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17章 丁老大!

第17章 丁老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兄弟们,小船正在努力找寻状态,后面应该会越来越好!小船在纵横五年多,千万字的往绩在这,人品还是有保证的吧。

    新书是幼苗,更需要大家呵护。跪求各种支持啊!

    ~~~~~~

    高三的时间略紧。

    午饭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

    周离心中有事,并未回公寓,在校门外的一家知名连锁快餐叫了几个小菜,找个了二楼的安静角落,边吃边想着心事,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今天,在教室上了这一上午课,气氛虽很不错,也非常值得怀念、体味。

    可惜~,这些课本知识,对周离而言,实在是乏味可沉,没有几分营养。除了情怀,完全没有消耗时间的价值。

    既是如此,周离自然不会再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

    不过~,该走的过场,总还是要应付的。

    此时,手里有丘老给的这二百万,炼制些初级清灵丹,再炼制些中品的补气丸,应该足够自己冲击到筑基大成,甚至进入开元境了。

    但修炼之途,本就属于转阴阳、夺造化的逆天之路!

    越往上走,便越是艰难!

    尤其是根基。

    只有吃过亏,才更明白根基的重要性。

    “前世,我短短一年时间,便达到了开元境大圆满,摸到了神海境。就算在修真大世界,也是百年不遇的天才!”

    “但地球的灵气太稀薄了,即便有这些丹药辅佐,半年时间,我大致也就可抵达开元境中期,比小成略高,但又摸不到大圆满。关键是这境界……”

    以周离渡劫期老怪的万法神通阅历,他自然明白,想要稳固境界,夯实境界,没有什么,比激烈的战斗来的更为简单有效了!

    “呵呵!看来,我必须要比在修真大世界时,更加主动啊……”

    正想着,桌上的饭菜刚刚吃到一半,周离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俞北瑶打过来。

    周离的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微微苦笑。

    如果是前世,不理会俞北瑶便是,但此时,真正的解了俞北瑶的性子,并……偷偷的享受到了她芳心中的柔软……

    “瑶瑶,什么事儿?”

    “周离,你……”

    俞北瑶好像很急迫,但犹豫了片刻,语气却舒缓开来,声音也温柔了不少,“周离,你在哪呢?吃饭没?”

    周离一笑:“瑶瑶,我在学校对面快餐店呢。怎么了?不舒服?”

    周离柔和又带着丝丝细微关怀的话,让俞北瑶芳心里一下子又安定了不少。

    她此时是强装着吃了几口日国料理,唬住了辛默涵,便急急借着上洗手间的由头,过来给周离打电话。

    否则,让辛默涵知道了,她还不得被烦死。

    “周离,你这死木头,还算你有良心。”

    不远处日国料理的洗手间里,俞北瑶心中轻轻啐了一口,俏脸上却已经挂上了笑容,忙道:“周离,我没事……对了,周离。那个丘大小姐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招惹的人家?”

    周离不由无语。

    片刻,笑道:“瑶瑶,哪有你说的那么难听啊?什么叫招惹人家?她啊。是我一个朋友。只是普通朋友,你放心吧。对了,瑶瑶,今天下午我有点小事儿,可能晚去几节课,你帮我跟老王请个假呗。”

    对面,俞北瑶听了周离的前半句,芳心里还甜滋滋的。

    但后半句,登时又惹起了她的火气,忍不住对周离数落道:“周离!你,你竟然又要逃课!信不信我马上给小姑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咱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

    眼见自己这小女友兼表姐,就要开始上起‘政治课’,周离赶忙投降道:“瑶瑶,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这次是真有事儿。忙完了马上回去……”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俞北瑶,周离不由摇头失笑。

    前世,他总感觉是俞北瑶欠了他的,但~,重来一次,周离才明白,是他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没有照顾好俞北瑶啊。

    这时,旁边空桌上坐过来几个女生。

    她们点的餐还没有上来,刚坐下,就开始叽叽喳喳兴奋的议论个不停。

    “喂,你们听说了没?今天三班有个叫周离的,竟然拒绝了一个刚转学来的俞北瑶、林若然级别的准校花表白啊。”

    “切。秀儿,姐早就知道了好不?还是姐第一时间发到群里的呢。不过,这个叫周离呢,到底长什么样?以前怎么没听说这号人物呢?”

    “估计是新来的富二代吧,早就招惹上人家准校花。这是来追~债来的。”

    “追~债也没有什么不好嘛。这才证明这个男人足够优秀嘛。咱们可以多加留意!说不定,幸运女神就开眼了呢?”

    “………”

    听她们说了几句,周离就有些听不下去了。

    这他么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老子想低调好不好……

    不过,通过她们的话,周离也第一次知道,他之前在学校里的存在感,竟然这么低……

    哪怕面对面,旁边这几只小家雀,竟然也没有认出自己的本尊……

    但周离怎会跟这几只小家雀浪费时间?

