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好相公 > 第2055章 醉了 新

第2055章 醉了 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群强盗。

    长孙无忌觉得程咬金这些人就是一群强盗,竟然就这样把他给硬拽进了酒楼。

    不过,在这长安城,就算他们把自己拽进了酒楼,他也坚信这些人不敢把他怎么样。

    所以他倒也没有反应太过激烈,就这样跟着他们进了酒楼。

    进得酒楼,酒楼的老板已经把一应饭菜给准备好了。

    程咬金将长孙无忌给让到了最好的位置,然后他便给自己倒了三杯酒,道:“长孙兄啊,今天早朝上的事情,真是我程咬金莽撞了,实在是得罪了啊,我先罚三杯,向你道歉,然后你是想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没得说。”

    说着,程咬金便命人给他倒了三大杯酒,而后,他也不做丝毫迟疑,直接就将那三大杯酒给喝了个一干二净。

    这样喝完之后,程咬金便很是真诚的看着长孙无忌,道:“长孙兄,你要打要骂,我今天程咬金都接着。”

    程咬金认错的态度不错,长孙无忌看到程咬金这个样子,心里就狐疑起来,猜不透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是要他打程咬金,他还真的想打,可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打吗?

    真的打了,万一程咬金假装被自己打伤了,那他岂不是会去向李世民告状?

    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恐怕就要上当了。

    骂?

    作为一个文人,骂人的本事他肯定还是有的,而且骂人都不用带脏字,只是真的就这样让他骂,未免太丢自己的身份了。

    所以这不管是打还是骂,恐怕都不行啊。

    他很想知道程咬金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

    所以思虑了片刻之后,长孙无忌便开口说道:“卢国公今天在早朝上的事情,有点过分了,不过我相信卢国公也是太过关心西凉王,这才做出了冲动的事情来,既然你都愿意认错了,我长孙无忌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这事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听到这个,程咬金顿时感激涕零,道:“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长孙兄竟然是如此胸襟宽广之人,实在是令人敬佩,与长孙兄相比,我程咬金真的是什么都不算啊,来来,我敬长孙兄一杯。”

    说着,程咬金就给长孙无忌和自己各倒了一杯酒,这自罚三杯是自己喝,但这敬酒,可是双方都要喝的了。

    程咬金一饮而尽,而后望向长孙无忌,长孙无忌犹豫了一下,喝酒他是能喝的,但跟程咬金这些牲口,却是不能比的,比不过人家啊。

    但如今程咬金已经喝了,他若是不喝,就是看不起人家,万一程咬金生气,这事情怕又要不好办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长孙无忌只能端起酒杯喝了。

    这长孙无忌喝完之后,秦琼就站了出来,道:“长孙兄啊,这程咬金是我的兄弟,我是真没有想到他这货今天竟然在大殿上那般的鲁莽啊,当时我气的,都恨不能上前抽他,长孙兄是谁啊,那可是我大唐的宰相,他做出这等事情,实在是不合规矩,我这个做兄长的,实在是有点对不住长孙兄了,这一杯酒,我敬长孙兄。”

    他这话说完,程咬金立马给两人倒了酒,秦琼二话不说,直接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那长孙无忌看到这种情况,倒突然觉得有点飘飘然啊,连秦琼都忍不住想抽程咬金吗?

    看来这程咬金的确是欠抽啊。

    秦琼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若是不喝的话,恐怕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翼国公严重了,这事不算很严重,这杯酒我喝了。”

    长孙无忌喝完这杯酒后,大家便都坐下来吃菜起来,不过吃菜的时候,这劝酒是少不了的,程咬金这几个人,兴许是经常喝酒的缘故,所以总能找到喝酒的理由来,而这每一次喝酒,都离不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的酒量那能跟他们这些人比?

    所以没过多久,长孙无忌就已经喝醉了。

    “不喝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长孙无忌是一个理智的人,哪怕已经喝醉了,他还是下意识的拒绝喝酒的,不过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不喝酒能行吗?

    没过多久,他们便把长孙无忌给灌的失去了意识。

    而这个时候,程咬金他们虽然也喝了很多的酒,但他们却并没有太多的醉态,他们的酒量比长孙无忌不知道要强多少呢。

    “醉了吧?”

    “他奶奶的,喝了这么多酒,不醉就厉害了,肯定是醉了。”程咬金撇了撇嘴,然后望向了秦叔宝,秦叔宝耸耸肩,道:“既然醉了,那就问吧,这酒后最容易吐真言。”

    秦琼这样说完,其他人顿时反应过来,然后便开始询问起来。

    “长孙兄,这凉州城的事情,是不是你给安排的啊?”

    “凉州城,什么凉州城,什么事情?”

    程咬金眼眸微微一凝,继续问道:“就是派人杀了那些大族的儿子,然后嫁祸给秦天的事情?”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做那种事情,没有做……”

    长孙无忌醉态很浓,但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仍旧没有丝毫承认自己做过这件事情的意思。

    看到这种情况,程咬金和秦叔宝他们这些人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解释,一就是长孙无忌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情,今天在朝堂上,他也不过是痛恨秦天杀了他的儿子,所以才这样做的,凉州城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再有就是,这个长孙无忌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厉害很多,他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暴露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可能,因为很多人的死士,都会经过这样的训练,而他们这样训练之后,哪怕是在意志完全丧失的情况下,都不会出卖自己的主人。

    长孙无忌肯定也有养死士,他会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可能。

    几个人相互张望,很是没奈何。

    “罢了,本来还想问出点什么来,既然问不出,那他们几个人晚辈,也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了,我们在这边能做的,可都做了,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都回去吧。”

    这是一件无奈的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