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仙尊 > 第11章 我能怎么办?

第11章 我能怎么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船可是厚道人啊。怒求收藏和红票支持!

    ~~~~~~

    俞北瑶正在门口纠结的握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燕京的爷爷打电话求助时,4号厅里面,丁老大已经发了狠!

    “小杂种!你好胆!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说情骂悄!一起上,给老子剁了他!”

    丁老大原本伪装的很深的温文尔雅,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像是厉鬼一般尖声呼喝。

    一众打手小弟们得了命令,登时如同恶狼,蜂拥冲向周离。

    周离嘴角边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丹田中的小生命树,已经熊熊燃烧,爆发出强烈的战意。

    但小生命树显然会错了意,这种不成器的小鱼小虾怎够看?

    嘭!

    嘭嘭嘭!

    也就是十几二十秒的时间,厅内所有大汉,全都像是死狗一样躺在了地上,杀猪般哀呼惨嚎声一片。

    厅内只有四个站着的人。

    周离。

    丁老大。

    马老板。

    还有丁老大身后的妖姐。

    妖姐樱红的小嘴不可思议的张大着,简直可以塞进鸡蛋。

    她简直做梦也无法想象,眼前这高高瘦瘦、看着并没有几分起眼的少年,竟然…这么凶猛!

    她跟着丁老大已经七八年,不是没有见过砸场子的,却从未有一次,能像是周离这般爽快,这么利索……

    这完全让丁老大没有任何的还手余地啊……

    马老板也傻了。

    就算用屁股想,他也知道,今天这事情,要大条啊。这,这是踢到真正的铁板上了啊……

    看着周离嘴角边玩味的笑容,丁老大已经止不住开始想往后退。

    见过狠人,可真没见过像是眼前这少年这么狠的人啊。

    这……

    “小子,你的确很能打!不过,你再能打,能打的过枪么?如果你现在磕头认错,老子还能留你一条小命,如果你……”

    “呱燥!”

    丁老大还想强撑气场,周离却已经闪电般一耳光,直接将丁老大~抽倒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

    之所以不用法术,周离也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惊世骇俗。

    丁老大只感觉仿似被千斤、万斤巨石压在胸口,疼的直抽凉气。

    他还想放狠话,但一看周离的眼睛,忙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面对拳头比他丁老大还要大出无数倍的周离,丁老大也只能选择认怂!

    他丁老大在黄海混到今天,靠的可不是他本人多么能冲能打,而是他这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心!

    看到周离高高在上的目光看到自己,马老板几乎要被吓尿了,忙道:“小,小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

    “闭嘴!”

    “呃…”

    马老板赶忙乖巧的闭住了嘴巴。

    他活了这大半辈子,哪怕是小学生的时候呢,却也从未像是此时这般乖巧过。

    看到周离的目光又看向自己,妖姐芳心中也有些慌乱了。

    难道,这,这少年看上了自己?

    如果真是这样,那……

    妖姐心里正想的美呢,却听周离淡淡道:“妖姐是吧?我女朋友现在可能还在门口,这样,你出去,看好她。哦对了,如果你敢把这里面的事情,多说一个字,可不要怪我周某人辣手摧花!”

    “呃?是,是。”

    妖姐也反应过来,忙扭着丰腴的娇臀,急急走出门外。

    妖姐刚出门,这边,周离柔和的笑了笑,正要跟丁老大好好‘聊一聊’呢,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苹果手机的清脆铃声,仿似一颗小石子打破了幽静湖面的平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离。

    周离本不想接电话,但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周离害怕是老妈打过来,只能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极为恭敬道:“周先生嘛?是我。小张啊。您看,您现在方不方便?我已经到了您公寓楼下,丘老让我过来接您。”

    是丘老的警卫员小张。

    军中最崇拜强者,崇尚力量。

    自从那天见到了周离隔空摄物,拈叶飞花,小张便对周离无比敬重!

    “哦?”

    周离一愣,这才想起来,要去给丘老和丘涵青看病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张哥,我没在公寓。您可能要稍等会儿,我遇到点小麻烦,应该很快就能处理好了。”

    “麻烦?”

    小张一怔,忙恭敬道:“周先生,敢问~,您,您遇到了什么麻烦?能告诉我么?”

    小张用语极为恭敬,仿似生怕周离会不高兴。

    此时厅内简直噤若寒蝉。

    几十号人,大气儿都不敢喘,都在眼巴巴的看着周离打电话。

    周离虽没开免提,但他们听到里面声音却并不困难。

    离周离最近的丁老大,好像认识手机里的声音,脸色已经有些煞白。

    尤其是听到小张后面这句,这厮额头上冷汗已经犹若涌泉,止不住的往外翻涌。

    “呵呵。也不是什么麻烦。我在东海龙宫这边,跟一个叫丁老大的打了一架。”

    周离本不想说出这件事儿,但丘老这边对他以礼相待,周离也不好随意耽误了原本约好的时间。

    “丁老大?”

    对面小张忙道:“周先生,您没受伤吧?”

    周离一笑:“没有。”

    小张也笑起来:“也是。以您的身手,谁能让您受伤?对了,周先生,敢问,这丁老大,是不是叫丁大雷?是东海龙宫的老板?”

    “好像是吧。”

    周离笑着看向丁老大。

    丁老大几乎要哭出来,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小张忙急切道:“周先生,您,您能不能把电话给丁老大,我最多十五分钟,不,十分钟就能过去!”