    三两口吃完剩下的饭菜,直奔附近的几家大药店。

    …………

    足足逛了两个多小时,花了十几万,出租车的后备箱都被塞满。

    但等回到公寓,把今天的收获全摆出来,周离不由摇头失笑。

    这些药店,不要太黑啊。

    十几万的各种药材,却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唯一勉强还算能用的,只有这根号称十几年、实际却只有三五年的‘小可爱人参’了……

    但这些已经是周离能在药店里买到的最好的东西了。

    “这也是。真正的好东西,怎么可能会流入明面市场?看来,我必须得尽快找到真正的渠道!”

    “不过,蚊子肉也是肉,先把这些药材消耗掉才说!”

    周离捏动法诀,很快便开始炼制起这些药材来。

    半个多小时之后,十几枚清灵丹,出现在周离的掌心里。

    “嗯。成色比给丘老的要好些,时间也短了不少。这几日,还是小有成效的。”

    不过~,十倍的价格差距,便是以周离的万法神通,这清灵丹的效力却只增长了一半多些。

    这些坑爹的奸商!

    将这些清灵丹小心收好,放到早就准备好的小药瓶里,周离活动了下筋骨,换了身衣服下楼,正要回学校上课。

    这时,旁边一辆不起眼牌照的黑色奔驰s400前门忽然打开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点头哈腰,小跑着来到了周离面前。

    “周少,昨天的事儿,都怪我小丁有眼不识金镶玉!周少,我已经严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特地过来跟周少道歉!还请周少原谅……”

    竟然是丁老大。

    这厮一边对周离点头哈腰,连连鞠躬,一边掏出了一张绿色的农行卡,双手恭敬的举到周离面前。

    周离淡淡笑了笑:“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呃?”

    丁老大一愣,忙道:“周少,小丁差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是,这是小丁对周少的一点小小补偿……如果周少不满意,小丁就算倾家荡产,也必定要给周少一个满意的交代!”

    丁老大说着,眼圈都红了,抹着抹着,竟然抹出来几滴眼泪来。

    周离的嘴角边露出了一丝不可置否的笑意。

    昨天,周离给小张面子,已经把这事情揭过去,但丁老大今天……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很多人可能会说,那必须是能打能拼了。

    的确~,能打能拼,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但话又说回来,这世道,能打能拼的人何其多?毫不夸张的说,简直多如牛毛!

    可为什么~,大哥们总是屈指可数?

    说白了,一个‘混’字,就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为什么不是打社会、拼社会,而是混社会?

    因为打社会、拼社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但这些人……不是已经去跟阎王爷报到,就是已经去大牢里吃公粮了……

    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

    甚至,现在这世道,只会混、能混,那都不一定能混好!

    最关键的~,心要明,消息要灵通!

    昨天出事后,丁老大马上动用了他所有能用的关系,缩在屋子里,全力打探周离的消息。

    但这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差点把这位黄海大哥吓尿裤子……

    眼前这位小爷,那可是被老爷子亲自送出门的啊!

    甚至,老爷子还以‘先生’称呼这位小爷……

    更不要提,‘公主’今天都转到了这小爷的班里,跟这小爷成了同桌,还被小爷给拒绝……

    丁老大虽没资格近距离接触‘公主’,但他可是见过‘公主’的,更清晰的知道‘公主’的性子。

    说句不好听的,‘公主’发句话,他丁老大甚至连死都找不到地方啊。

    而这小爷却……

    尤其是这小爷身边的另一个小女朋友,竟然是燕京俞家的……

    丁老大其实今天凌晨2点,就一直在周离这公寓楼下猫着了。

    但为了稳妥起见,也为了摸清周离的喜好,他一直耐心等到了现在。

    直到此时他觉得时机成熟了,这才现身来。

    但此时,看着眼前周离飘然似仙、却让人根本摸不到头脑的笑意,丁老大心里忽然又没了底儿……

    片刻,忙恭敬道:“周少,您,您放心。小丁绝没有去学校里声张半分,小丁一直在这里等着您,绝没有暴露……”

    见周离还是没反应,丁老大的眼泪再次可怜巴巴的涌落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周少,人,人都知道小丁我风光,可,可谁又知道我小丁的苦楚呢?小丁我这几年,是赚了点小钱,可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儿,还有诸多关系……”

    眼见丁老大就要变成诉苦大会,周离冷冷的摆了摆手,“丁爷,心意我领了。这卡嘛……”

    周离看了眼卡后面的6个8密码,笑着退回给丁老大:“丁爷,无功不受禄。你我之间,也算有缘,不打不相识嘛。也不急于在这一时。”

    周离的态度虽然很柔和,但丁老大又怎敢拿回这卡?

    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

    没有把柄,或者说~,没有礼物给眼前这位小爷,他心里不踏实啊……

    片刻,丁老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摘下了眼镜眼泪汪汪道:“周少,您要是不收这卡,小丁我可就没法做人了哟……”

    眼见周离脸色越来越冷,丁老大忽然一个机灵。

    猛的想起他精心准备的后手来,忙又急急道:“周少,小丁听说您今天下午在买药材。恰巧,小丁知道这周六晚上,有个拍卖会。据说有一株是两百年还是三百年的人参要拍卖,这卡里的钱,应该能够拍下来了……”

    周离听到这个消息,本来稍稍展颜,但片刻,骤然一凛:“丁爷,你跟踪我?”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