝装不出来的!

    王秘书心中已经对周离有了评价!

    忙主动伸出手,对周离笑道:“周先生,久仰大名啊,幸会幸会!”

    周离温润如水的握了握王秘书的大手,淡淡笑道:“王秘书抬爱了。不知王秘书今天跟张哥过来……”

    王秘书本以为他主动跟周离握手,周离应该会很激动。

    却不料,周离简直就像是一汪古井,根本就没有波动……

    但~,这反而让王秘书心里更加踏实了不少。

    这才是宗师该有的气度嘛。

    忙拿起这几盒精致的礼盒,递到周离手中,笑道:“周先生,今天我从燕京回来,正好听说雾山的秋茶正好,就过去采了些,给老爷子尝尝。可老爷子想着周先生,我就给周先生送过来喽。”

    周离接过礼盒一看,古朴的木盒右上角,用篆体写了几个不起眼的小字:“雾山毛尖!”

    周离的眉头不由微微眯起来。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