    周离已经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发动机骤然呼啸的轰鸣,片刻,将手机递给了眼巴巴的丁老大。

    丁老大有些颤抖的接过了手机,赶忙连连点头称是。

    很快,丁老大毕恭毕敬的将手机递给了周离,连连抽打着自己的脸。

    苦瓜般道:“周先生,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是我姓丁的有眼无珠,有眼不识金镶玉!您要怎么惩罚我,我都没有怨言。”

    周离挂断了小张的电话,慢斯条理看向丁老大,笑道:“丁老大,今天吧,我本来想跟你谈点生意,你却非要硬来。”

    丁老大哭丧着脸:“周先生,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给您道歉,我给您道歉!您的所有损失,我双倍,不,十倍弥补您。”

    周离此时当然明了,这丁老大似乎跟小张这边有点关系,笑着看了眼周围道:“你想这么跟我谈生意?”

    丁老大也反应过来,忙道:“你们这些彪子,还躺在这里装死人?还不快滚!来人,快给周先生上茶!上好茶!”

    “是,是……”

    一众人也反应过来,忙急急起身来,往门外溜。

    大海也在几个人搀扶下,小心出了门外。

    原本有些臃肿的厅内,瞬时空荡安静下来。

    很快,有俏丽的女服务员为周离端来了香茗,小心关死了房门。

    如果没有小张,周离倒是可以跟丁老大直白的谈一谈赚钱的事情,但有小张,周离也不好太直接,便耐心等待小张过来以后再说。

    周离不说话,丁老大怎敢多说半字?

    像小弟般毕恭毕敬的侍立在周离身侧,绝不敢打扰周离的思虑。

    不多时,东海龙宫门外,一辆熟悉的绿色兰德酷路泽,直接横在了旋转门之外。

    一身迷彩军装的小张飞一般直奔4号厅而来。

    俞北瑶此时在妖姐的陪同下,正在一楼大厅的小假山流水景观边喝茶,正巧看到这一幕。

    妖姐本来是想请俞北瑶去她办公室喝茶的,但俞北瑶怕周离出来找不到她,便执意来到一楼大厅门口等着周离。

    看着小张的背影有些熟悉,俞北瑶秀眉不由微微蹙起来,对妖姐道:“妖姐,这人是……”

    “他是张营……”

    妖姐认识小张,刚要说出小张的身份,忽然想起来周离对她的警告,忙道:“瑶瑶妹妹,我也不太认识他。你知道的,军队里面很复杂的……”

    俞北瑶秀眉越皱越紧。

    她一定见过小张,却就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小张。

    妖姐这边既然不肯说,她也不好多问,只得收敛起心神,品起茶来。心中却思量周离是怎么将这事情给平下来。

    4号厅内,看清了厅内局势,小张也放下心来,忙笑道:“周先生,您没事就好。”

    又冷冽的看向丁老大:“丁大雷,你好胆啊!竟敢对老爷子的朋友动手!”

    “老爷子的朋友?”

    丁老大喃喃一句,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这双招子,还真是瞎的不能再瞎啊。

    但丁老大也非凡人,忙‘扑通’跪下来,又当着小张的面儿,给周离磕头道歉。

    如果此情此景被人看到,怕是能惊掉下巴。

    堂堂的丁老大,黄海说一不二的一哥,竟然在这个柔柔弱弱、简直人畜无害的少年前面前跪着乞怜……

    见丁老大识趣,小张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来一些,忙恭敬对周离道:“周先生,您看,这事情要怎么处理?”

    周离一笑:“既然是张哥的朋友,那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周离看向丁老大的眼睛:“丁爷,我之前说过,这事我本不想掺和。闹成这样,也是意外。不过,我希望丁爷以后不要再去招惹那几个小女孩。如果丁爷要是觉得这事情不算完呢。那尽管冲我来!”

    丁老大心道:‘还不算完?再来一次,老子这百多斤肉,怕是得上吊了啊。’

    忙连声恭敬称“不敢”。

    小张恭敬引领着周离走到门口,周离忽然回过头,笑着看向丁老大:“丁爷,您尾椎骨的第七八节骨头,是不是阴天下雨就疼的厉害?甚至影响房事?”

    “呃?”

    ………

    等丁老大回过神来,周离和小张离开包厢。

    丁老大就好像被人抽掉了骨头,一下子软倒在沙发上,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

    这边马老板也得到了消息,急急赶过来:“丁,丁老板,您没事吧?”

    “没事?”

    丁老大翻了个白眼:“老马,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

    马老板不由无语。

    忙小心递给丁老大一颗烟:“丁老板,这,这少年人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啊。竟然……”

    丁老大此时简直恨透了马老板。

    要不是这死胖子,他何至于给人跪地磕头求饶?

    忙指了指天上,压低了声音道:“他是,是那位老爷子的贵客。岂是咱们这些凡夫俗子能招惹的?刚才过来的那大兵,就是老爷子身边警卫营的副营长。你说,我能怎么办?”

    “啊?”

    马老板一下子呆坐在沙发上,片刻,才回过神来,忙道:“老丁,那,那咱们不是惹到了那位老爷子?”

    ………

    打发了马老板,丁老大刚要喝口茶喘口气,忽然想起了周离临走时那句话,忙下意识摸向了他的腰椎骨。

    转瞬,丁老大刚要放到肚子里的小心肝,止不住一下子又提起来。

    这个周先生,年纪轻轻的,可~,可他到底是个什么人那?

    竟连他这等隐秘的隐疾都知道……

    片刻,丁老大忽然一个机灵。

    这周先生既然能看出他的隐疾来,难道~,还能治~~不成?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