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好相公 > 第1902章 少的一人

第1902章 少的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冒名顶替的事情,在古代这样的情况下是很常见的。

    比如说,一个官员到另外一个地方上任,途中被强盗杀了,亦或者出现意外死了。

    哪怕只要有人拿了他的公文,就可以到地方上任。

    毕竟,这个时代没有身份证,也没有画像照片之类的东西,你拿着公文去了,你就是这个官员,你就可以在这里做官,只要不被认识你和死者的人知道就行了。

    可是,陆晨一直都不曾离开过长安城,他来了之后,就一直是他。

    如此的话,他当官之后,是没有人冒名顶替的。

    那也就是说,在这个冒牌的陆晨考上功名之前,他就已经顶替了陆晨。

    可这是为何,他以自己的本事就能够考中进士,为何还要假冒陆晨的名义?

    那个真的陆晨,也就是老妇人的儿子,他又去了那里?

    事情渐渐的清晰了起来,秦天眼眸微凝,紧接着,他便把狄知逊给叫了来,道:“你去安排一下,调查一下三年前进京赶考的人,是不是有人失踪不见了。”

    真的陆晨是个考生,而这个冒牌的能够考中进士,想必也是一个考生,可真的陆晨不见了,假的陆晨却有,那么肯定是要少一个人的。

    也许弄清楚了这个人的情况,就知道这个假冒的陆晨是何人了。

    虽然,秦天现在还不清楚他们之前具体的联系,但他相信,那个失踪的人的名字,就是现在这个假冒陆晨的人的名字。

    那个人假冒了陆晨,而自己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有了。

    一个人愿意用另外一个人的名字生活,甚至是赶考,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天吩咐下去后,很快便有人下去调查三年前的那场科举考试,这种事情,还是很容易调查的,毕竟档案都有嘛,只要调出来,就能够查看当时有多少举人进京,以及最后真正考试的,都有谁。

    这样一对比,那个少了的人,也就很容易就能找出来了。

    事情也的确就是这么的简单,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衙役便把消息给送了过来。

    “秦国公,我们调查了三年前的科举考试,发现考试的时候,有一个考生没有来。”

    “果然少了一个人,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又是那里人?”

    “这个人叫章良,是江南人士,来自于一个叫五黄县章家村的地方,不过这个村子很小,里面只有十几户人家,后来村子里发生了一场大火,村子里的人都被烧死了,这个章良在赶考的途中就消失不见了,至于他去了那里,没有人在意。”

    科举考试对于很多读书人来说是一件大事,所以只要不发生特大情况,一般来说这些读书人都是要来参加考试的,不管风雨啊。

    不过,也不是说就没有人缺席过科举考试,毕竟全国各地的人跑来考试,万一有人在途中生病了耽搁了,错过了时间,那岂不是也就考不成了?

    所以,有人没有来参加考试,考官也不会在意,这个章良没来,考官当时也不会去追究是什么原因,朝廷更加的不会。

    所以三年了,直到秦天为了办案子调查,他们才知道当时的科举考试竟然有人没有来参加。

    “秦国公,这样说来,现在的这个陆晨,很有可能就是章良啊,可他为何要这样做?”

    秦天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这个人要怎么做,只是,想要证明这个陆晨就是章良,却并非容易的事情,因为章家村的人都被大火给烧死了,怕是没有人能够指证他了?

    不过,秦天也不担心,只要他们能够知道陆晨的样貌就行了,到时候这个陆晨跟真的陆晨样貌不一样,那也可以照样怀疑他。

    当然,那个老妇人已经把自己儿子的样貌给描述了一下,他们也已经画了下来,到时候跟他们从陆晨老家打听到的样貌对比一下之后,差不多就可以有结果了。

    不过,想要知道那边的情况,至少还要再等上几天的时间才行。

    -------------------

    京兆府这边,秦天在等消息,陆晨这里,已经知道秦天派人去调查三年前科举考试的一些情况了。

    而陆晨在知道这个之后,顿时就变的有些紧张起来。

    秦天调查这个,说明秦天已经推测到了一些事情,如果秦天顺藤摸瓜的找出了更多的线索,那他岂不是就危险了?

    所以在他看来,那个老妇人必须死,老妇人死了,也就死无对证了,如此,就算老家的其他人也能指证,但他都可以找一些借口给搪塞过去。

    可那老妇人一直都呆在京兆府里,想要杀他,谈何容易啊?

    陆晨在府上来来回回的走着,他有点暴躁,有点愤怒。

    许久之后,他才终于停下来。

    “难道,真的要这样做?”

    他想将此时给闹的大一点,按理说,事情闹的大了,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但他们刑部在京兆府吃了瘪,刑部尚书高士廉,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吧?

    如果高士廉在朝堂上力争一下的话,那秦天会不会吧那个老妇人交给刑部?

    只要老妇人进入了刑部大牢,要弄死他,就容易多了。

    这事,冒险是冒险了一些,但对他来说,终归是有一些希望啊。

    这样想着,陆晨也就没有再怎么犹豫,直接就去了刑部,将情况跟高士廉说了一下。

    “高大人,您可一定要替下官和卢大人做主啊,下官的府上遭到了窃贼,那窃贼就在京兆府,我们刑部去要人,秦天不仅不给,还把我们刑部的人给打了,那秦天也太可恶了吧,以为有了圣上给的三口铡刀,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高大人,您可一定要替我们刑部出这口气啊……”

    陆晨说着说着,就差点哭了起来,而他这么说完之后,高士廉的脸色就变的有点难看了。

    “好你个秦天,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啊,竟然敢打我刑部的人,你以为只能的身份地位比较高,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要让你知道,得罪了刑部,不是你能吃罪的起的。”

    这事,在高士廉看来,就是秦天有错在先,如此,就算在朝堂上弹劾秦天,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他占理啊,弹劾秦天,肯定是能够成功的。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